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小飞行员BF五年情感记录

长篇小说

同志小说《我与小飞行员BF五年情感记录》

写在开始:过年了突然有大把的时间窝在论坛看许多朋友的帖子,除了让人羡慕,更多的是敬佩。看到我喜欢的一篇文章里面有人跟帖“现在左岸里面充满了YY文,所以都不喜欢来了。”一时竟有些愤懑,虽然我的愤懑听起来有些滑稽。但是其实我相信真实美好的感情时刻都充满在我们的周围,至于不呈现出来,更多的朋友应该是善良安静的守护着自己的那份感情,默默的喜悦着。因为感情是2个人的事情,何必要告诉太多的人呢。虽然同性没有太多的花前月下,白首不离,但是也没有这样多的YY,没有全部都是胡编乱造。没有过美好感情的人,就说“爱很烂”,否定,诽谤,诋毁,自己满世界的找人去乱,那也怪不得谁,谁会把真心给一个不懂爱的人?

一,有好着的,好好珍惜,赶紧的好好过。二,没有的呢,把自己弄清爽了,缘分就来了,三,对那些乱的,本人不屑之。我想把我的情感经历写出来,不说是鼓舞大家,也算是对自己年轻无畏的勇敢做一个可以回头看的注脚。只要你是好的,就能拥有好的。

  -----正文---------------------------------------------

1本人金牛男,认识他是在2008年,我对时间记得如此牢固的原因,现在邮箱还有我们的通信,有日期。现在回过来看这真是个好东西。

我正值青春年华,热血儿郎,可是一直形单影只,觉得这样的话,老子大好的小伙子身心摧残的够了,所以需要找个人来顺顺,迫切的!尤其暑假回家后,到了自己熟悉的城市,玩到大的发小和女友一对出一对进的,于是更每天小猫抓心似地。可是我去哪里找呢?第一个是去他军校认识的,现在他人不在了。还是挂个牌子大写几行字诚征BF?直接和人开房,然后天亮说晚安?

虽然这样说,可是却做不了。我很闷,不打牌不泡吧不混圈子,我总不能对我身边的哥们一个大抱就抢过来。说起开房,更是嘴上说说,我是有洁癖的人,身体和精神。我只和一个人那样。那个人只能是BF.这是我的原则。所以悲剧了,现在发现我还TMD不知道去那找啊,所以大好青年很郁闷。不过我冥思苦想一会,就有了主意,网络。这个安全虽然不一定管用,先这样办吧。

把山地车推出来,拍拍坐垫的灰,穿行在大街上,太阳光照的皮肤有了刺痛感。那时网吧很火,现在大家电脑多了,网吧日渐稀少了。鬼使神差的我没有在家里弄,是因为要做的事我觉得找个没人知道我的地方比较好。前几年网吧仍然热闹人山人海。正值暑假人头攒动,好多人,等了半小时才有个空位。我打开了电脑,怎么没有包房的,人来人往的走,好不习惯。打开搜索网页,脸红的发烫,似乎总感觉旁边的人不停的扫过我的屏幕,在我的背后对我指指点点,第一次这样的举动,我如坐针毡,心虚的厉害。够折磨人的。所以慌慌张张的输进个“男生找朋友”,刷的一下,页面跳出来些网站,我根本没有兴趣进行浏览,随便点进个,我只能用光速的速度滚动鼠标,看看有没有其他内容。页面上是2个互相拥抱的男生,样子阳光而幸福。我觉得网吧所有的声音好像都静止下来,全部人都站在背后看着我,呼吸急促起来,脸红心跳。只能不声张的禁忌,而又必须冲破这样的禁忌才能达成我的愿望。

突然我肩膀被拍了下“嘿,哥们。”我差点被惊得滑出椅子,转头一看,一个男生笑了下“借个火。”他含着根烟,在玩游戏,手指修长,卷着袖子,筋络从手臂蜿蜒到手背上,戴个厚大的钢表,上面有3个小指针盘,指针一格一格有力跳动。他熟练的按着键盘。似乎是二战空战的游戏,看见有飞机,我对游戏没有研究,所以不懂。我电脑前有个黑色塑料火机。连忙把火机递给他,他一打,烟燃了起来,还给了我,又把烟盒抖开,是包外烟,白色烟壳深蓝色四个字母“KENT".我知道是请我抽烟,我摆摆手,惊魂未定。他又笑了下,把烟丢在桌子上,”自己拿“。我点了下头,定了定神,打量了下他下,穿个白色衬衫袖子卷到手肘处,黑色裤子,衬衫扎在裤子里,眼睛炯炯有神,剪着短发,脸上淡淡茸毛鼻子直挺皮肤干净。很清爽的男生。当然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他罗嗦,就算他是金城武,王力宏我也没有心思。我得赶紧把这个网站看完,填下资料,然后溜之大吉。

我扭过头,终于找到交友栏目,点开注册页面,呵,真是全啊,啥年龄,身高,就差没有把户口薄放上去,我是第一次弄这玩意,很老实就一栏一栏的填写着,突然一瓶矿泉水伸到我眼前,我没有反应过来,就拿着,扭开喝了一口,才醒过来,回过头来看,原来是刚才那男生,他买了2瓶水,他现在在喝一瓶,递给我一瓶。我忙说“谢谢,谢谢。”他点点头,用手指蹭了下他的鼻子,偏过身子探向我的屏幕“玩啥好玩的呢,看你注册半天。”我慌了神,不能让他看见啊。还没等我回答,他回过头看了我一眼,我从他眼中看出自己的紧张和慌乱,他嘴角牵动了一下。“你叫胡亮啊。”恩,哦,是啊……“真傻,我居然无意识中写了真名。幸亏没有那2个男生拥抱的画面了。他不会知道是那样的。我叫”段勇。“他沉声道,嗓音稍哑。眼睛轻轻落在那屏幕,一闪而过。

我实在受不了,今天没有看黄历吗,这个人太无聊了。只想一脚把他踢去太平洋。多管闲事。他坐了回去,仍旧玩他的那个破游戏。游戏上有许多仪表滴溜溜的显示着。终于我改了名字,把填的提交了,等着别人加我了,这也急不得的。就看我的人品会不会爆发了。就准备走了。当把那个网站关了以后,如释重负。哈哈,我觉得我又活了过来,看着旁边给我水的那哥们,大力的拍了下他的肩膀手掌碰到他支楞着的锁骨,他一颤,恩,的确有些瘦,收回手。“哦,哥们,哦,……那个,勇……走了,火机给你用了。”我边说边把火机放他那边,忘记他的名字了,姓啥来着?只记得有个勇字。无所谓了,以后又不会和他见面。他侧过脸,耳朵上的毛细血管都看得见,“段勇!”我很尴尬。“好的,段勇,我记住了。”犯得著吗,难道你是总统吗?我要记住你?我撇了下嘴,不以为然。

他眼中似乎闪过一丝怒火,马上消失。“你不玩了?”“不玩了。”“来和我玩这个,”他指了指他的电脑。弹了下烟灰。我摇了摇头。“我不玩游戏。”“这不算是游戏,是模拟飞行。”“哦。”我无动于衷。不管模拟飞行还是模拟跳舞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当然这也证明了我的肤浅。后话。

“那你刚才不是在注册游戏吗?”我一时语塞,不知怎么回答。拿起瓶子喝了口水。他又笑了下,曲起手指蹭了下鼻子,眼神温和,"是在写交友信息吧。“他狠吸了一口烟,一下把烟按进烟灰缸,我一看还剩大半支。我在喝水,借此缓解我的紧张。不意外的一口水呛进喉咙口,辣的疼,拍着心口一直咳,说不了任何话,眼睛也涌满泪水。这样子似乎不太符合我的风格,有些……可怜?他整个人身子都转了过来面对我,弯下腰抬起眼睛看着我的脸,双手拄着膝盖,眼睛里有我不懂的东西闪着星芒,看了半分钟:”胡亮哥的确会有许多女生喜欢你的啦……"我面红耳赤,谁是你哥?幸灾乐祸的家伙!我重重的点点头,太敏感太敏感。从座位窜起,快速结了账,匆匆出门。身后有目光笼着我。自己落荒而逃。NND,也太怂了。今天是怎么回事?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