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半球没有孤单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05

同志小说《北半球没有孤单》

  序:翔易

  爽朗晴空,往昔清秋时。

  老宅门前,江南小河畔,清冷的小巷,因为秋天的阳光明朗灿烂,十分难得地透着和煦人心的温暖,煨灶猫瞌睡在门槛边,整个午后时间因为安静而流淌得迟缓,慢悠悠地,几乎察觉不到。巷子深处的老院里,搁着一张木桌,上面摆放着一盘棋,一老一少在对弈。

  “唉,我怎么又输了。”男孩沮丧着挠着脑袋,“外公,啥时候我才能赢过你呢?”

  坐在男孩对面的老人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你才刚学了一年,外公我下了快五十年,现在和你下都只是随便走走,你小子还想这么快赢我啊?”

  “但老是我输,实在是没劲啊。而且,不管我怎么认真地下,总是会走出坏棋……”

  老人的眼神从慈祥转变成了一丝严肃,随即却又是化作了爽朗了笑声,回荡在了小院中。

  “傻孩子,下棋之所以好玩,不是说你一直能走出好棋,或者说赢得轻松。更多时候,一盘棋多数是走得平淡,甚至走错也是难免的,但是只要那是你用心思考的,倾注心血的,那么这与所谓的好棋同样是没有区别的。”

  “但是外公,输了的棋难道还有意义么?”

  “哈哈哈,你还小,翔易,现在跟你说可能还太早,等娃娃你将来长大了,就知道咋回事了,来来来,再下一盘,这回让你一个车,要认真点下啊!”老人眉头的皱纹很深,岁月的痕迹却在此时的浓浓笑意中变得舒坦万分。

  “好的,我知道啦,那我走棋了……”

  我很容易在一个不经意之间会回想到过去,仿佛再次穿过了那条布满潮湿青苔的小巷,小巷中的某个小院,四季的变化组合成了一副奇妙的卷轴画;门前那条小河,伴随着童年那般蜿蜒至远方,有时在睡梦中依旧能想起木棋子落下时发出的清脆咣声,这就是平淡的一天:清晨的鸟语,午后晴明,直到夕阳西下,星月低语。对于我来说,童年,这样的场景似乎已经深深扎根在了脑海中,不经意间,就会被某些事情触动,不经意间从记忆深处调出一幅幅鲜明的画面。

  就如同此刻,一刹那间勾起我以前记忆的,是在这嘈杂的硬座车厢中的一盘对局,只是对弈的双方不再是那时的男孩和老者,那时的小男孩长大了……现在十九岁的我,而此刻坐我对面的老人家,也不是我那位逝世多年的外公,而是一位陌生的旅客,旁边还坐着一个津津有味在吃一大包妙脆角的小胖子,很明显不过的祖孙二人。

  三局棋过,我们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者,开始评头论足,指点利弊。

  老人家突然站起身来,招呼我身后的一位旁观者来顶替他来下。

  我顺着他的声音向后看去,正对上那人的目光,透着笑意,不经意间透出的气息,在那一瞬间让我觉得像那秋日的晴空,明快而又爽朗,十分能带给人好感的微笑,一个年纪跟我相仿的男生,看样子应该二十上下。

  他笑着推脱,说自己实在是下得不好,老人家却是不依不饶地要让他上阵,无奈之下,他说了个妥协方法,说摆个残局给我们看看,一直下棋损耗脑力,不如来解盘棋局,倒也乐趣不小。

  我看他拿起棋子,不断地排位,三下五除二,盘面变成了奇怪的形状。

  “就是这样了。”他放好最后一颗棋子后,对着我说,“就是这样的一局,你能解不?”

  他笑得一脸灿烂。

  我看了下盘面,黑棋一步绝杀。

  红棋要找活路,需得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一章:铭浩

  盛夏时分,炎热的空气焦灼得如同往年一样让人烦闷。我懒散地靠在座位上,听着车轮摩擦铁轨的咔嚓声,窗外的风景飞快地向后漂移着,离开钢筋水泥林立的城市,眼前展现得大片平原一下子让我感觉到心情开旷了不少。

  火车开动后约莫过了一小时,我注意到了右前方靠窗的座位上有人在下棋,一个老者和一个青年。忍不住前去旁观了一会,从棋盘上来看,厮杀激烈,但出乎我意料,年轻一方的下法十分老练娴熟,棋力在老者之上,从开局的占优慢慢演变成了到中局的全盘压制,安静利落的残局处理,这是个水平不错的家伙,于是我就兴致盎然地站到他身后与其他旁观者一起观棋。

  三盘棋定,最终盘红方车马炮三子归边,此后步步紧逼,最终生擒敌将,着实精彩,不用说,胜利的还是那个年轻的。

  “小伙子,你棋下得真不错,看来我不是你的对手啊,才这几十回合,我就感觉抵挡不住了。”坐在他对面的大爷爽朗地问道,

  “你什么时候开始下棋的?”

  “大概四五岁吧,我外公教我的,以后就是跟不同的人下了,想想算到现在,有十多年了吧。不过我这都是下野路子,不算正规军的。”青年说道。

  “现在的年轻孩子,喜欢下棋的比以前少多了,哈哈哈,你看看我这个孙子,平时只知道玩电脑游戏,一点也静不下心来,学习成绩也不尽如人意,这都快升初中了,还是这么嘻嘻哈哈的。”

  坐在老者旁边看着本动漫杂志的小胖墩皱起眉头,朝他做了个鄙夷脸色的鬼脸,让我不禁忍不住偷偷乐了一把。

  “哎,这孩子,就是这么不听话……”

  青年笑着看着这一老一少的对峙,着实有趣,“老大爷,还继续下不?”

  “噢噢,不了不了,这几盘棋一交手我就知道份量了,到底你们脑子灵活好使啊,我这个老脑袋多少时候不用,也都快生锈了,让我先休息会……嗨,那边的那个小伙子,我看你从一开始就观战看到现在了,我这老脑袋现在也不行了,转不动了,到底是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节奏了,你来顶替我下两盘吧!”

  这话是对我说的,但我当时的注意力已经不在棋盘上了,而是定格在了那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人身上。他目测上去中等个的身材,偏瘦,但体格还算不错,脚下是常见的单肩包,穿着打扮看上去十分像是个学生:浅蓝格子衬衫、深色牛仔裤,一双挺时尚的黑色远足鞋,短碎发,有着眸子明亮有神的眼睛,给人很清爽的感觉,淡色的嘴唇是我喜欢的形状。

  “是个适合接吻的好对象。”我这样想着,随即又在心里面咒骂了自己一句,“满脑子都是狗屁邪念。”

  等到那个洪亮的声音再一次发问把我思绪拉回,我才听明白是要我过去替他和那个学生样的家伙下棋。

  “老大爷,我棋下得不好,肯定不是他对手的啊。”

  “嘿,这话不对,棋艺得要提高,就是要跟比自己厉害的人下嘛,难得你们两小伙子看上去年纪差不多大,切磋交流下而已,输赢不重要,重在交流嘛。”老者起身拉着我让我坐到他位置上。

  “呃,我看这样吧。”似乎拒绝不了这份热情,“棋我是下不了的,我水平实在是不好,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残局,要不摆给你们看看,你们研究一下吧?”

  老人家拍手称好,年轻人点头同意,投来一个笑容,我注意到,他有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于是我摆下了那盘局,一盘很奇妙的残局。

  “这棋句的形状,还真有趣。”声音不算低沉却也已经不是属于少年的声线,却是很清澈的感觉。

  “嗯,是啊,这个还是我在外地游玩的时候,偶然看到的一古局,我觉得好玩就把它拍了下来。”

  他抬眼看了我一眼,“你很喜欢旅游么?”

  我顿了下,这个问题我其实并不好回答。

  “不是旅游,应该是旅行,两者有区别。”

  “噢,那你哪站下呢?”

  “终点站,昆明。”

共168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