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渡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4-06-23

同志小说《官渡》

引子

(给你一叶轻舟,你将送走一段往事,还是载回一个梦想?)

假设你是个热衷探幽访胜的旅者,或是纵情山水的行吟诗人,官渡都是你值得一去的所在。我告诉你的这个地方,与那些被历史的战火硝烟熏冶得声名显赫的大渡口全无关系,它只是蜀南群山中一个不知名的小小渡口。你翻遍所有地图,也不可能找到它的名字。

逆时间而行10个春秋,沿赤水河右岸一道名为盘龙溪的细瘦支流上行30来华里,你会发现一棵枝叶参天的古榕树,树下卧着道窄窄石阶,蜿蜒游入翠绿的溪潭,潭边常年泊着一叶轻舟,静静等候着来往行人过渡。这个小小渡口,便是你要寻觅的官渡了。

官渡是个极安静的地方。三五个小村庄散落渡口两岸,鸡鸣犬吠声声可闻,这些声响不会让你觉得嘈杂,反而会更令你感觉宁静,甚至有点冷清。山是静的,水是静的,古榕树是静的,连村庄也仿佛睡着了,置身这样一个地方,习惯了城市喧嚣的你,也许会感到迷失,当然也可能会感到失望——官渡,这个为古道西风吹拂千年的名字,居然被安置在了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地方。

带着一丝怅惘,你走近了水边,泊在岸边的小渡船中会走出一位老人或是少年,邀你登舟过渡。溪潭并不宽,长篙“哗啦”一撑,双桨“咿呀”几划,轻舟已达彼岸。

待渡船泊定,你掏出钱付与船家,他摆手道:“不要钱,不要钱,这渡口是官渡,不管哪个过河都不要钱的。”若说这话的是那位少年,他的脸上必会带着一丝自豪的神气。

官渡设于何年何月,渡走了多少时光,多少行人,船家也无法对你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撑船的一老一少是父子,姓林,家就住在古榕树对岸的小山坡上,离渡口不过数十步之遥。林老伯告诉你,常年累月,不管自家有啥子事,他们爷儿俩必得有一人要留在渡口,不能耽误人家过渡的。靠着撑船这活儿,家里每月有20多块工钱进帐呢,这份工钱由乡政府出。

天色已经不早了,林家父子告诉你,去乡场上找旅馆还要走好几里,你又不认识路,不如就到他家住一晚吧。你以城市人的警觉,先问这得多少钱呢?林老伯摆摆手,呵呵笑道:“嗨,你这位大哥在说啥子哟。睡自家的床铺,随便吃点野菜南瓜,哪敢要你的钱?”

你的到来,让摆渡人家变得热闹非凡。林大妈给你倒的一碗苦丁茶才喝上两口,村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大伙人,还有几只摇头摆尾的小狗,如同野地里闹嗡嗡的蜂群,呼啦啦全涌到林老伯家来了。

你所带来的遥远都市里的那些“稀奇”事,让一干老乡眼睛瞪得溜园,且不时啧啧有声。但你在众星拱月之中发现,林大伯的儿子,那个名叫“小龙” 的少年显然对你带来的那些故事心不在焉。他始终独立于人群之外,极少插言,却频频回首,向溪潭对面张望。你注意看了看这孩子的双眼,你发现那乌黑的眸子宛如墨绿溪潭,清澈而又幽深。你想,在那平静的水面之下,一定涌动着一些什么。但你只是个陌生的异乡人,你又如何能将这潭水看穿看透呢?

“小龙,小龙,把船撑过来。”溪对岸有人在叫喊。你与小龙同时扭头望去,只见对岸水边不知何时立了一道白色身影。小龙立时跳起来,麋鹿般轻捷地蹦向渡口,解缆放舟,径直往对岸去了。

你将探询的目光投向林老伯,老人呵呵笑道:“哦,那是山顶郑家坪的水云,我的干儿子。这娃儿有出息,乡中学读完初中,又考上了县城高中,全乡就这一根独苗苗呢。这不又是星期六了,他要回家去背口粮。”

你再扭转头,发现渡船已划到了对岸,小龙与那个叫水云的孩子亲热地手拉着手正在说话,离得太远,你无法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在他们身后,夕照下的溪潭突然变得光焰夺目,火一般燃烧了起来。你恍惚觉得,刚才来自对岸的那一声呼唤,让乡村少年小龙眼里蹦出了漫天火星,点亮了这一溪潭水。你不知道那火星意味着什么,正如你不知道这落日熔金的溪潭燃烧着的是什么。

共60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