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小说:弟弟每天都在演戏 (兄弟文,互宠)(2)

首页 > 星空故事 > 长篇小说 > 2016-06-29

  没过几分钟,谢铎锐就带着家里的保姆过来了,保姆手里还特意带了一条雪白的大毛巾,在谢铎锐的示意下,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孩子抱了起来。

  保姆五十几岁,家里正好有个几岁大的小孙女,看清那孩子的样子立刻有些心疼,“好像是个男孩儿,这孩子怎么搞成这样?哎哟喂发烧了吧?这小脸儿给烫的,少爷,我这就去叫医生。”

  “好,”谢铎锐看了看被他脸一蹭,瞬间脏兮兮的毛巾,脸色有些难看,嘱咐道:“张姨,在医生来之前先给他好好洗洗,找身合适的衣服穿。”

  “好好好,我今天刚给我孙女做了套衣服,正好给他穿上。”张姨看着他细得吓人的胳膊,又是一阵心疼。

  “好,麻烦张姨了,你先回去吧,我马上就回来。”

  京城的三月春寒料峭,谢铎锐看着那小煤球光秃秃的大腿,咬了咬牙,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那小孩子盖上了。

  ……大不了衣服扔了就是。

  虽然还是少年,但是从小在爷爷在铁血教育和打架斗殴中长大,谢铎锐身形在同龄人中已经相当高大,运动装外套一盖上去,那团煤球就只露出一个发顶一个小脚了。

  张姨抱着那团煤球刚走两步,那小孩在鞋“吧唧”掉到了地上,保姆正打算想办法捡,谢铎锐看了看那双看不出本色的鞋,脸色又黑了一点,控制不住地往后退了一步,“不要了,给他重新买吧。”

  张姨在谢家做了近十年,算得上是看着谢铎锐长大的,自然知道谢大少的习惯,这位可是真一点脏东西都不会碰的主,她连忙抱着人回去了。

  简尤拍了拍球,“谢大少,那我先回去了?”

  “嗯,我回去看看,”谢铎锐拍拍简尤的肩,正准备走,突然想到什么,转头道:“晚一些让翟行来我这的时候带两套三四岁小孩子穿的衣服鞋子。”

  “……”传话筒简尤无语,“你让翟行去帮你买小孩子的衣服?”

  谢铎锐一笑,“你就直接告诉他,他不带老子揍死他。”

  简尤:“……说正经的,你捡回去准备干嘛?”

  “病好了送警|察局,要是流浪儿应该会被送去福利院吧,”谢铎锐挑眉,“难不成还要我养起来啊?我爸说不定会以为是我的私生子。”

  “有个这么大的私生子,你可真牛,”简尤失笑,拳头锤了锤谢铎锐的胸口,“行,这么着吧,我找人打听一下最近有没人家里丢孩子了,说不定是跑丢了,也能给人送回去。”

  谢铎锐到家的时候张姨正在给那个小孩洗澡,谢铎锐实在是不想看到那团脏兮兮的煤球,等他洗完澡换了身衣服出来,楼下的浴室水还哗啦啦响着。

  洗这么久?那煤球得脏成什么样呀……谢铎锐感慨着推开门,那团煤球躺在浴缸里,张姨怕他掉下来,一手抱着他,另一手给他擦洗着,煤球脸洗过之后白净了许多,虽然瘦的像只猴子,但是看起来终于有了几分小孩子的样子。

  谢铎锐忍不住道:“这简直就是掉色。”

  张姨听到声音,连忙回头跟谢铎锐打招呼,“之前也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刚才一进水水就黑了,看看,这洗一洗多好看。”

  谢铎锐:“……”他觉得有些反胃,后退一步移开了视线。

  “少爷,已经给宋医生打过电话了,估摸着这会儿就要到了。”

  “恩,现在怎么样?要不要给他找点吃的?”

  张姨叹气,“还是先看过医生吧,我待会给他熬粥,看样子好久没吃饱了,也不知道什么东西能吃,唉,还是这么小的孩子呢,这小脸可怜见的。”

  谢铎锐于是就又去看了那……已经洗干净了的小煤球的脸,那孩子眉头皱得依旧很紧,洗干净之后更能看出来他脸色有多难看,谢铎锐道:“现在不是有张姨照顾吗?以后就好了。”

  “唉,”张姨还是叹气,念叨道:“长得这么好看,漂漂亮亮一个小孩,一定得给他找个好人家。”

  谢铎锐于是又看了他一眼,撇撇嘴,长得漂亮没看出来,只看出来了是个皮包骨头的小骷髅,跟他上次捡的那只癞皮狗有异曲同工之妙。

  张姨把小孩擦干净裹在毛巾里抱着放在了沙发上,又从厨房拿了个干净的水杯给他倒了热水放在一边,这才道:“少爷,我去给他拿衣服穿,他这会儿烧得迷糊,您帮我看着点儿,我怕他从沙发上滚下去。”

  “好,麻烦张姨了。”

  谢铎锐在沙发前蹲了下来,那只小骷髅不安分地裹在毛巾里哼唧,露出来的胸膛部分全是排骨,整张脸都要皱成球,从哪个角落都看不出个漂亮来,再说这是个男孩儿吧?有用漂亮形容男孩儿的吗?

  “嗯……”小孩儿突然翻了个身,谢铎锐连忙把他扶回去,那小孩抱着毛巾,终于吐出了较为清晰的两个字:“妈,我疼……”

  “……”正准备帮他扯过一边的毛毯盖上的谢大少僵住了。

共362页: 上一页2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