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老婆D罩杯感到恶心 幻想在跟猛男做爱…

公益资讯

他对老婆D罩杯感到恶心 幻想在跟猛男做爱…

男同志娶异性恋女为妻,对两人来说都是痛苦。

根据中国教育部“同妻群体生活适应问题研究”报告显示,在中国约有1600万名异性恋女性(以下简称异女)嫁给了男同性恋(简称男同)。在这种表面看似寻常的婚姻关系里,究竟是男同压抑自己性?还是不知情的同妻更受压抑?在婚姻关系里,首当其冲得的应是…难以启齿的“性”问题吧!   不同于常见的勃起功能障碍者,37岁竹科工程师程钧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妻子面前无法“抬起头”,结婚两年多,依旧没同过房,自称感情融洽,,但只要进到性中,勃起功能就会特别失常。当问起个人自慰时,程钧说硬度都相当正常,再追问看A片的类型,这时就出现语带保留的回答...“恩!就一般男女的A片吧…”最后我察觉他的不安,他沉默了一会儿说:“老师,我生理其实没有问题,但我想要纠正的是我的性倾向。”原来程钧喜欢的是男性,虽看异性恋A片,但都是关注男优。

又是一个异性恋霸权下的牺牲者。虽然程钧的父母因车祸突然离世,让他间接没有父母的压力,但他还是没有勇气面对社会舆论价值观的指点,更何况已婚的他还是想为妻子的人生负起辜负她青春的责任。程钧也不是故意想结婚的,但当时父母还在,希望不要给父母带来外界异常的眼光,他选择矫正自己“不寻常”的性别意识,但后来发现难度很高,面对性事时根本无法有感觉,便主动提出分手。现任妻子生性单纯,是他第十二位女友,他自私的认为结婚后会好,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个看似正常的家,有自己小孩,有个能在生活上感觉得到的未来。   一厢情愿的程钧想利用生得了小孩来粉饰太平,但这对妻子而言真的不公平。我们的责任是协助他先确认自己真实的性倾向,其次才是用什么方式来共同达成夫妻间要继续或分开的问题。

显然程钧想继续这样的夫妻关系,虽然我们从各项测验中知道,程钧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男同,但为了维护他在职场上的升迁及同事间的和谐,他想继续选择隐藏。因此,他希望我们帮助他可以在妻子面前勃起顺利。

程钧欺骗得了妻子却欺骗不了自己。戴上眼罩幻想的其实是与六块肌的猛男进行性交,口爱做不了是因为觉得这样很委屈,D罩杯的妻子对他而言有一种作呕的感觉,只选择背后位是因为可以不用面对她的正面。更大的发现却是,原来程钧喜欢被抽插的刺激…。

隐瞒自己真实的性倾向,就如同对自己进行一场永无止尽的抗争。触及“同志婚姻合法化”的相关议题,大伙儿总是能够吵得不可开交,甚至街头团体不惜以游行的方式表示自己的意见。倘若同志婚姻真的合法化(编按:据2017年5月大法官释宪结果,台湾成为亚洲首例保障同性婚姻的国家),多少可以减缓同性恋者被迫走入婚姻的压力,但这些“事已至此”的同妻老公,是否真有勇气抛开传统“传承香火,同性即为不孝”的枷锁,甚至向无辜的同妻坦承错误,还她基本的人生自由?这些是不是也能一并向老天要个公道,或向社会要个说法?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