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公益人士呼吁开展性别平等教育

公益资讯

中山:公益人士呼吁开展性别平等教育

“达达”就性少数人群展开讲座 (记者赵学民/摄)

  少数学生极少在校如厕是咋回事?

  广州性别正义小组召集人做客中山,呼吁相关单位开展性别教育

  回想自己的学生时代,大家可曾留意到,身边是否会有个别男同学宁愿苦苦忍耐等待放学,也从不或者极少在学校里上厕所?12月28日,广州性别正义小组召集人“达达”做客中山首届全民公益盛典,给市民带来一场题为《性少数人群时间成长轴》的讲座。她说,由于中学男生间独特的“厕所文化”,有可能导致性少数学生长期受到“性别霸凌”,从而对在学校上厕所产生排斥。她呼吁相关单位,应给学生配套相应的性别教育,教导普通学生正确对待性少数学生。

  科普

  性少数人群不止同性恋者

  “达达”是一位性别平等主义者,她刚从台湾高雄师范大学性别教育研究所修学回来,热爱性别教育研究。而她所召集成立的性别正义小组,一直以来都视性别为公民社会的一个重要维度,并认为所有人都有终止性别歧视与暴力的责任。

  讲座一开始,“达达”向观众播放了五月天的歌曲“拥抱”MV,里面除了有男同性恋者、女同性恋者的镜头外,还有男扮女装等其他性别现象的镜头。她趁机向观众了科普了性少数人群的概念。“很多人都以为,所谓的性少数,指的就是同性恋,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同志’”达达说,其实,性少数人群远远超出了同性恋的范畴。

  目前,国际上一般使用LGBT来概括性少数人群,即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达达说,除了同性恋者,还包括扮装者、双性人(同时拥有男女性器官的人)、双性恋者等,也属于性少数人群,在社会上同样遭受了来自方方面面的不平等对待与压力。

  案例

  “扮装”学生在校上厕所不超6次

  此次讲座中,达达主要以关注校园内的性少数人群学生展开。她说,在台湾进修期间,自己认识的一名叫“酸六”的拥有‘扮装’习惯的性少数学生。

  “达达”说,“酸六”虽然生理上是男性,但是他从小就把自己当成女孩看,平时的言行举止也比较阴柔,同时也喜欢将自己打扮得像女孩一样,从小到大,所经历过的感情也是和男性发生的。

  “‘酸六’说,上学期间,他在校园里上厕所的次数不超过6次,无论多急,只要还忍得住,都会忍到回家时再解决。”“达达”说,之所以会这样,与“酸六”在校园受到的“性别霸凌”有关。

  分析

  “厕所文化”带来“性别霸凌”

  谈及学校中可能出现的“性别霸凌”,就不得不先谈谈对中学男生而言,厕所是一个怎样的地方。 在“达达”看来,由于中学男生处于独特的生理与心理青春期,厕所除了是一个解决人生理需要的地方,还就被赋予了更多的“职能”与意义。

  “厕所是一些怕被老师抓到的学生最喜欢聚众抽烟的地方。”“达达”说,在这样的地方,处处弥漫着一种自以为是的“男子汉阳刚之气”。男生在如厕时,免不了就会出现相互侵袭性器官部位、甚至比较性器官大小等举动。对男生而言,这是作为一个男子汉所应该直面和乐于进行的活动,甚至是区分一个学生是否合群的“标志性活动”。表现积极的学生往往会被视为“够男人”,获得其他学生认同和尊重;而躲躲闪闪的学生,则会被赋予“娘娘腔”等带有感情色彩的标签,在厕所里与人相遇时,往往会被调戏捉弄,甚至是被人强扒裤子“验明正身”。

  影响

  厕所成为性少数学生“禁地”

  对于性少数学生而言,由于性取向的区别,他们即便面对同性,也带有很重的性隐私保护意识,加上在如厕频频受到的嘲笑与戏弄,这样由“厕所文化”引出的“性别霸凌”,便造就了一个特殊群体——不敢上厕所的男生,正如酸六那样。而其他没有这么擅长忍耐的学生,往往就会在即将上课的时候,抢时间到厕所解决,或者在下课前几分钟时,向老师申请上厕所。

  然而,这样的情况曾在台湾引起过惨痛的教训。2000年4月20日,台湾一名中学学生叶永鋕 ,在下课前5分钟向老师申请去上厕所,后来被发现倒于血泊中,送医后抢救无效死亡。而由于行为举止比较阴柔,叶永鋕 每每上厕所时都受到了很多男同学的欺凌,最终养成了避开如厕高峰期上厕所的习惯。

  应对

  教导学生正确对待性少数学生

  “达达”表示,目前国内虽然越来越重视性教育,但是对于性少数人群的性别教育,仍处于相对空白。

  “在内地接触过很多同性恋的学生,他们在刚刚发现自己是同性恋时,都觉得自己是一个怪物。”“达达”说,甚至有人意识到自己是同性恋者时,便觉得自己肯定会患上艾滋病。

  “达达”说,关于性少数人群的性别教育,最大的缺失就在于没有对性少数人群如何正确认识自己,以及其他人如何正确与性少数人群相处的教育。

  “达达”表示,诸如校园的“性别霸凌”、社会上对性少数人群的种种歧视的发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他人从来就没有被人教导过,,该如何和性少数人群相处,他们和自己究竟有着怎样的不同。

  讲座的最后,“达达”表示,让学生更全面地接触到性别教育,对学生而言是一件好事情,相关单位在教育过程中应该承认学生的主体性,尊重个体的探索和发展。“针对性少数人群的性别教育,可以从教导其他学生看见、听见、拥抱性少数学生,而不是对性少数学生视而不见,避而不谈。”(商报记者 吴才林)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