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名“艾友”的“爱心弟”

公益资讯

2000名“艾友”的“爱心弟”

  张维道:艾滋患者心中的“爱心弟”

  他用爱心与坚守,为2000余名艾滋病病人撑起一片天;4年来,他无偿献血达到6200毫升;热心志愿服务,他签下遗体器官全部捐献协议……涡阳县总工会驻昆山农民工服务站的站长张维道热心公益,先后获得“亳州好人”“苏州好人”“安徽省五一劳动奖章”“第十一届中国青年志愿者优秀个人奖”等诸多荣誉。

  2000名“艾友”的“爱心弟”

  今年4月初,在昆山务工的张维道接到团中央邀请函,请他到山东济南参加纪念中国共青团成立100周年的一个活动,全国共有36名来自各行各业的青年参加。

  一个务工者为何能享受到如此待遇?这和张维道一直热心公益事业密不可分。

  1993年,张维道出生在涡阳县的一个单亲家庭,仅靠母亲摆地摊的微薄收入勉强读完初中,在好心人的资助下重返校园。从那时起,“帮助别人、回报社会”就成了张维道执着的追求。

  2010年4月的一天,一条QQ空间动态刺痛了张维道的心:“再见了!这样就不会再累了……”短短几个字,模糊了张维道的视线。小川(化名)是张维道的挚友,不幸被确诊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承受不了巨大心理压力的小川选择了轻生。挚友的离开让张维道难以释怀,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为艾滋病患者们做点事情!”

  从那时起,张维道便开始主动参加红十字会举办的专业培训,并用自己勤工俭学存下的“私房钱”购买专业书籍学习。他深知许多患者不愿曝光自己的身份,于是便想到通过建立QQ群的方式吸引“艾友”。

  2013年12月,在前往一位“艾友”家中拜访时,他在阻止患者过激行为的过程中导致二人血液发生交叉感染。庆幸的是,张维道因服药及时成功阻断了艾滋病毒。“那段煎熬的日子使我真切感受到了‘艾友’们的窘境与无奈,他们比平常人更脆弱、更需要关爱。”张维道说。

  短短6年时间,张维道的艾滋病交流咨询群便吸引了4000余人加入,并为近2000人提供了心理辅导与生活帮助。“艾友”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爱心弟”。

  工友们维权的“顶梁柱”

  2012年张维道入职江苏昆山俏物悄语公司,两年后公司破产,老板跑路,仓库也被债主洗劫一空,此时员工已经数月没有发过一分钱工资了。面对一群不懂法律的兄弟姐妹,张维道毅然站了出来,带着大家走上了艰难的维权之路。

  他第一时间与淀山湖镇劳动所谢所长、镇工会金主席取得联系请求帮助。在多部门的指导帮助下,张维道他们走上了维权仲裁路,而一走就是走了半年之久,白天往仲裁院跑、寻找公司财产下落,晚上还要回来上夜班养活自己,几次都差点让瘦弱的他倒下。

  当年六月的一天,张维道从法院回来的途中遭到拦截殴打,这一次,让他坚强的身躯倒下了!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一个多礼拜,同事们知道后都红了眼,,对他说:“张维道,别帮我们要血汗钱了,即使我们拿回血汗钱,可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们这辈子怎么心安?”可是,张维道并没有屈服!最终他通过法律途径为89位农民工们追回了120余万血汗钱。发钱的那天,很多人都湿润了眼眶。一位现在已经产子的邱大姐为了感谢张维道,给自己宝宝起小名就叫“维恩”,寓意一辈子记着张维道的好。

  这一年,张维道21岁。

  涡阳务工者的“娘家人”

  多年来,张维道几乎每个月都要坐3个多小时公交往返淀山湖镇与市区捐献血小板,至今已捐献6200毫升,并带动身边工友一起加入了义务献血队伍。

  由于常年为公益活动奔波和饮食无规律,张维道患上了严重的胃病,有两样东西他一直不离身,除了一枚褪色的志愿者徽章,就是一粒粒胃药。2014年1月,张维道住进了医院。在那里,他征得母亲同意,签下了身后遗体器官全部捐献的志愿书。

  如今,张维道担任了涡阳县总工会驻昆山农民工服务站的站长。自服务站成立起,张维道就负起了站长的责任,搭建了常态化的“就业帮扶”“返乡来昆最后一公里”项目平台,先后为在昆山的安徽务工者,提供工作介绍近200人次,协调农民工子女暑假回乡班车十余次。“来昆山打工这么多年了,之前感觉在这里无依无靠,现在好了,感觉有了归属感”。涡阳籍务工人员王森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