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塞俄比亚:同性恋的坟墓

公益资讯

埃塞俄比亚:同性恋的坟墓

  图:在许多国家,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LGBT)的生活正在变得越来越好。但是在埃塞俄比亚,情况正变得越来越糟。(Katie J.M. Baker/新闻周刊)

  埃塞俄比亚:同性恋的坟墓

  斯亚贝巴郊外一处荒凉的小公寓里,12个20多岁的年轻男子轮流试穿一条黑色紧身牛仔裤,一起观看从YouTube上下载的《天桥骄子》(美国真人秀节目)。没有互联网,没有家具,甚至没有卫生设施,但因为是私人空间,这里像是天堂。

  博彻弄皱了男友的头发,维克多向朋友们展示他胸口的文身。男孩们快活地坐在破旧冰冷的瓷砖地板上,喝茶,吃意大利面,分享彼此的照片,感觉从未有过的舒适。

  如果在埃塞俄比亚首都的大街上这么毫不掩饰地傻笑着秀恩爱,他们可能早就被人群驱逐、殴打,被赶出家门,甚至蹲监狱了。这就是同性恋在埃塞俄比亚面临的现实。

  全世界有76个国家将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视为违法行为,其中38个在非洲,埃塞俄比亚就是其中之一。2007年,皮尤调查中心发现,97%的埃塞俄比亚人认为同性恋应被禁止。

  但谢天谢地,与毛里塔尼亚、苏丹和尼日利亚北部不同,埃塞俄比亚并不会判处同性性行为者死刑,但严厉的法律和恐同症的蔓延让它有望加入这个行列。

  “绝大多数埃塞俄比亚人坚信,同性恋是一种西方疾病。”去年逃到华盛顿的28岁同性恋维权人士梅西说。

  “埃塞俄比亚应该是干净而神圣的。”26岁的埃塞俄比亚网友Happy在电子邮件中写道,“我觉得有这种感觉的人很肮脏。”

埃塞俄比亚:同性恋的坟墓

2013年11月,几位朋友在埃塞俄比亚首都郊区的小公寓聚会 (Katie J.M. Baker/新闻周刊)

  今年5月,反同性恋组织举办研讨会,告诉政府官员、宗教领袖和卫生人员,同性恋家庭成员和邻居可能会性虐待儿童。跨宗教委员会的一位代表承诺,将说服政府引入死刑,惩罚同性恋行为。网友所罗门在网上留言:“祈求上帝赐给我们一种病毒,能杀死同性恋,或让他们成为正常人。”反同组织成员安东尼厄斯甚至声称“非洲将成为同性恋的坟墓”。

  26岁的罗贝尔·海鲁备受同伴崇拜,因为他是惟一还留在非洲的公开“出柜”者。但至今,海鲁都记得父亲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我不想要一个同性恋儿子,从这一刻起你不是我儿子。做同性恋你还不如去自杀。”

  海鲁搬到开普敦,但打匿名电话进行死亡威胁的人仍阴魂不散,并威胁他一旦回到埃塞俄比亚就会被捕。海鲁想念放弃了他的家人朋友,,但开创第一个埃塞俄比亚同性恋组织是他一生的梦想。

  “我告诉自己,如果能做到,像我一样的100万人都可以开始正常生活了。”他说,“现在埃塞俄比亚的状况更糟了。如果一切无法好转,我甚至睡不着觉。”

  由于资源有限和法律规定造成的困难,几个著名的全球观察组织都表示,埃塞俄比亚并不在他们的监测范围内。“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对埃塞俄比亚提供巨额援助,却对其全国上下广泛侵犯人权的状况三缄其口。”大赦国际的克莱尔·贝斯通说。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