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兵哥的那些年

长篇小说

同志小说《我和兵哥的那些年》

莫松是我的邻居,也是小学同学,一个在记忆中强横狡诈的男孩子,他的爸爸在部队,妈妈是我爸爸的同事,在小的时候就总是欺负我,幸好还只是小学四年级他妈妈随军去了遥远的西北,于是他在我的记忆里渐渐模糊,等到再次见面已是十年后了。

小的时候我就是柔弱的男孩,清秀安静而备受嘲笑,在那个年代,柔弱的男孩子是不受欢迎的,而那莫松是我们这个小城的孩子王,是他带领着那些男孩孤立我,羞辱我,多年以后想起来还我是耿耿于怀。

虽然有着姣好的容貌,但是自卑从未远离,十岁以后我总是憎恨自己的柔弱,希望能像那些在大街上撒野的男孩那么粗放,可惜我做不到,孤独像幽灵般始终在身边徘徊。到了青春期,我更渴望和其他男孩那样去打篮球和游泳,可我总是那样的笨拙,在球场和游泳池里受尽嘲笑后,便发誓再也不在那些地方出现。但是那些青春阳刚男孩的味道跨过阳光和清风吹到面前,让人深陷不能自拔,我明白一个可怕的事情将在我身上发生了,却无力阻挡。

随着年龄的增长,青春、黝黑的运动男生越来越成为我心头的一个紧箍咒,在无数个冲动的夜晚和白天让人情难自控,可是我还没意识到它会是我一辈子的梦魔。

十七岁那年夏天,我又遇见了莫松。十多年来,我们一家一直住在父亲单位的宿舍,在这个安静的小城里,外来人口不多,午休的时候家家户户都是敞开这门,好让清风吹进来,我躺到床上不久,隔壁便传来了父亲的打鼾声,一直忙碌的母亲也悄无了声息,我的姐姐已经出嫁,四周轻悄悄的,那些莫名的欲望又涌上了心头,让人辗转难眠。手无数次有伸进了身下裤裆内,但又无奈将手放了出来。书上关于**过频的告诫让人不得不有所收敛。

我就这样怀着对青春、黝黑、健壮的男生的偷窥欲望走出了家门,盛夏的阳光直射在大地上,让一切都垂头丧气,除了偶尔吹来的热风,似乎看不见有人在走动。忽然身后传来拍击篮球的声音,这种带着暧昧气息的声音让我为之一振,感紧转动双眼寻找目标。我们这栋小楼后边不远处是我爸单位的篮球场,我想这声音应该是冲那儿传来的,于是我加快了脚步,但很快拍击篮球的声音停止了,让我更加心神不宁,一不留神在小路转角处与一个人相撞,我一个趔趄几乎没站稳,来人赶紧扔下篮球将我扶住。

“急什么急啊?赶着干嘛去啊?”来人大声嚷嚷道。

那种青春运动男生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抬起头看见一张极其俊朗的脸,我不由退后了两步。接着是他健壮、黝黑的身体映入了眼帘,他赤着上身,**穿着一条红色篮球裤,如此的青春、如此的诱惑让人几近语无伦次。

“哦,没什么,我急着……急着……”

我不敢直视他,在雄性的肉体面前,我一直充满了自卑。

话没说完,我就急匆匆绕道而去,害怕再这样继续下去是更多的难堪。却没料到,刚走了几步,就被他喊住:“陆昊,你是陆昊吗?”

我转过身,迷惑地看着他,这一次是正大光明看着他,他大约比我高半个头,黑而浓密的头发一直垂到眉前,两道粗眉下是双具有挑衅的眼神,这眼神我太熟悉了,在童年时代几乎是我的噩梦。

“你是……”

他讲篮球仍地上,摊开双手,笑了笑。胳膊上黝黑的肌肤在阳光下闪耀着诱人的光泽。

“小娘儿们,长大了啊!”他用着调侃的口气说道。

“莫松?”

他点了点头走过来与我拥抱,我试图拒绝,但他不容拒绝的强势,迅速将我淹没在他强健的肉体中。

那一夜,我在残留的气息中不能自拔,一夜数次的狂泻让我精疲力竭也无法摆脱。

莫松就这样再次走入了我的生活中。从饭桌上父母的聊天中了解到,莫松一家随着他父亲的转业又回到了这个小城,他的母亲依然回到父亲的单位工作,依然住在多年前的房子里,他的父亲则到某局当了一个不轻不重的小官。

莫松比我大半岁,在小学的时候和我同一年级,但没同一班,当年可是我最庆幸的事。那时的他眼神中都有种邪气,当他在放学路上和一群自称小爷们的人拦住我,以侮辱逗趣我为快乐时,很多次我都想杀了他,当然这只能想想,每次受了他们这群人欺负,回到家里,我也只能闷闷不乐不说话,说实话,父亲是瞧不起我这个儿子的,每次我哭泣都能从他眼中看到对我的鄙夷,而沉默不语,任劳任怨的母亲虽然万般怜爱我,她能做的也只有去找莫松母亲说说,莫松母亲是极其溺爱这个儿子的,虽然对他会有小小的责怪,但根本不起作用,到了第二天莫松依然会在路上拦住我说道:“小娘儿们,嘴挺快啊?你除了告状,还能做什么?”

说完就走上去抓我的头发,让我趴下给他做马骑。

再回想起这些事,似乎心中依然保留着对他的恨意。

但是莫松似乎已经完全不记得了,每次再遇见他总是笑容满面,虽然他的眼神中依然有种似有似无的邪气,却不可否认他现在是一个懂事有礼貌的男孩子,在刚回来的那段日子里,他总是热情地和每一个叔叔阿姨打招呼,忙着帮左邻右舍干活。他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有亲和力的人,不像我,自卑而又自负,孤僻而傲气,我想在长辈人的心中,远不及他可爱。其实在我心中他也已是极其可爱的,但是那种爱意,却有种强烈的暧昧。

那年暑假,我总是早早起床,然后背着画夹骑着自行车去小城的另一端的美术老师家里画画,下学期就要高三了,我希望能报考美术专业,所以每天上午都在老师家里画画。当我骑过球场的时候,总能看见莫松光着膀子在打球,有时是一人,也有时会有几个人,他们健美精壮的身体在朝阳下闪耀着温润的光泽。偶然他会看见我,便大声与我打着招呼。

“陆昊,一起来玩吗?”

我赶紧摇摇头说道:“我要去上课了。”

然后猛蹬自行车,冲出了单位大院的门,一直冲到大街上,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下来,这才感觉到心在猛跳,而额头上已被细细的汗珠密布。

我总是害怕遇见莫松,童年时候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他会让我心绪不宁,可是这段时间里,莫松像个魅影一般出现在每一个角落。中午从老师家回来,骑车刚到家门口,就看见莫松晃晃悠悠过来了,见我背着画夹,赶紧大喊大叫着将我拦下。

“我说艺术家,早上走那么急,也不和我多说几句话?”莫松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不是急着去上课嘛,迟到老师会批评的,谁像你这般闲的无聊。”我答道。

“呦,我是挺闲着的,我刚回来,找个聊天的人都没有。”莫松说道。

“那我可帮不了你,下午我还得继续画画。”我说道。

“这么大太阳,下午还得去老师那儿?”莫松问道。

“不去了,下午在家自个儿画。”

“画啥啊?”

“有啥画啥。”

“让我瞧瞧你的画。”

莫松说着便拿我肩上的画夹,我取下递给他,他打开看了几张头像素描,又笑着说道:“小娘儿们挺有才啊!”

“谁小娘儿们,你再这么叫唤我可跟你急了。”

我说着一把抢过画夹和画,骑车欲走。

莫松拉住我车说道:“行行,别生气,我不就开玩笑嘛!”

我转过头瞧着他,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黝黑的额头上,浓眉下狡黠的眼神似乎真诚了不少,这让我更增添了一些好感,便问道他:“你不挺无聊的嘛,做我模特儿怎么样?”

“啥模特?”

“你别紧张,又不是人体模特,不过是人像模特,就像刚才那些头像素描一样。”

“行,你下午来找我就是。”

他笑着,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