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色的阳光(2)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19

(2)尊严的意义

清晨的时候天空放晴了,阳光像流水一样洁净地从窗口倾泻下来。我醒来时看到他已经穿戴好准备出门了,他看到我醒过来就淡淡地告诉我,厨房里有早餐,就像平时在公司里交代我做事情一样,口气毫无差别。我翻身起床,说不吃了,没有吃早餐的习惯,要赶回学校上课,下午再到公司上班。

路上还残留着一些下过雨的痕迹,不过城市依然如故,没有任何改变。我坐在公交车里发呆,看早晨的阳光怎样抚摸这个杂乱而性感的城市,心里很平静,只记得昨晚下了一场雨,甚至连这也很快就会忘记了吧。

下课的时候妈妈来看我,我有时候真的很怕见到她,因为每次见她,都觉得她又苍老了一些。她给了我一些钱,很少,刚够吃饭的。她问我为什么这几周都不回家,我说我在一家公司打工,他们最近很忙,周末都加班的。她又问我什么公司,怎么找的,老板好不好等等等等。如同所有絮叨的中年妇女一样,她对太多事情充满了疑虑和不安,总是有操不完的心,于是总在还不算太老的时候就开始迅速地衰老了。我有些同情她,所以一直安静地听她说话,必要的时候简短地回答她的问话。我们很少交流,在一起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话,我没有和她吵过架,从来没有,她说什么我都认真地听着。我并不觉得烦,只是觉得悲哀。

妈妈终于离开,看着她小跑着追上启动了的公交车,头发被风吹得有些杂乱,我想她是一个多么疲惫的女人啊,吃过苦受过累,经历过伤害和痛苦,岁月留给她的只是一些伤感的记忆和无限的哀怨。到最后她能够做的就是不停地对着她的儿子,她唯一还能够拥有的东西,拼命地诉说,哪怕是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她都可能说上半天。我相信这是一种病态,她的病影响了我,让我变成了一个极度压抑的人,我觉得说话是件可怕的事情。因为那么多爱说个不停的人存在,所以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永远吵闹不休。

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他们都很能说,父亲是尖酸刻薄,母亲是喋喋不休。所以我的家里从来没有安宁的时候,当然那是指七年以前,他们还没有离婚的时候。我想任何两个有说话强迫症的人都不应该待在一起,更不应该结成夫妻。那样既不能获得幸福,还物极必反地创造一个如我这样对话语极度恐惧的孩子。所以他们离婚的时候我虽然只有12岁,但我没有任何害怕和难过,他们问我愿意跟谁的时候,我说随便。是爸爸有了外遇,理在妈妈这边,所以她理直气壮,而且清高的她以极度鄙夷和蔑视的态度,迅速地和爸爸办了手续,并且不要他的任何补偿,一副只想赶快离开一滩污泥般的绝决。她认为我理所应当是跟她的,因为父亲是个道德败坏者,根本不配抚养孩子。

从那个时刻起我就开始可怜我的母亲了,其实她很受伤害,但却一定要表现出毫不在乎的样子,其实她离开了爸爸一个人抚养我的话经济状况会很不好,但她却高傲地说不想再和这个人有任何瓜葛更不想从他肮脏的手里拿一分钱。她的条件是父亲不许再来看我,当然这并不合法,但她一定要坚持这样做。我看到母亲已经如此偏执,只好按着她的意思来,结果是接下来的若干年我们都过得非常辛苦,而她紧紧守着她的儿子,她唯一拥有的东西,渐渐变成了一个苍老的女人。

有时候爸爸会偷偷地来看我,我也安静地听他说话,我并不恨他,对于我的父母我只有可怜,很奇怪的感觉,虽然我也常常觉得自己很可怜。他会给我钱,但我从来没要过,我想我可以要世界上任何男人的钱,除了他。因为母亲就仅仅靠着这最后的一点尊严和骄傲活着了,如果我把这一点也毁了的话,那么她大概会变得更加可怜了吧。

但是我却不喜欢尊严这个东西,一点意义都没有。但什么是有意义的?我不知道。那时的我,大概觉得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吧。

共22页: 上一页2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