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嘿咻不止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6-05

同志小说《青春嘿咻不止》

他恢复了正经,告诉我,我们都是猎人的后裔。猎人的后裔是夜行性动物,当月亮升起,隐隐然便有一股骚动,准备出猎去。动身前不必侦探吉凶,但在镜前端详整肃一番,有时候嗟叹时间公平得过分,青春只是质借,限期要还。

(1)

那天傍晚,我和某大姊约在丽水街上的京兆尹,我早到了,站在店招下等人。时近中秋,檐下红灯笼一只只都像胖姑娘,我听见其中一个胖姑娘开口,她说这已经什么时代了,还流行那种减肥的封建思想吗?另一个胖姑娘附议,是嘛是嘛,你看对街那几棵瘦树,顶着个不成比例的蓬乱大头,没有半点精神,现在才几点钟,便都昏昏然睡去。第三个胖姑娘发出了一声嘘──要她们压低嗓声。原来对街那一排瘦树此时都已半睁开眼,对她们露出了眼白……

那时候,我刚退伍不多久,在军中对我颇照顾的某大姊,几次打电话到南部,要我北上聚聚,我们就约在京兆尹。她赶到时,我正听胖姑娘们你一言我一语听得不自禁地笑出了声,她边抹大汗(她也是个胖姑娘哩),边问我,什么事情这样开心啊?随即自顾地向我介绍了她的一名年轻女性朋友。餐桌上,三个人干干涩涩说着话,我不时转头去望檐下,胖姑娘们嘀嘀咕咕一阵,也就摇摇摆摆荡入梦乡里去了。两个小时过后,我将回程车票捏在手上,说要赶车去。

夜里,一个人,在丽水街永康街金华街团团转,白色清真寺转来白色清真寺转去还是那座白色清真寺。方才我还拍胸脯说自己识路的,结果一出京兆尹,就迷失了方位。后来我向一名喊着有酒矸仔倘卖无的老伯问了路,才寻到干道,随即跳上一辆249.车上回想起方才那一幕,憬悟到那场面就是相亲。这都已经什么时代了,还流行那种相亲的封建思想吗?我想起胖姑娘所说,又想到自己的蠢模样,感觉到好笑。

心情意外的好哩,跳下249路公交车,眼前就是火车站了,我摸摸左胸口衬衫口袋,一张夜行车票稳稳地靠在那里。方才说是要赶车,只是个借口,时间其实还早。我没有多犹疑,沿着馆前路骑楼,背逆原该前去的车站,我往省立博物馆那巴洛克风格的建物走去,经过左右两只铜卧牛,便把馆前路上男女喧哗车声嘈嘈给阻挡在外了。

共6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