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人男男小说:前路雾中蔓延

长篇小说

感人男男小说:前路雾中蔓延



前路雾中蔓延 - 萧未




九二年冬,佘中雾放学回到家,见母亲正与大姨打牌,就知道表哥陆野一定在等他,于是迈进屋子一半的脚就停住了,磨磨蹭蹭地脱鞋,并客气地跟大人们问好。果然,陆野听见声音奔了过来,跟大姨说,要不我带中雾出去溜达溜达吧。不等中雾说什么就拉着中雾跑出了大院。

出了大院,中雾故做轻松地问陆野去哪,陆野说,带你去个好地方。中雾就不再说什么了,默默低着头跟着陆野走。天也默默飘起了雪。

到了一家游戏厅门口,陆野推门走了进去,回头不见中雾,出了门见中午紧张着在门口徘徊。中雾很奇怪,为什么仅仅比自己大两岁的陆野可以有那么大的勇气,进学校三令五申强调不准进的禁地,难道初中是不禁止的吗?

那一年,中雾十二岁,五年级,第一次在陆野鼓励的目光下走进了甚至从不敢想的游戏厅中。

游戏厅里和中雾想像的有些差别,并不是那么多人,可能是下雪的缘故,在里面的不是玩瘾大的要命的流气青年,就是无家可归的工人,也有很多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陆野轻车熟路地晃到一个小孩子身边,问他来几个币子。小孩瞪了他一眼,发现陆野的神情似乎更加凶恶,虽然才初一,却有一米八几的个子了,于是放下几个游戏币走开了。陆野拿起那几个游戏币,得意的抛了两下,然后塞给中雾两个,径自走到一台机器旁边弯腰、投币、入座。一连串的动作那么自然、习惯,但在中雾眼里一切都那么不协调,甚至难堪。手中的币子似乎也开始热了,像烫手的山芋。但中雾握的紧紧的,感觉手都被灼伤了,却就是不愿松手,楞楞地站在那里。陆野拽了拽中雾,又急忙把手放回游戏杆上,示意中雾坐下玩。中雾想也许他更希望自己看着他表演他高超的游戏技术。陆野游戏玩的很好,却绝不投入,他玩的好是为了吸引周围的目光,

中雾是对的。中雾斜眼瞟着陆野,陆野则以为中雾终于被游戏吸引,盯着他的屏幕看呢,于是动作更卖力,更夸张了。

就在陆野陶醉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的时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那是一双微黑却决不粗糙的手,手指修长,中间的骨节稍微突出,让其女人气一下子摒弃无余。中雾正在欣赏这只手,而这只手的主人则带来了一句更加震撼的话:“把币子还给他。“中雾惊讶地顺着那只手臂往上看去,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陆野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回身站了起来打量眼前的人。一站起来,那人立刻显得特别渺小,比陆野矮着一个头,看起来也就一米六多一点,头发很黑,中长,却很乱,皮肤微黑,浓眉紧贴着一双凌厉的眼睛,看起来有点老气,又绝对不比陆野大的样子。随着陆野的站起,他似乎也发觉自己的身高不占优势,于是把按在他肩上的手放了下去。天气很冷,那人却只穿了一件很薄的外衣,黑色的,此刻在中雾眼中正发光。

中雾感觉到气氛的紧张、压抑,战斗似乎一触即发。陆野面目狰狞,正想说几句狠话,忽然惊骇的发现站在他对面的那小个子面目平静,眼神透漏着一种淡漠一种凶狠,心下先自骇了,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把币子拍在了游戏台子上,掉头冲出了门。那人似乎也没有追骂的意思,轻轻拿起那几个币子,走到刚才那孩子身边放下币子离开,在距离中雾不远的一台机子边上坐下,并没有玩的意思,而是呆呆的出神。

中雾忽然感到自己特别的卑微,格外的无耻,鼓起勇气,低头走过去把手里的两个币子放在他旁边说:‘这个也是他的。”那人抬头看了中雾一眼,眼神更淡漠了,似乎也没有焦点,在中雾脸上一扫,低声说:“拿走,不要给我,又不是我的。”说完又低下头去,自己寻思着什么.

中雾讨了个老大的没趣,迟疑着没有拿那两个币子.不知道为什么,中雾不知所谓地问了句无关紧要的话:"你穿这么少,不冷吗?"说完中雾开始大大的后悔了,周围的喧嚣也消失了,静的只剩下自己的心跳的沉稳缓慢.中雾开始佩服自己居然没有想象的那么慌乱,只是更尴尬了.尴尬中,那人抬起头,没有焦点的目光雨点般打在中雾身体的各个部位,最后停留在中雾的脸上,中雾却觉得他的目光穿透了他的头颅,盯在他的身后,这让中雾感觉非常不舒服,就像自己从不存在,困惑中中雾知道谈话不会继续,转过身要离开了,那人的低沉的声音冷冷的扑了过来:"跟你没关系."这和中雾预想的结果差别不是很大.不再犹豫,中雾也推门出去,他知道陆野一定在门外等他而不好意思近来呼唤自己.在推门的刹那,他隐约听到了声:"谢谢你的币子了."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