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兄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5-06

同志小说《恋兄》

〈一〉

记得阿平哥刚到我们家的时候,他十岁,而我六岁,刚上小学一年级。

我还小,什麽都不太懂,不知道常常玩在一起的阿平哥为什麽开始出现在我的生活圈子里。

“阿律,以後阿平就住在我们家了,你要叫他哥哥。”妈妈交代著。

颜平,我堂哥,那一年,伯伯跟伯母同时因为车祸丧生,他成了孤儿,我爸妈因此收养了他,反正是同姓,也不用改名,我就突然多了一个哥哥。

家里是老式的房子,一楼是制冰场跟店面,二楼两个房间,大的那间爸妈睡,另一间是我的卧室兼书房,他来了之後,自然而然跟我分享了大木板床,一开始我还不愿意,吵闹了好几天。

“家里就两个房间,你们两个又都是男孩子,用同一间有什麽关系?等你们长大了各自讨媳妇,我们再换个大点的房子。”妈安抚我。

阿平哥也没说什麽,因为我年纪小,就让我睡木板床靠墙的那部份,他则缩著身子靠外睡,背对著我,动作尽量小、小到不碰上我。

可能是因为小小年纪就遭逢剧变,所以阿平哥从小就特别沉稳,不多话,虽然当了我哥哥,可是感觉的出来,他对待我非常客气,少了一般兄弟姊妹的亲密,反而小心的过了头。

长大後我才知道他总认为自己是寄人篱下,而爸妈是他的恩人,我则是恩人的宝贝儿子、是贵客,因此谨守自己的分寸。

可当时我还小,并不知道他心里复杂的想法,等习惯了哥哥的存在後,我常缠著他玩,他却总是将大部分的时间拿来帮忙妈妈作家事,帮爸爸招呼店里的生意,不跟同龄的小孩一样贪玩。

久而久之我也不找他玩了,可是也没他那麽勤劳,家里赚的钱不多,爸妈都用来做我的补习费,希望我念好书,考上好学校,将来出人头地。

我没让他们失望,高中考上南部第一志愿,因为就学的地方在外县市,通车太累,所以我住在高雄的亲戚家,假日才会回来,大学上了医药学院,回家的机会更少,等拿了药剂师执照,当完兵我才回到南部,顺利进入一间教学医院工作。

阿平哥跟我走的是不同的路,他高工学的是汽车修护,毕业後当兵,退伍後还是回到家里,那时爸也年纪大了,他就一肩揽起负责送卫生冰块的工作。

有一次我问他∶“哥,你不会一辈子都留在这里帮爸妈吧?阿雄哥不是一直要你去他们家的汽车修护厂工作?他说你的兴趣明明在那里┅┅”

阿平哥不是很爱说话的人,听了我的问话,也只是垂著眼,好一会才答∶“爸妈要我留下来。”

我不以为然∶“阿雄哥说你改装汽车很有一手,不走那行太可惜了┅┅爸妈也真是的,干嘛死守著制冰生意?现在竞争激烈,也不知道家里还能撑多久。”

“别这麽说,爸妈对我们有养育之恩,报答是应该的。”他说。

我一愣,从没想过养育之恩这种事,在我心中,父母养育子女、子女孝顺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可是经由他的口说出来,再想起他的身世,才隐隐约约察觉出他的心态。

共48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