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性恋之死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8

同志小说《一个同性恋之死》

天,不知不觉就黑了。残缺的月亮从山坳里醒来,挂在半山腰。吴若桂抬起头,放眼暮雾朦朦之中,山峦叠障,一眼望不到边,似乎这世上除了山还是山,山不到头。朦胧之中,他突然看到对面山坡上一排绿色的光在缓缓地移动,心里便有点慌。他知道那是狼的眼睛。这些饥饿的狼群总是夜间出来活动、觅食。去年夏天,也是在黄昏的时候,祥五阿婆家的大崽和媳妇,带着阿毛在坡上锄草,只一眨眼功夫,阿毛就被狼叨走了,哭都没来得及哭一声。

狼群在那边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嗥叫,给这个死寂的山谷里平添了几分恐怖的回音。

吴若桂不敢久留,赶紧将伐倒在地上的干木柴抱拢来捆绑。柴木的枝头已开始发芽,带着早春的迅息。吴若桂将柴木捆好以后,又望了一眼对面山上不断移动的绿光,便挑起柴担迅疾向山下白飘带似的小路走去,将空寂的山谷留给狼群来瓜分。

一路上,暮色沉沉,回周一片静寂,白色的炊烟从一家一家屋顶上升起又慢慢飘散开,像云像雾,白丝巾般地将远处近处的村村寨寨盘缠起来。偶尔有狗吠声,有哪家阿婆为自家患病而不吃不喝的孩子招魂的声音传来,那么旷古、攸长,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吴若桂快接近村子的时候,隐约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从大路上往村子里走去,他亲没在意。但那人走到村口时突然停了下来,左右环顾四周后便迅即一拐,向村子后头走去了。吴若桂一惊,看那神情,还以为又是山外来的小偷进村了。但他很快便觉出了那身影、那姿态是如此熟悉。起初他还不相信,怀疑自己看错了,但越到后来便越发地肯定那就是他父亲吴子山。想到这,他心里一颤,像突然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快速追了上去。

父亲在县城的一家国家工厂里工作,他回家须坐三个多小时的公共汽车到乡政府门口下车,然后再上上下下地爬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家。今天是星期六,他也该回家了,他已很久没有回家了。可吴若桂不解的是,天这么晚了,父亲不回家,去村后干吗呢?等他加快步伐追到村口时,父亲早已无影无踪了。

吴若桂将肩上的柴担放落地上,坐在一只石狮子背上喘息。村口一左一右蹲卧着两只石狮,张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地望着村外的大山。据说石狮可以驱邪避恶,保护全村人平安。其实村口也不叫村口,自古以来,乡村民都叫它曹门口。据说曹门口地下深埋着两扇铁门,叫曹门。有了曹门,就可以将山里的妖魔鬼怪拒之于千里之外。可吴若桂刚才明明看到有一个邪魔进了村,而且他敢肯定他一定是到了村后的寡妇力冬嫂家去了。他都已经18岁了,对外面的一些风言风语,早已能感觉得到。只是他一直不愿意相信那会是事实。而此时,他似乎得到了证实似的心里一阵难受,像他第一次听到那些风言风语而心跳一样。

吴若桂用手揉了揉隐隐作痛的肩膀,继续挑起柴担往家里走。村子里一如既往的静,只有他沉稳的脚步声叩击着从曹门口通向村子里的青石板路,在夜空中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

共25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