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合欢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0

同志小说《寂寞的合欢》

又到了合欢花开的日子,那条我们一起走过的小路上,又该浮起粉红色的烟霞了吧?……

在1997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是个绯闻缠身的16岁男孩,但女生的宠幸并不能让我感到快乐,对心仪男生的向往让我紧张而好奇。我已不记得自己当时知不知道同性恋的事情,只知道那时的我,尽情享受着中考后上线重点中学的欢愉,每天和一帮落榜准备复读的好朋友交流玩耍,间或对神秘的有大哥哥大姐姐的高中校园意淫一番,在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地演习我的高中生活。

我们高中大门的左手,有一条林荫小路,宽约8米,却绵延数百米,把教学区和生活区分成两半。小路两旁,整齐的种植有着像含羞草一样叶片的高大树木,墨绿色的树冠在空中交织在一起,为我们遮挡着盛夏最酷热的阳光。

在我收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天,我偷偷的,一个人,骑着车跑到我为之努力了一年的校园门口,隔着铁门看着里面高低错落的砖红色建筑群,和大门左手绵延的粉红色烟霞。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植物,只是胡乱的给它安插了一个芙蓉的名字,香甜绵软,像极了墨绿色树冠上那一片粉红色的烟霞,和组成那片烟霞的上红下白,细细碎碎的伞形花朵。我当时的心情,是急切和兴奋的双味冰激凌,沾满了希望的糖。

两个月的漫长暑假之后,我终于走进了这片校园,开始了我的花季,开始了我的高中生活。我屁颠屁颠地熟悉着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拉着老同学对一切大呼小叫,当我跑入那片葱茏的时候,粉红色的烟霞已消失不见,只在树脚留着几朵没被清扫走的枯黄花朵,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看到树身的木牌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它的名字——“合欢”

我当时的心情一定是兴奋的!可是一看到这两个字,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形容词,竟然是——“寂寞”

寂尔寞之,合尔欢之,这是我现在的一句没头没脑的注解,但是当时,我并不寂寞

二我叫莫同,爷爷给我取的名字叫莫然,爸爸觉得有点悲戚气,又取个名字叫莫欢,可什么喜庆的字,沾上莫这个姓就顿失喜庆的意思。最后还是老妈敢于否定权威,给我取下莫同这个相对中性的名字,取其“莫与人同”的意思。上学之后每次自我介绍,我的开头就是“我叫莫同,莫是寂寞的寞去掉宝盖,同是同学的同。”高中的开学第一天,我的自我介绍依然如此。

我的班级是年级的重点班,高分学生云集,但也有很多托关系走后门进来的“感受气氛”。何蔚然就是这么一个人。在他作自我介绍之前,我并没注意到下面乌泱泱一片脑袋里,有这么一个“尤物”,看着其他人的介绍,我为我的高中生活如此失色感到一丝悲哀。可是老天还是眷顾我,在我对班里男生几乎完全失去信心的时候,他,站到了讲台上来……

他如何作的自我介绍,我已经完全不在意,我只知道那一刻,在我两点钟方向,三米远的地方,有一阵炫目的光,把我从困倦中唤醒。

高中生活开始的第一个星期,是例行的军训,我从小就身体不好,但竟然在烈日骄阳中坚持了下来。而不少平日还算活泼的人,却纷纷中暑,包括我的好朋友韩璐,我们是从小到大的同学,玩伴,住的地方隔着一条胡同,放学之后便理所当然的一起回家。她不算是美女,身上有男生的气质,大方讲义气,跟她在一起简单自然,于是高一的大多数时间,我们都待在一起。她病倒我当然紧张,但还好只是轻微的中暑,吃了几只藿香水就好了。和她同时病倒的,竟然是传说中体育全能的何蔚然,人高马大的他和韩璐瘫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我只觉得好笑。中间休息的时候,我跑过去看韩璐,假小子已经没事了,但还是装成晕乎乎的样子,偷偷给我挤了挤眼睛。我一*坐在她身边,低声和她打趣,顺便瞄瞄旁边的何蔚然,死猪一样瘫在哪里,额头的汗流淌下来,打湿了他长长的鬓角。

那时我和他很不熟,仅仅是知道姓名而已,我虽然喜欢他的型,但矜持还是让我没有理他,我们之间的沉默,竟然持续了将近一年。

他的座位在教室的最后面,我的座位在第四排的中间。他的家在城市的最南面,我的家在最北面。他热爱体育运动,我热衷学习聊天逛街。这样的组合让我们的生活几乎没有交集,高中的第一年,没完没了的学习是主业,其余时间我基本是在和韩璐的打打闹闹中度过的。

共72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