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毒警察的十年红丝关怀路(2)

公益资讯

  如今,广西司法行政3个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均已成立10年,从原来的零星收治、分散管理到大批量收治、集中管理,戒毒人员从自伤自残、静坐、绝食、打架斗殴到主动接受配合治疗,实现了规范化的管理治疗模式,警察们用真心、爱心、热心铺就了一条红丝关怀路。

  人文关怀延伸至后续照管

  强制隔离戒毒所内的戒毒、治疗、管理不是警察们关心的全部,在广西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她们还在操心一件大事:艾滋病戒毒人员的未来。

  “告知”是极难开口的一个程序。根据所里的规定,确诊艾滋病的,按照程序100%告知。

  “告知”后,戒毒人员往往会有一段长时间的心理波动。大队里很多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会对症下药,陪伴戒毒人员逐渐接受这个事实。

  近3年,根据自愿接受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的原则,广西司法行政强制隔离戒毒所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率达96.68%。

  2007年,广西女子强戒所艾滋病集中管理大队专职医生黄崇娟参加国家培训班时,了解到一名福建的艾滋病戒毒人员解戒后遇到了自己的爱情,在勇敢说出自己的病情后仍收获婚姻。这个案例让黄崇娟为之一振,回到大队后,她一遍一遍向戒毒人员诉说这个真实的故事,鼓励大家勇敢面对生活,甚至享受生活。

  去年,一位解戒人员结婚,邀请大队警察参加婚宴。黄崇娟怀着兴奋的心情和其他3位警察欣然赴宴。看到幸福美满的画面,黄崇娟心里又有隐隐的担心。

  “你和丈夫说了你的真实身体情况吗?”私下,黄崇娟问解戒人员。

  “如实说了。”

  那一刻,黄崇娟心中巨石落下。这不是一件小事,黄崇娟多次和大队戒毒人员强调,“坦诚相告是法律的要求,对你们更是一种保护,如果隐瞒会给生活埋下巨大的隐患。”

  如今,强制隔离戒毒所、疾控机构、公安、社区形成强效转介机制,大队警察通过电话、入户、网络等方式回访、帮扶。广西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解戒人员中已有4位成功步入婚姻,其中两人通过母婴阻断技术有了健康的孩子。更让集中管理大队警察欣慰的是,200多名解戒人员中“回来”的很少。

  医者仁心。“治疗是最好的预防!”黄崇娟说。

  “如果他们能按时吃药治疗半年以上,病毒载量就会下降,传染性就会大大减少,对社会也是一种保障。”黄崇娟和同事们呼吁,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沟通协调,让艾滋病戒毒人员能够得到连续性的抗病毒治疗。

  (文中戒毒人员均为化名)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