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公益资讯

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最大的幸福

  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大的幸福

  大众网青岛讯:(编者按) 8月17日,全国卫生计生系统表彰大会在北京隆重举行。来自青岛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艾滋病防制科主任姜珍霞获得全国卫生计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本期隆重推出特辑:《最美天使榜样力量》为您讲述他们之中的故事——

  姜珍霞:为艾滋病人服务是我大的幸福

  我是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只是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做了应该做的一些很平凡的事情。我于1987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传染防治工作,从未间断。1992年青岛市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时,那时我才20多岁,当时单位领导找到我让我从事这项工作,但那时我心理真的非常恐惧,我害怕与艾滋病病病人接触时会感染上艾滋病,坚决拒绝了领导的要求,但领导说让我先干一段时间,如果实在不愿做这项工作就换别人做。

  按照国家要求,艾滋病病人每年需要随访两次,并为他们抽血化验体内免疫力水平,随时观察他们的身体状况,关怀帮助他们,以减少他们的反社会行为,降低艾滋病的进一步传播。在与艾滋病病人接触的最初两年时间里,我每次去他们家里心里都很害怕,甚至进门摸门把手时心理也怀着恐惧的心情,到了他们家里也不敢坐,只是匆匆把血抽完,赶快离开。那时我自己家里没有安装电话,那些艾滋病病人家里也都没有电话,上班去一般家里没人,所以需要下班后或节假日去,有时候去好几次都赶上家里没人,甚至有时晚上很晚才回家,每次回到家里,我老公也害怕被传染上艾滋病,他坚持让我把所有衣服都消毒一遍,才能休息。老公特别不支持我的工作,他感觉自从我做了这项工作后,晚上和节假日经常不在家,心理非常不高兴。记得有一次去一个艾滋病人家里时正赶上他们家里没人,一直等到晚是10点多夫妻两才回来,我进去询问了他们的工作和生活情况后,就把抽的血带回家,到家时已是晚是11点多,我老公一听说我把艾滋病病人的血带回家,就逼着我让我马上把血送回单位,他说艾滋病人的血放家里他没法睡觉,那时我家离单位很远,我又把血送到单位,回到家时已是下半夜。那两年里我晚上经常做梦梦见自己感染了艾滋病,好几次从梦中惊醒。当时我的思想产生了动摇,不想从事这项工作了,感觉工作给我的家庭造成了不和睦,也使我个人身心疲惫。因为我经常去这些艾滋病人家里,他们也慢慢地被我感动了,有几个艾滋病人就趁工作之余经常到单位找我,述说他们心理的烦恼,他们说只有和我聊天才能放下心理的恐惧,并且通过和我接触,他们重新树立了生活信心,有了生活下去的勇气,慢慢地我与这些艾滋病人产生了友谊,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感觉他们每个人都给我带来了不同的幸福

  实际上不论什么原因,感染上艾滋病病毒都是不幸的,艾滋病病人将面对生活和工作中的一系列现实问题,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心理压力和社会冲击都非常严重。有的人自认为将有生命危险,不能面对现实,不可预期的死亡让他们陷入焦虑、恐怖、愤怒、绝望等严重的情绪反应之中,接下来陷入长期的心理压力;有的人担心传染给家人和他人,内心祈求出现奇迹,对日常生活造成严重的影响;那些通过性接触染病者有悔恨和罪恶感,也有的人因爱人或情侣感染从而心生憎恨;严重的社会歧视使病人遭受着又一种打击,他们受到周围人的拒绝、歧视,或者失去工作。青岛市所有感染者中,凡是告诉单位领导的,都被单位以种种名义让他们下岗回家,还有的单位告诉艾滋病感染者,只要他们不上班,工资、福利等一切待遇视同上班一样。有的感染者害怕被社会遗弃,从而变得自暴自弃,生活放荡,失去对未来的希望,想到或实施过自杀。我市曾经有一例艾滋病感染者,当他告诉家里人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后,父母、兄弟姐妹均马上断绝与他来往,让他自己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屋里,也不给他送饭,他的未婚妻也马上断绝了与他的关系,在彻底绝望的情况下他上吊自杀了。另外社会的歧视使感染者家属陷入巨大痛苦中,怨恨已经感染疾病的亲人,加深家庭矛盾和社会矛盾,或者与社会产生对立。也使感染者加重反社会、报复社会的心理,青岛市的感染者中也有因为不堪忍受单位领导泄密,从而产生报复心理的。这例感染者曾一度扬言要把泄密的领导杀了,然后再把他家给砸了。经过我的再三劝导、说服,才使他打消了这种可怕的念头。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