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如何接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公益健康

高校如何接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高校如何接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中国科学报记者 温才妃

  今年6月,国内首设艾滋病病毒感染学生高考考场。如今,考场上16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中,有15名学生考取大学,即将开始求学之旅。然而,这一消息的公布却引起了部分网友的恐慌——由于我国规定不得公开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身份,不少人开始担心,会不会一不留神跟艾滋病病毒感染学生住进了一间宿舍。

  据一则媒体调查显示,六成人表示可以接纳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一起工作、学习,但是并不愿意与他们生活在一起。

  实际上,不只是艾滋病,像在我国高发的乙肝、结核病等传染病,每每在人群中提及也是谈病色变。那么,究竟这些传染病是否会影响到一同饮食起居的同学?保护隐私与保障周边人健康安全,又该如何平衡?

  恐惧源于无知

  作为国内高校最早成立的红丝带协会之一,从2007年起,浙江大学红丝带协会每年暑假都会坚持去河南艾滋病村支教,为那里的留守儿童点亮一盏心灯。

  每次出发前,指导老师、浙大城市学院医学院副教授沈王兴还有一项特殊的任务——负责向家长作安全解释。“有些家长听完解释放心了,个别家长怎么说都不让孩子去。这种情况每年都会发生。”

  那么,究竟大学生能否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同吃同住,这既是家长的疑惑,也是开头那则新闻中网友的疑惑。

  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北京佑安医院感染中心副主任医生李侗曾。据他介绍,艾滋病存在三种传播途径——性传播、血液传播、母婴传播。坚持吃药、定期检查,艾滋病是没有传染性的,条件是需要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终身服药,一旦停药就有传染的可能。

  “目前,大学生之间的艾滋病传染以性传播为主。即便是血液传播,被传染的前提也是双方均有伤口接触,且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停药后具有传染性。”李侗曾说,“在一起吃住、参加体育活动,有可能会受伤见血,由此造成的心理阴影也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学校最好给他们单独安排宿舍,这也是为了保护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每日服药的隐私。”

  有同样传播途径的还有乙肝。据北京地坛医院肝病中心主任医生、北京大学副教授闫杰介绍,在中国与国际通行的《乙肝防治指南》中,乙肝被明确指出通过血液、体液、母婴传播,不通过消化道、呼吸道及皮肤传染。

  为了避免公众的恐慌和对乙肝感染者的歧视,在中国版的防治指南中专门提到普通人与乙肝病毒感染者共同生活、工作、就餐、就寝等日常接触是不会传染的。“这其实就是专门为了学校卫生而写的。”闫杰补充道,这也是如今高校不对乙肝学生作日常隔离的依据。

  闫杰告诉记者之所以传播途径相同,但处理态度不同,是因为不同于艾滋病的无疫苗,乙肝有疫苗可防治,打完三针乙肝疫苗就会产生乙肝表面抗体,保证不被传染。

  医生诠释了恐惧,但住在人心里的恐惧依然挥之不去,这又是为什么呢?

  背后是政策不到位

  就在记者采访闫杰的十分钟前,一名大学新生刚刚走进了他的诊室,这名新生在入学前被查出乙肝表面抗阳性,被所在的大学要求复查。

  而事实上,早在2010年,卫生部、教育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三部委就曾联合发出通知,禁止用工体检、入学体检、普通体检中进行乙肝筛查。

  然而,即便有了三部委禁令,很多被禁止的事情还是在继续,现实很是无奈的。

  早年,北京市儿童入读幼儿园必须做乙肝筛查,现在只需检查肝功能,前者已被政府叫停。闫杰告诉记者,事实上,肝功能异常是乙肝病变的重要指标之一,真正有可能由感染乙肝发展成慢性病的人群是5岁以内的儿童,此时他们的免疫力尚未健全,而成年人病变的概率不足5%。

  2000年是中国开始普遍接种乙肝疫苗的时间点,在那之后出生的孩子表面抗体的携带率达到80%以上。“现在大学新生几乎都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群,为什么幼儿园孩子停止检查乙肝指标,而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还在被查?这是没有任何科学道理的。”闫杰感慨道。

  与乙肝筛查的“有令不遵”不同,艾滋病在高校的预防宣传则反映了政策的滞后。

  从去年起,北京市教委要求大学新生入学都要接受防艾教育。作为国内最早开设性教育课堂的首都师范大学,其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也参与其中,在京内多所高校宣讲。她向记者介绍,这是一门为时两小时的讲座,专门讲解性传播中的艾滋病知识。“给新生普及性教育中的防艾知识是从去年开始的,也就是说,如今正在上大三乃至之前的学生,可能没有普及相关知识。”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