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公司被判赔偿

公益资讯

  因“爱穿男装”被辞退?公司被判赔偿精神抚慰金

  员工

  生理性别:女  心理性别:男

  历经两年多,7月26日,贵阳云岩区人民法院对国内首例跨性别就业歧视案作出一审宣判。法院认定,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慈铭公司)无正当理由解除劳动合同对程某(化名)的平等就业权构成侵犯,需赔偿程某精神抚慰金2000元。

  本案中的原告程某,生理性别为女,心理性别为男,是性少数群体中的跨性别者。程某称,2015年4月,自己因“爱穿男装,形象与公司要求不符”,工作9天后被慈铭公司辞退。

  曾担任过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ILO)和人社部“促进中国实施国际劳工组织第111号公约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的西南财大法学院副教授何霞以专家辅助人身份在法庭上表示:“性别的概念不仅限于男女两性,还包括多元性别的内涵,即包括性别认同、性别表达等。基于性别认同和性别表达的歧视构成性别歧视。”

贵阳跨性别就业歧视案:公司被判赔偿

  入职9天即被辞退

  一场因着装引发的风波

  对于自己是跨性别者,程某从不忌讳,其微信名就叫“跨性别Mr.C”。因此,虽然生理性别是女,但心理性别为男,高跟鞋、花裙子和程某基本无缘,平时都以一身男装示人,西装革履是其最爱。何霞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性别这个问题上,社会还存在一种认知上的刻板,即男女二元区分,“但实际上,性别如同光谱,男性和女性在两端,中间则有很多形式。这光谱的中间部分不仅仅是染色体和第二性特征决定,还有心理认同和表达”。

  2015年4月21日,,程某入职慈铭公司,9天后即被辞退。对此,程某表示,公司是以自己不着工装,穿着、举止男性化影响公司形象这一原因将自己辞退的。现实生活中,工装可能正是不少跨性别者在职场中的一个隐痛。目前很多职业都有着工装或正装要求,而工装或正装均是要分性别的。

  程某认为,一个人能否胜任某一项工作和穿什么性别的衣服是无关的,“这让我的人格尊严受到了深深伤害”。

  员工状告公司

  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在请求精神抚慰金赔偿的一般人格权诉讼之前,程某其实已以劳动争议程序与慈铭公司先打了一轮官司。

  2016年12月30日,历经前置劳动仲裁和一审诉讼,云岩区人民法院认定慈铭公司辞退程某的行为违反《劳动法》,判决慈铭公司除需向程某支付483元工资外,还需支付经济赔偿金1500元。

  劳动争议程序结束后,程某再次向慈铭公司提起一般人格权之诉,除要求慈铭公司予以精神损害赔偿外,还要求公司赔礼道歉。对此,程某表示,虽然第一轮诉讼中已解决了慈铭公司违法辞退自己这个问题,并获得了一定赔偿,“但慈铭公司是否对我这样一名跨性别者构成职业歧视才是问题的关键。我想以影响力诉讼的方式告诉公众,这个社会上确实有像我这样的一个群体存在,必须正确认识和面对这个群体的合理需求”。

  法院判决

  公司赔偿精神抚慰金2000元

  员工的赔礼道歉请求不予支持

  随着诉讼逐步深入,此案引起法学专家和公益组织关注。程某的两名代理人之中,除原劳动争议纠纷胜诉代理人王永梅律师外,中华女子学院法学院刘明辉教授也参与进来。西南财大法学院副教授何霞则作为专家辅助证人出庭。

  慈铭公司坚称,辞退程某是因程某试用期间不符合公司标准和条件,公司有选择员工的权利和自由。程某认为自己被歧视仅是一种单方面的臆想。不过,慈铭公司一人事负责人金某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明确表示,辞退理由就是程某不按照规定着工装。

  《劳动法》明确,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建立了劳动合同后,用人单位行使用工自主权即受到严格限制,必须存在劳动者不能胜任工作且经过培训之后仍不能胜任工作这一情况发生后,用人单位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中,慈铭公司无法证明这一点。不过,这并不能解决慈铭公司是否对程某构成歧视这一问题。法院通过举证分配解决了这一难题。

  法院认为,慈铭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真实原因,只有公司自己知晓。而慈铭公司解除与程某的劳动合同只能在程某无法胜任工作这一情况之下,但慈铭公司却无法举证对此予以证明。整个事件中,程某处于被支配地位,如果将举证责任强行分配给程某,事实上会造成事实上的举证不能,给劳动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设置障碍,不利于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不利于社会的进步。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