凸起的牛仔裤

首页 > 星空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3-12-27

同志小说《凸起的牛仔裤》

  第 1 章

  我喜欢穿牛仔裤。我的着装一般情况下都是休闲打扮,这和我的性格有关。我已不再年轻,工作岗位又偏偏让我整日职业装束。于是,下班的第一时间或者双休日,牛仔裤就是我的第一选择。

  我生活在北方,家乡是祖国最北边的省会城市。我的性格自然沾染了北方人粗犷、直率和义气。我喜欢游泳,喜欢在水边看一个个湿漉漉的身体,尤其是男性身体凸起的部分。游泳中如果有年轻男士接触到我的躯体,我也有种愉悦的心理,毕竟在那种环境下是很容易发生的事。

  我喜欢吃面条,尤其是麻辣面。游泳馆不远处的“老麻面馆”就成了我的根据地。老麻面馆的环境一般,可是面做得很到位,大、小碗两种面红油油、热辣辣的显得很实惠。如果再要上素拍黄瓜、豆豉酱雪鱼,再来瓶啤酒,吃起来那才叫爽。

  每一次游泳后,吃麻辣面就成了我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

  老麻面馆里有个年轻男服务员,清瘦的面庞长着一双浓眉大眼,个子适中,皮肤很白。我每次去他都会露出洁白的牙齿,憨憨地问好,然后安排我到经常坐的位置。假如那里有人,他就会很巧妙地来一次腾挪,肯定让我坐到那里。

  饭馆的客流量尽管很大,可是我从来都是有位置的,也许是周末固定去的缘故,进门看见那个位置基本上都是空着的。

  每次看见他为我服务都会有一种愉悦的心理。也许他理解了我的胃口,每次不用多说几道可口美味就放在了眼前,离桌时总会听到“先生,请慢用”特好听的声音。

  我看见他经常也是一袭牛仔裤,颜色和我的不一样,是浅蓝白的那种。曾看见过一些传菜的服务员,牛仔裤穿得油糊糊、脏兮兮,然而,我从未看到过他有类似的情况。他的牛仔裤始终是干干净净的,修长健美,前庭凸起的部分更是诱人。每次他走来走去,我的视线都会不由自主地跟随过去。

  时间久了,成了一种惯例。我在其他饭店吃饭时就没有这种感觉,那里的服务生很难让我心动,尽管他们也是身着牛仔裤,也是面带笑容。

  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外地打工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在老麻面馆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从他为我每次预留的位子,从传菜时的神态都可以发现。

  我对自己说,已经喜欢上他了。每次去吃面就是为了要看见他。假如他不在,我的面就没了滋味。老麻面馆尽管很陈旧,因为有了他,我就不感觉那里环境的不好了。

  第 2 章

  我是牛仔裤。我来自西方世界,在中国传统民族服饰中抢占出一席之地。我虽然登不上大雅之堂,但受欢迎的程度绝不比西裤、休闲裤差,大街小巷男男女女都喜欢我。

  我是有个性的,也是千变万化的。有的时候我表现得很文静,象个有知识的大学生;有的时候我表现得很粗犷,象个游荡的浪仔。更多的时候我表现得很随便,很贴近主人的要求。

  我是有颜色的。蓝的就有好多种,深蓝、浅蓝、湖蓝、黑蓝、白蓝,也有纯黑、淡紫、素白等等。不同年龄段的人选择不同颜色的我,不同性别的人挑剔着不同肥瘦的我,这是我最炙手的时候。

  我是有感情的。我的感情随着主人的变化而变化。讲究卫生的主人经常伺候我,经常给我洗澡,熨烫,弄得我心里热乎乎的,我就报答他,出门就让它变酷,变潇洒。而大大咧咧的主人经常将我脱下随手扔在一边,不管不问的,到时候一抖落再穿上几天,我也会对付他,让它折折巴巴,水裆尿裤的。

  我现在的主人是个很干练,很成熟的职业男性。他爱清洁,喜欢游泳、下围棋,喜欢去吃麻辣面。他对面条很挑剔,吃惯了一家就不愿意挪窝儿,搞得我每个周末都要陪他去一趟老麻面馆。

  主人总是选择深蓝色的我,这样他就显得更年轻,更有魅力。他喜欢年轻人,特别是“老麻”家的那位年轻男服务员。也怪,只要看见那个小伙子他的前庭就顶撞起来我,搞得我不得不为他遮羞痛苦地紧紧绷着。若不是我的素质过硬,拉链早就开裂了,那他就会很丢面子了。

  第 3 章

  我叫立军,刚退役的汽车兵。我家是外市县林场的,那里很落后,是很闭塞的林区。去年,我退役后被安排回到家乡务农,热情一下子蒸发了,最不愿意在家乡里生活。尽管有母亲、哥、妹在身边,但从小我就向往大城市,向往都市人的生活方式。

  远房亲戚介绍我来市里这家面馆当服务员,实际是要给我相对象。也许是他们看中了我的帅气,为我介绍一个不起眼的女孩玲玲。老麻面馆的男主人就是玲玲的姨夫,地地道道的生意人。

  其实我对玲玲一点感觉都没有,而玲玲却热情高涨。玲玲来过几次,我很少和她说话,一点谈对象的意思也没有。也想过离去,但是碍着亲戚的面子不好推辞,况且市里没有其他更好的落脚点。

  我想先在这里干上一段时间再说,因为现在是旺季,面馆人手少,如果离开于情于理都不对。

  那个人来了快三个月了,每次看见我很特别,都会冲我微微一笑。我觉得他很和蔼,感觉就像我的一个亲叔叔。刚来时他就坐在靠窗的那个位子,后来我发现他总是喜欢坐在那里,而且每周末都要来坐一次。于是,我就事先为他在那个时候留住位子,并且特意搽得干干净净。

  每次他来时总是示意我为他点菜,如果我忙,他宁愿等候。我知道他喜欢吃辣辣的面和豆豉酱雪鱼、酱骨棒之类的菜。每次端完菜他都会谢谢我,这是与众不同的。他喝啤酒,一次只让我拿一瓶。一瓶、两瓶、三瓶,他很能喝,脸都是粉红粉红的。我感觉能为他服务很高兴,是城里人对我一种赏赐。

  他很有规律,一般都是在周末的晚上来吃面,而且都是一个人。每次都是拎着一包泳具,我想他的生活一定很充实,很快乐。有几次也许他忘了拿兜,都是我拎着泳具追出去撵他,他就会很亲切地握手致谢,然后和我聊几句。

  他不来时我会不自觉朝那个位子看,好像少了点什么。远远地看见他时我就很兴奋,那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就会飘进我的视线,那是一种成熟稳健的感觉。有时,我会故意将辣椒汁多放些,他没有发觉,辣出一脑门子汗,我就再给他拿一些餐巾纸。看见他被辣得叭嗒叭嗒地直咧嘴,我在心里那个乐啊,感觉做了很坏的一件事。

  面馆人手少,我经常要照顾别人,不经意的时候总能发现他在看我。那眼神有种父亲的慈祥,搅得我心砰砰的跳。有一次竟然鬼使神差地送错了面,要了大碗面的我却送的是小碗,还是他援的场,把送给他的大碗面端给了那个人。我很感激他。私下用我的钱给他要了一瓶啤酒,他推辞不过,要邀请我去游泳。我感到一种亲情,一种从没有过的兴奋。

共15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