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谈论治愈艾滋病为时尚早

公益资讯

现在谈论治愈艾滋病为时尚早

  分析:为何现在谈论治愈艾滋还为时尚早

  对于“科学界正处于治愈艾滋病的边缘”,或者“艾滋病接近于完全被治愈”这样的头条用语,我们应该保持冷静。

  这些用词确实达到了头条新闻抓眼球的效果。但是,谈论真正的突破还为时尚早。

  《星期天泰晤士报》报道了一名英国艾滋病人的案例,在这起案例中,该病人接受了一种治疗模型,以消除体内的病毒。

  早期临床试验结果称,在接受治疗后该病人血液中没有再发现病毒。

  这听起来让人震惊。但你必须知道一个常识,目前通行的艾滋病治疗方式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nti-Retroviral Therapy, ART)已经能把病人体内的病毒减少到无法检测的程度。

  局限

  这次试验课题的负责人、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菲德勒(Sarah Fidler)教授告诉我:“参加试验的病人都接受了ART疗法,并因此把体内病毒减少到不可测出的水平。这只是证明了目前普遍采用的治疗方式的成功。”

  毫无疑问这已是一个巨大成功。通过ART疗法,,艾滋病治疗已经能够把一种绝症变为慢性病,并达到可控的水平。

  但ART的局限是,它并不能完全清除HIV——病毒依然隐藏在一些免疫细胞中,一旦病人停止接受治疗,这些病毒就会开始复制。

  这也就是现在艾滋病病人需要接受终身治疗的原因。

  被简称为RIVERS (Research in Viral Eradication of HIV Reservoirs)的试验,目的也正是试图把病人体内的病毒彻底清除。

  新试验

  截至目前,39名接受新临床试验的病人全部接受了常规的ART治疗,其中有一半同时服用了一种药物以逼出体内隐藏的病毒,他们还接受了两次疫苗注射,以改进免疫系统并破坏感染HIV的细胞。

  这一疗法被称为“kick and kill”。

  《星期天泰晤士报》引用的匿名案例,只是这些接受试验的病人中第一个完成新疗法者。

  最终的试验结果公布要等到2018年。

  这项试验的执行者是伦敦帝国理工、牛津、剑桥以及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者组成的一个联合团队。这一合作项目始于六年前。

  英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临床研究基础设施办公室(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Research Office for Clinical Research Infrastructure)执行主任马克·塞缪尔斯(Mark Samuels)设立了这一联合研究专家组,他告诉我,这是一次史无前例的合作,六年来进行的临床试验取得了可观的进展。

  研究人员如何知道他们的试验成功与否呢?

  这将取决于对参加试验的病人进行血液样本分析的结果,当然这还需要时间。

  病毒库

  牛津大学传染病学教授约翰·弗拉特(John Frater)说:“我们将通过一种非常有针对性的试验来寻找免疫细胞里隐藏的HIV。”

  所有参加试验的志愿者都是首次感染HIV,这意味着他们的病毒库相对较小,免疫系统没有遭到过病毒的反复破坏。

  如果他们被完全治愈,那么也只代表了最容易治愈的一个群体。并不意味着对长期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有效。

  泰伦斯·希金斯基金会(Terrence Higgins Trust)的迈克·布雷迪博士(Michael Brady)说:“在实验室里我们发现能够把病毒从细胞里分离出来,但在人体内是否有效还有待观察。”

  “即使有效我们也不能说完全治愈了艾滋病,我们还需要更大规模的试验。”他说。

  在艾滋病治疗方面,唯一被广泛认为已经治愈的病人是被大家唤作“柏林病人”的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他在2007年2月停止服用抗逆转录病毒(ARV)药物,至今仍无复发。但是该案例有些例外,Brown同时患有白血病,曾两次对体内原有的免疫系统进行了破坏,并接受了两次骨髓移植,而两次移植都来自于一个对艾滋病毒具有免疫力的非常罕见的捐献者。

  而且骨髓移植被认为存在潜在危险,并不推荐使用。

  事实上,今年早些时候我还报道了加利福利亚对80位艾滋病人进行基因重组的案例。

  医生取出了他们血液中的免疫细胞,对其进行重新编辑,成为一种对HIV具有自然免疫功能的细胞。

  这同样也属于小型规模的试验,但都让人感到兴奋。

  英国进行的试验采取了和美国同行不同的方法,但殊途同归,都是为了让艾滋病患者免于接受终身治疗。

  然而,现在谈论治愈艾滋还为时尚早。

  (作者:BBC医疗事务记者Fergus Walsh | 来源:BBC中文网)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