方刚:应允许同性恋代孕生子

同志档案

方刚:应允许同性恋代孕生子

Q:您如何看待当前有愈来愈多的同性恋伴侣通过代孕获得下一代这种现象?

方刚:这是同性恋者获得最基本的生存权之后必然的要求,是同志运动在中国发展到今天的必然产物。准确地说,这是同志权益的一种体现,是同志权益的一部分。从一个侧面更加说明,同志是有爱的,同志也是渴望稳定关系和家庭的,同志和非同志一样的人,他们爱孩子,向往家庭,等等。

代孕,目前在中国是违法的。同志代孕,就面临更多的伦理挑战。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再多一些包容的心态,不要干涉同志代孕。但代孕之后,,如何正式成为自己的孩子,这仍然是有法律问题的。

Q:据您的了解到,在国外生育权是否只适於婚姻内?

方刚:不是。许多国家是保障未婚者生育权的。但这个在中国,还有漫长的路要走。这不只是同志的事,也是异性恋者的事。

Q:同性恋争取生育权的过程,有哪些路径可以尝试?

方刚:在中国国情下,同志婚姻权没有,生育权就更不会有。理想的路,是追求正面获得这些权利,利用一切机会和可能表达诉求。但我相信,这个路非常遥远。对於多数同志个体来说,在夹缝中找路,也许是不得已的办法。

Q:打破生育垄断,学者、政府和同性恋人群等,可以做些甚么?

方刚:重要的是文化的改变。不只是同志人群和学者的事,需要所有反对传统婚姻模式、家庭模式的人一起努力才有望实现。发出多元声音,鼓励多元文化的建构,慢慢颠覆异性恋一夫一妻制文化一统天下的霸权,这过程中,一定应该是对所有致力於颠覆这种文化的努力者给以支援,而不是同志的单打独斗。在一个强势文化没有松动的情况下,任何受压抑个体权利的单方面满足都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