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丝老处男的零碎回忆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17

同志小说《屌丝老处男的零碎回忆》

1.皮皮门事件张一鸣是个老实的孩子,在记忆中,他的第一次是被剥夺的。

在一个什么样的下午或者上午已经记不得了,他的一个小伙伴叫皮皮,一脸兴奋的他着他说去玩,张一鸣就跟去了,因为他们是要好的伙伴。地点是一个露天的空地,但是行人比较少,一棵大树旁边,皮皮拉着张一鸣的手说:“来。”树底下皮皮自己脱下自己的裤子,拉出小鸡鸡玩弄着,张一鸣在一旁看着,呆呆地立在那里。没一会儿,皮皮的小鸡鸡就硬了,粉红的小**在太阳底下分外显眼。

皮皮看了一眼张一鸣说:“你也拿出来呗!”张一鸣还有些不好意思,皮皮拉着张一鸣的裤子一把把他的裤子褪了下来,张一鸣不好意思的笑了。皮皮玩弄着张一鸣的小鸡鸡,很得意的样子,没一会儿,张一鸣的小鸡鸡也硬了,明显没有皮皮的大,小**还在包皮里边,没露出来多少。

皮皮说:“来,亲下嘴吧!”张一鸣就像一个小玩偶,不知道反抗,也不知道迎合,就由着皮皮在哪里玩弄着他的身体。皮皮把嘴伸了过来,还“嗯~~~”叫着,在皮皮的嘴快要碰到张一鸣的嘴的时候,张一鸣还是下意识的往后缩,可是皮皮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就把两只嘴巴碰到了一起……

不到5秒钟的时间吧,张一鸣挣脱了,因为太恶心了,没有所谓的后来他才听说的舌吻什么的那么销魂,而是一阵阵的反胃,张一鸣明明记得那种感觉很令人作呕,挣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连吐了几口唾沫。这之后,除了一次意外,张一鸣在十几年后的现在,都没有再接过吻。

皮皮貌似很满足的样子,眯着眼睛在回味着,品尝着。皮皮还有新花样,拉着自己的小鸡鸡对着张一鸣的小鸡鸡,两个小**在一起摩擦着。那时候,其实张一鸣没有一丝快感,根本没有后来或者现在打飞机来的实在(屌丝行为)。

张一鸣只想着这无聊的行为快点结束,因为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这么无聊的玩这种陌生的游戏。

很快,张一鸣的意愿的到了满足,无聊的游戏结束了,但在后来回想起来结束的方式有点另类,让人接受不了。在皮皮意犹未尽的时候,在张一鸣厌烦的快到极点的时候,皮皮的伯母骑着自行车从旁边经过,把这两个不良少年的不良行为尽收眼底。“打你们两个!”皮皮的伯母边骑着自行车边对着他们两个吼着。皮皮识趣的提起裤子,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很满足的去了。

那一年,他们没有上小学,应该是五六岁的样子吧?

张一鸣到后来才知道那算什么行为,他在和网友聊天的时候会说自己是处男,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撒谎,众位好基友可以帮他鉴定一下。

张一鸣和那些无聊的女生聊天时也会说自己是处男,还会说自己还保留着初吻,不知道这又算不算撒谎,众位好基友可以帮他鉴定一下。

2.一鸣门事件那天之后,张一鸣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刺激或者什么感染之类的,简单的生后依旧日复一日,没什么波澜。

大家都知道,小孩子没多少智商发育,但是好奇心是成年人的好几倍,张一鸣就很好奇皮皮为什么那一天怎么那样呢?闲得无聊的时候张一鸣也会自己藏到房间里研究自己的小鸡鸡,但是也看不出个什么究竟,那就是尿尿的地方嘛,没有什么稀奇的,男孩子都有。想起亲嘴的一幕,张一鸣还是会恶心一阵,然后不去想它,自己出去玩去了。

外边看到了小娃,张一鸣便凑过去找小娃一起玩。小娃一脸坏笑的告诉张一鸣:“皮皮又去邻居家去偷看黄色去了!”什么是黄色?是黄色的卡片吗?这很正常的嘛,怎么小娃这么兴奋呢?张一鸣问小娃:“黄色?那有什么稀奇的,我也有黄色。”小娃就知道张一鸣不知道这个心词汇的强大和神秘,就对张一鸣说:“来,你跟我过来。”小娃带着张一鸣跑到一个邻居家的家门口,悄悄的点着猫步凑到门前——偷听!啊!啊!哦,哦~~听那么几声感觉里边有动静就拉着张一鸣一起跑掉了。

即使是这样,张一鸣还是不明白。因为动画片里边没有那种配音。扫兴的是皮皮没在那,要不然可以问问皮皮。皮皮比小娃大一岁,小娃又比张一鸣大一岁,从年龄上,可以勉强这样说:所以,张一鸣什么也不懂。

好奇心害死猫,大概是过了几天吧,张一鸣自己跑到那家邻居家去玩,大门敞开着,张一鸣走了进去,就站在房门的门槛附近,里边是一个彩色电视机和一个VCD,在当时还是比较流行的,电视机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青年男的,电视里边是外国做爱的画面,那个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张一鸣,没有理会他,继续看电视,张一鸣自言自语道:“那是什么啊?”他一点也没有装纯洁,他当时是真的看不懂!

看了几分钟的样子吧,那个中年男子说:“硬了吧?呵呵~”青年说:“没有!”中年男的撇了一下嘴说:“不信!”青年笑了一下:“不信你摸摸看。”中年男的应该是坏笑着把手伸到青年的两腿之间,真的摸了几下,应该是真的没有硬,然后把手收了回去。青年又笑着问:“你总是硬了吧?”中年男子很不屑的说:“你摸摸看。”好无聊啊好无聊,张一鸣扭头跑了,不是害羞的跑掉了,而是感觉那两个男人没意思,真的没有意思。

回家之后,闲着没事的时候,又开始思考和回忆了,脑海中浮现电视机里边的画面,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一鸣似乎有所顿悟,他想象自己长大了是不是和那那人差不多?是不是……就像柯南头上的灯泡瞬间发光,脑海里紧锁着的大门轰然爆开一样,张一鸣明白了一点东西。

从那以后,张一鸣发现,只要自己开始想象那画面,自己的**就会有变化,停止想象之后,一切恢复正常。好神奇啊!张一鸣一个人的时候,他会思考那些画面,然后发生生理反应,在一个人走路的时候可以,一个人睡觉的时候可以,甚至和别人聊天的时候翘着二郎腿的时候都可以。简直逆天了。

又过了一些时间,靠脑海里的画面已经满足不了张一鸣对这方面的渴望,他在思考,男人提供了一根棍子,女人提供了一个洞,把棍子放进洞里边,女人就开始叫,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而且和一般的开心是不一样的,是超级开心,开心到用笑声或者大笑狂笑都无法表达内心的喜悦的那种程度。

张一鸣还充分认识到自己有一根棍子,而且还有一个洞,但是那个棍子没办法到达洞里边,这需要另一根棍子。自然想到的人不是皮皮,而是小娃。为什么呢?不知道。

就像皮皮当时拉着张一鸣一样,张一鸣拉着小娃,神秘兮兮的跑到另外一个地方,依旧是室外,张一鸣把伟大的想法告诉小娃,说了很长时间,终于开始了,小娃却始终笑而不语,就像当时张一鸣被皮皮玩弄一样。直到最后,张一鸣的方案还是没能实施成功,而且,结束的方式和皮皮门事件的结束方式太雷同了,这次只不过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妇女骑着自行车路过而已,没有说话,只是惊讶地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难道是天意?张一鸣即使再不情愿,也要收场了,好在人小,没什么羞耻感,更没有什么心理阴影什么的,日子照常进行,小伙伴们照常打打闹闹,就好像这两个“门”事件没有发生过一样,就这样不知道过了有多久。

张一鸣聊天的时候依旧坚持说自己是处,不知道看到这里,大家认为他还是不是处。

共41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