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跨性别人士盼社会多包容

公益资讯

西安:跨性别人士盼社会多包容

性别骄傲旗

  拥有男儿身,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女性,面对两种性别的对抗,煎熬着……

  “我就想做个女孩”

  讲述小李的故事是件令人头疼的事,因为不知道该称呼“她”还是“他”,但鉴于其心理性别是女性,我们权且就称作“她”吧。具体说,她是时下常说的LGBT群体中的一员,她是一位跨性别人士,拥有男儿身,却在心理上坚定地将自己当作女性。两种性别在她身上尖锐地对抗着,煎熬着她的生活、工作、爱情及其他……

  “身份”不符 办信用卡遇阻

  前不久,西安市民小李在网上申请了一家银行的信用卡,拿到卡后,依照银行要求,需要本人到营业厅办理开卡业务。

  “我大概是10月19日去的银行。”10月27日,小李对华商报记者说,因为自己身份证上显示的性别为男性,而自己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却是以女性示人,担心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就央求一名男性朋友冒充她去银行办手续。

  朋友拿着小李的身份证进入银行网点,“银行看出那不是我朋友的身份证,担心有违法行为,就报了警。”小李介绍,见事情败露,她赶紧现身,后来在派出所民警的见证下,她向银行工作人员和盘托出事情原委。

  “民警帮我证实了身份,最后银行负责人也认可了,但信用卡还是开不了,理由是身份与信息不符。”小李感觉很委屈。

  从记事起 就认为自己是女孩

  33岁的小李是西安人。见面前,记者与小李通过几次电话,小李只说自己是跨性别人士,因为当时在单位,小李不方便具体说自己如何跨性别,从其略带岔音纯女性化的嗓音中,记者根本无从判断她的性别。10月27日下午,小李与记者约好在小寨一家咖啡店见面。一袭粉色女装的小李落落大方,胸部高挺,脸部线条虽然略显粗犷,但看着还是一个女子模样。

  “自从我有性别意识并能记事的那一天起,我就认为我是个女孩。”仿佛早已想好了开场白,小李一句话道尽了她的无奈和期许,“我和金星一样是跨性别人,生理性别是男性,但我想做女性。”

  小李说,自己心理上的女性意识并非来源于外界的任何原因,“我就是想做女孩,我也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女孩。”小李补充说,“我在大学时就因为男儿身却喜欢穿女装而很知名。”

  小李同届的一名校友回忆,小李当时住男生宿舍,但床周围装有围帘,平时换衣服也决不会让男同学看到。在同学面前,她穿裙子、高跟鞋、化妆,个性十足。但每次从学校回家,为照顾家人的感受,她都会换上男装。

  隐藏性别多年 盼社会包容

  在特定时候,小李穿着打扮可能中性一点,甚至换上男装。在远离父母的圈子里,她会穿着裙子、丝袜、高跟鞋,化妆去逛商场购物,与商家讨价还价。

  久而久之,她的选择也得到了家人的接受。小李说,一些朋友也开始接受她,然而,她的工作和生活却依然充满着许多无奈。目前,她在一家私营企业上班,“但我是以女孩身份入职的,老板和同事们都知道我是女孩。”小李说,她的性别自我认定与身份信息上的差别不敢让人知道,害怕因此失去工作,害怕受到歧视。在生活上,她更是将性别深深隐藏,小李称自己目前没有男朋友,大学毕业后,这样的日子她已经过了11年。

  小李说,“我不敢用真实身份找工作,不敢报考公务员、司法考试等。”日常生活中,上厕所时她会选择去女厕所,“我的打扮要去男厕所会引发尴尬,现在的女厕所都是独立间,也没出现过尴尬事件。”

  小李表示,她曾找公检法司的朋友询问过,如果要更改性别,“需要心理机构出具心理性别鉴定,需要做变性手术,需要医疗机构出具生理性别鉴定,再向公安机关申请。”小李尚未决定是否做变性手术,她希望社会对他们这类人群能够多一些包容

  信息报备总行 帮其开通信用卡

  那么,小李办信用卡的始末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事银行小寨支行负责人解释,“我们的系统中有个身份信息与现场办理者的信息对比评分过程,系统识别过不去。”这名负责人表示,银行都有针对老弱病残等特殊人群的服务制度,但并不包括跨性别人士,已向上级汇报此事,不排除在制度上进一步完善。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