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兄弟故事:血菊花

短篇小说

同志小说《中学兄弟故事:血菊花》

他,站在河边,两只眼睛不住的向河的对岸张望。

“哎……怎么还不来啊?不是说好很快的么?”他不由的有些烦躁。也不怨他,说很快的,顶多就半小时,可现在都2个小时过去了,眼看天都快黑了。

他又看了看河的那边。还是不见人影。起风了,虽然不大,但脚下河边朵朵的也菊花象他的心情似的,晃晃悠悠的……

他们认识3年了,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他(我们就叫他小宇吧)说和他一起读北大,然后考研,再赚很多的钱养他,宠他,让他幸福一辈子……每次,小宇都会两手托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对他说这些,然后就把他楼在怀里,紧紧的抱着吻他的小嘴,直到他喘不过气来,傻傻的讨饶……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吧,他早早报道之后,为了熟悉环境,正准备去校园转转,突然,有个人从后面跑来,拍了他肩膀下,很大方的介绍:“你好,同学!我叫方小宇,刚看你从**老师那出来,是去报道的吧?”

“恩!是啊!怎么了?”

“呵呵……太好了,我也是,那我们就是师兄弟了?你怎么称呼啊?”

“哦,我……张洋”他有点不害羞,毕竟跟陌生人说话不是他的意愿,他长在农村,是家里的独子,从小到大都是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大的。尤其在中考的那年,除了学习,,吃饭。别的什么家里都不让做,当然,他也很懂事,为了报答双亲,现在以全市第一的成绩,理所当然的被保送到市一中。乐的爸爸妈妈逢人就夸自己的儿子有出息!说实话,哪个做父母的不想自己的孩子有出息啊!

“那么?张,你能告诉我——厕所在那么?谢谢!”

晕……

“在那边,西北角上就是了”他抬胳膊给指了下,就逃似的跑开了。他不想认识太多的人,在他看来,这样只会白白浪费时间。

他把桌子上一切都摆的妥当,正准备拿出课本作预习,就听见隔壁桌子有人喊叫开了:“糟了糟了!!忘拿文具盒了,我可怜的零花钱!可怜的汉堡哦!!!学期计划还没写呢?怎么办?”怎么办呐?还等着交差呢,哎……真是死脑子!!“

他斜眼看去,原来是小宇,真个不是冤家不聚头。竟然是临桌。

“可否借支笔用用??”许是没辙了,看张洋望他。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张洋。

“给你用吧,不用还了”他有些瞧不起小宇。流里流气的,听说老爸是市里某企业家,能进一中,据说是老子的关系。好象是给学校拉赞助了,还给校领导送厚礼了。

“谢谢哦,张什么来着?哦!张洋?对,是张洋!借笔之恩,当重重感谢……”

“懒的跟他交往!靠老子算什么本事!谁会要你谢,哼……”他心理很不爽。狠很的瞪了小宇一眼,接着埋头看书了。

开学都快半个学期了,他每天的日子就是三点一线的,宿舍,教室,食堂。很规律。也不和同学多说话,除了学习还是学习。不像小宇,一来就和班上所有的同学打成一片了,嘻嘻哈哈的,总是很开心的样子,说谁谁谁如何漂亮了,眼睛长的如何了,某某老师很严肃了,等等之类了。都是他不屑的话题。

从此依然对小宇没啥好感,因为他始终觉得小宇不学无术,一无是处,打心理看不起他。直到有件事彻底转变了他对小宇的看法……

周末,其他的同学都回家去了,小宇看他没事做,就叫他借班主任的单车去离学校10多里的郊区玩,说那有条小河很漂亮的,本来他不想去,(起码不喜欢和小宇去,反正他的作业早在周五都做完了)可那条河对他的印象太深了,记的那有条小河,是他来的时候在长途汽车上看的,蓝的天,绿的草,还有几只羊懒懒的一边吃草一边晒太阳。感觉真的很美很美。本来早都想来了,可刚开学事情很多。现在好了,一切都走上正轨,终于有时间出来。终于可以来到向往已久的小河边上了。想到这,他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小河果然很美,不!应该比想像的还美!清清的河水静静的流淌,偶尔飘过来一片红叶,和岸边渐渐黄了的草尖,还有那散散吃草的羊儿,全部铺在那蓝蓝的天空下,不知道要比画中的美上几百倍,几千倍……

“哇!太漂亮了,太漂亮了!谢谢你,谢谢你小宇。谢谢你带我来这里!”

“恩。不客气了,还没谢谢你的借笔之恩呢!”小宇反尔有点不好意思了。此时的张洋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景色迷恋了,惊狂之下的他竟顾不了自己对小宇以往的不屑,情不自禁楼住了小宇。呵呵!就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他们都陶醉在此情此景中了____

此时的张洋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轻松,真的从来没有过惬意,舒坦。“小宇,我们——晚上就在这过夜吧?”张洋显然很激动。

“那——好吧”小宇犹豫了下还是答应着跑开了,一会抱着一捆干草回来了。“不想挨冻就一起去拾干柴去”不愧是老板的儿子,稚气的脸上此时流露出的干练,坚强的表情让张洋心里咯噔一下,为自己以往对小宇的态度感到些后悔。

“再抓几条鱼就好了”看小宇脱鞋,张洋想劝他别去了,毕竟都10月的天了,早上用凉水洗个脸都感到有点渗凉,何况是——唉!正说着小宇已经挽起裤腿下河了。终于,小宇以湿了下身和衣襟的代价换回了三只半大鱼儿和两只螃蟹。呵呵,想不到现在还有螃蟹%意外的收获哦!

小宇一边烤鱼一边指挥张洋加柴火,就像对相濡以沫的恩爱夫妻一样,很默契。就连张洋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那么听话,而且自己现在连正眼看小宇的眼睛都不敢了。记得从小到大,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妈妈在家除了做农活,还要负担家里一切的。典型的女强人,里里外外都打理的井井有条,每次张洋想去帮妈妈做些活时,总是被妈妈推到一边去不让干,说是还小,学习要紧等等。而每到此时他总是默默的回到屋里,拿出早就背得滚瓜烂熟的英文课本,大声的背出声来。直到妈妈看见望着屋里微笑着走开。

“一定要考出个好成绩来,报答妈妈”他在心里暗暗发誓。

“张洋,快来吃鱼!”小宇的把他从记忆里拉回来,鱼虽然有点惺,还伴着股烟草味,但依然很嫩。

“来一根!”小宇从包里拿出烟来递给张洋一支。他竟然没有拒绝,他一向很讨厌烟的,一并讨厌吸烟的人。刚抽第一口,就呛得直咳嗽,眼泪鼻涕的。看他的狼狈样,小宇笑的前仰后合“早知道就不叫你抽了!罪过罪过!!不知道曹操当年赤壁之后是不是和你现在一个样子呢?哈哈哈………”

“还说我呢?你也不看看自己,你现在就一活张飞。哈哈……(原来烤鱼的时候,他的脸也弄得黑一道白一道的了)”

…………

此时的两个年轻人已经嬉笑打闹再一起了,肩靠着肩坐在火堆前。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