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攀枝花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5

同志小说《再见,攀枝花》

攀枝花——知道这个城市的人不太多,去过的人更少,甚至—很多人不知道它在中国的什么位置。对于这个城市的居民来讲,它就如同世外桃源一般,富足而悠闲。这座北离成都749公里、南距昆明351公里的城市,位于云南四川的交界处、成昆铁路的中段、云贵高原的边缘、攀西大裂谷的尽头,金沙江从它的脚下滚滚东去。那片土地见证了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和一份最真挚的情感。

1

2003年秋天我踏上了这片土地,在夜色退却的晨曦我渐渐看清楚了它的面容,出了火车站,在报刊亭上买了份地图,仔细寻找我大学录取通知书上学校的位置,然后在地图的角落找到了它—XX学院。然后去站台仔细的寻找它的名字,没有!这时候旁边的公交车上售票员大声吆喝广场、XX、XXX……就是没听到它的名字,硬着头皮去问售票员,得到的答案是:你到了XX站,然后转XX路车,然后……我跳上车,找了个靠窗户的位子,晨曦中,火车的鸣笛声,渐渐远去。路面不是很宽阔,旁边就是滚滚的金沙江,却看不到一艘船只,两岸的山,那叫一个高,山脚下茂盛的生长着热带的植物,掩映这这个城市建筑的主体色彩,灰白。山腰是低矮的灌木从,到了山顶,光秃秃一片的焦黄,以至于接下来的几年经常坐在教学楼凝望这带着苍凉的地貌,感叹良多。

这座城市不算繁华,甚至有些颓废的感觉,以至于到了市中心广场后还以为自己在郊区。

广场不大,四周的楼房显得陈旧,街道上行人稀少,也许是时间太早的原因,于是坐在广场的椅子上,给家里打电话告诉家人自己已经平安到达。挂了电话,然后开始埋怨小奇,这臭小子,怎么这么多事啊,当初填志愿的时候,他自作主张帮我填写了,然后打电话给远在北京的我,说自己花了很大的心思帮我填的,保证我一定能被录取,要我回去后请他吃饭,最总是没有请他吃饭,直到一年后我回家路过成都,去他学校的时候,也是他请我吃饭,最终一直到现在,尽管现在我们在一座城市的两端,也还一直欠着这顿饭,不知道是心中的怨恨依旧,还是物是人非。

出租车左拐右转,然后上了一个几乎90度的坡道,我当时写遗书的心都有了,要是突然车子故障,我就得直接从后窗掉下去了,终于到了平坦的地方,眼前一片青草地,好大的足球场,车子拐弯,一闪而过,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几个字:XXX第三中学。

接着一阵颠簸然后又是上坡,终于……终于……终于在一个偏僻的地方我见到了我们学校的大门,眩晕了0.5秒后,我付了车钱下车,连我们高中的校门都不如,拖着我的皮箱走在坡度依旧的校园路上,恨不得突然从上面下来一车,直接撞死我算了。当我踹着气坐在篮球场旁边的时候,我连香都没点,就做出了一个决定——吃饭。

结果跑去食堂,给钱人家不要,要刷卡,再然后,我转半天,终于在旁边小店买到了几块面包,坐在门口的阶梯上狼吞虎咽,小店的老板笑我:“新生?”我嘴里嚼着面包点点头,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直到我毕业的才恍然大悟,他笑容中的意思——又一个被耽误的孩子。那一年我19岁。

共57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