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们到我们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1-13

同志小说《从他们到我们》

绪端午节前一天,收到陈为的微信,说K大有几个师弟想趁毕业前拍一部电影做纪念,想用我06年在志同写过的一篇帖子做蓝本,问我意见,想着当年被人肉的骨头都露出来了,也没什么好顾忌,就同意了。端午那天在回家的火车上,收到了K大师弟的微信申请,没有过多寒暄,直奔主题,问了几个我自己都没想过的问题,随后又把草拟的剧本发给我看,之后就没有联系过,我也把这事给忘了。

9月的某一天,猪头突然给我电话,说看到了以我们仨为背景的电影,很感慨。三十出头本就是最容易感叹青春的年纪,我俩在电话里好一阵唏嘘,便开始对电影有了期待。

10月25号,收到刀刀师弟发的一条电影链接的,铭远同学清新正面,一点都不像我这生来就一身痞气的小混混。但看着另一个人演着12年前的自己,却也着实有点意思。于是也假装深情硬挤出了几句影评,陈为还是自恋傲娇的对我说他微胖非常气愤,还特意给我看了他多张近照,以证明他还人未到中年。

昨天,徐导演跟我聊天,说电影反应不错,他们准备拍续集,问我后边的剧情是否能撑起一部电影?当然不能,其实当然写到后半部分,我已意兴阑珊,又不想太监,就草草做了个了解。于是导演问我愿不愿意再帮着写个剧本,他们准备拿出拍电影的机器来拍续集。我想着以后老了,还能看到关于自己的电影,也是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我问导演要真实还是编故事,真实很残酷,一点都不美好。这十年,除了猪头继续简单,没太大变化外,我和陈为都经历了很多,写出来,怕是要彻底颠覆第一部的纯真得。导演说他要真实的,要的就是这种有对比有跳跃。

陈为对于我想把我们这十年再写出来,没太多意见,只是说不能再像上一部那样写的他那么让人讨厌,我,尽量吧。

一、2004.10.20 弗吉尼亚州今天是陈为来美国的第二个生日,他还记得第一个生日,刚来美国不久,给自己煮了碗面,对付着过了。陈为觉得今天会不同,他猜想今天顾聪一定会去他的公寓给他做一顿丰盛晚餐,会有蛋糕,会有红酒,会有礼物。所以比平日早一些关了实验仪器,往公寓走。

他还记得初到美国时,听不懂,不敢说,华人圈子又比较固定,很难融入,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国家来说就是透明的,没有人关注,没有人在乎。那段时间,他每天能够顺畅聊天的时间就是晚上跟吴双的越洋电话,那个电话对陈为来说,除了思念,更多的是一种生存本能的表现。

走在宁静的路上,陈为想到了第一次见到顾聪的情景,一群人春天相约去黄石公园,当时阳光洒在顾聪身上就像撒着金粉一般耀眼。那一天,是他来美国后最开心的一天,拍了很多的相片,其中一张顾聪搭着他肩膀笑的很灿烂的合照他最喜欢。

陈为在美国的生活从那一天开始产生细微的变化,变得开始有人关心、有人记挂,不再孤独寂寞,生活开始丰富,开始有了当初他设想的生活的模样,有了自己的圈子和朋友,有了远足与聚会,有了足够培养感情的阳光雨露,一些难以察觉的东西正在萌芽。陈为不再把越洋电话当成依赖,渐渐从每天一通到隔天一通到每周一通再到现在不定期。

一只松鼠突然从他面前跳过,吓了他一跳,也把他从思绪中拉回来,陈为此刻的心情就像蹦跳的松鼠一般愉悦,带着期待加快回家的步伐。

打开房门,顾聪果然已经在,陈为下意识的看了看餐桌,没有丰盛的晚餐、没有蛋糕、没有红酒,当然更没有礼物。陈为些许失望。

关于与顾聪的关系,陈为有自己的考虑,他不得不承认,顾聪成熟稳重,在生活、学习各个方面都能给陈为更多有建设性的意见,遇到问题,找顾聪,一定能解决。相比于他还需要为吴双考虑计划未来看,身处异国的他,此时更愿意依赖而不是被依赖。他明白顾聪对自己有好感,自己也不止一次的想与他能更近一步,也借着说放一把备用钥匙的机会,将自己的家门钥匙留了一套给顾聪。他觉得这是他能做的极限,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由他主动捅破这一层关系,那他就必须背负起自己是那个主动破坏他与吴双感情的罪名,所以他一直在等,等一个顾聪主动的机会,他觉得今天就是一个机会,而顾聪却忘记了。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我也刚到,上周在你这看的碟没看完,下午没事,就想过来把碟看完,顺便等你吃饭”

“好一个顺便等我吃饭,果然是不记得我的生日”陈为心里想,却又不甘心,问到“今天几号啊”

“今天好像是10月20号,怎么了,有特别的事”

“没有,就是忘记了,随口问问,能有什么特别的事”

“那你随便炒两个菜呗,我把碟看完,今天就不进厨房帮你忙了,不早了,一会吃完饭我还有事要先回去”

陈为很不悦的去厨房做饭,去年他只需给自己下碗面,今年却要做两人份的饭菜,他觉得来美国后的生日过的一年不如一年。他开始懊恼自己自足多情,开始责备自己这段时间对吴双的忽视。

“别看了,吃饭吧,吃完了你也赶紧回去,我一会也要回实验室一趟,今天事还没做完”

“行,那就开吃吧”

整顿饭,陈为一句话也没说,顾聪也沉默,他想赶快结束这种让他窒息的气氛,陈为快速的吃完饭,连碗筷都没收拾,就催着顾聪走。

两人在门厅穿鞋的功夫,顾聪突然说“呀,我差点忘了跟你说,我今天来的时候,给你带了个东西,放在你厨房右边第一个柜子里,你去看看对你有用没用,没用我就拿回去”“我不看,我要赶着回实验室,没时间”陈为一刻都不想多待。

“你去看一眼,要没用,我就自己拿回去,快点,看一眼”

陈为不想继续就这个问题讨论下去,不顾还有一只鞋没穿好,光着脚走到厨房,打开柜门,看到一捆筷子,陈为哭笑不得。

共64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