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同性恋之死(2)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28

吴若桂回到家里时,奶奶住着的厢房里透出一线微暗的光。透过半敞开着的门口,他看到奶奶正在煤油灯下缝补衣服,低着头,聚精会神的样子。母亲一个人在炊房里烧柴火煮饭,微缩着身子,目光忧郁地望着那上蹿下跳的火苗。吴若桂将柴担放落在走廊一角,走过去靠在门口,静静地望着她。当母亲无意间回过头来,发现他像个呆子似的靠在门口,便说:“阿桂,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没吓着你吧?现在山里的狼可是越发地多了。”

“妈,爹还没回来吗?”吴若桂冷冷地问。

“没有呀。”母亲瞪着眼睛说。

“今天不是星期六吗?爹他怎么老是不回家呢?”

“唉,你爹他工作忙呢。”母亲叹了口气,泪光便在火苗里燃烧。

这时,阿福突然从里屋里跑出来,问:“哥,爹回来了吗?”

“谁说爹回来了?”吴若桂板起脸说。

“你们在说爹,我还以为他回来了呢?”阿福失望地垂下了头。

吴若桂出生后不到半年,父亲便到县城的一家工厂里工作去了。母亲也被征去更远的地方修筑铁路。那时正是集体化末期,一个时代即将结束的时候,他们都是生产队指派的。父亲离家只有四、五十里路程,有空还可以回家来看看他,母亲一去就是二、三年不见踪影。她在家的时候,本来就缺奶。大多数时候,吴若桂被饿得干嚎。有时也可见了到奶奶用父亲从城里买回来的奶粉煮成牛奶喂他,或抱着他去同村的奶妇力冬嫂那儿讨奶吃。但看着人家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孩子狼吞虎咽地抢奶而面露不悦时,奶奶便不好再去开口。可力冬嫂以为他吃了他的奶,便要求得到回报似的将他的儿子飞恫摔给奶奶看管。于是,飞恫便和吴若桂挤在同一个狭小的摇蓝里,在奶奶轻吟的山谣中,摇过去许多不平静的岁月。

等到母亲回到家里的时候,吴若桂已经三岁了,却依然只会说奶奶二字,连爸爸妈妈这些简单的称呼都不会喊。而且根本不会下地走路。自从满周岁后出疹子以来,总是不吃不喝的尽哭。嫂得二指宽的脸上凸着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很吓人的。父亲带他去城里看过一次医生,医生把摆弄来摆弄去好一阵,摇摇头也不知得了什么病。

共25页: 上一页2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