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gay小说:贱货

短篇小说

青少年gay小说:贱货


贱货 - BY说书人



※※※※※※※※※


   我出生在六十年代末,父亲在抗美援朝时是个不大不小的官,退伍之后到地方任职,政府为了奖励他,不仅给了一处楼房,还出面为他和母亲结婚。


   那是父亲已经38岁了,母亲小他十几岁,人又漂亮贤淑。在那个红色的年代里,对政府安排的婚姻自然毫无怨言。就这样,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可以说母亲和父亲根本没有爱情可言,在我记忆中,他们从来没有拌过嘴,夫妻二人一直相敬如宾,有时我真觉得他们彼此客气的像两个陌生人。


   小时候我的身体虚弱,大病小病接踵而至。母亲便将她全部的身心都放在了我的身上。因为我多病,许多人断言我不可能活下来,劝母亲再生一个,,以延续祖上香火。但却被母亲拒绝了,她说:要是这孩子真没有命活下来,再生也不晚。就这样她无数次的把我从死亡线上抢了回来。


   父亲是个老古板,从小我对他便忌惮有加。从早到晚也见不到他笑一下。


   我,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渐渐长大。


   我的父亲的独生子,父亲又多次立功,本来得到了政府的特别批准,我可以免除“下乡”之苦。但父亲却积极响应政府的号召,坚持让我放弃学业,到了一个贫瘠的小山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那一年,我18岁。


   那是个苦不堪言的时期。每天早出晚归的下地劳作,回来累的一身臭汗,村里的水泡子即是我们洗澡的浴池,又是全村人赖以生存的源泉。


   当大家都光着屁股跑到那里洗澡的时候,我便一个人躲屋子里,等大家都睡了,我才一个人摸着黑去痛痛快快的洗一回。因为我不习惯和那么多粗鲁的男人在一块,我觉得他们肮脏无比。


   一天深夜,我又趁大家睡熟,自己偷偷摸到水边,只穿了一条肥大的短库下了水。正是酷暑,池水清爽无比,环顾四周无人,我便除下短库,独自享受这一池的清凉。


   正在这时,我突然发现一个黑影从树后闪出,那本是个“夜不闭户”的年代,根本不必担心什么强盗小偷,唯一令我害怕的就是农村里关于鬼狐仙怪的故事。


   “谁!是谁?有人吗……”我战战兢兢的问。


   “我是国东,你是谁?”


   张国东,是我们的队长,身材高大健壮,为人诚实热忱,村里的人都很喜欢他。听到是他的声音,稍稍放心,说:“队,队长,是我,李兴华。”


   “是你?这么晚了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干什么,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水鬼作怪呢!”


   “我,我东西掉到河里了,来找找。”我显的有些局促。


   “东西?什么东西?”


   “是,是我的拖鞋。”我随口说。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下水怎么能穿着拖鞋呢?算了,进先别找了,等明天让大家帮你找找吧。”


   “是,是我不小心掉下来的。”幸好天黑云密,队长并没看到我的窘态。我连忙专题话题,问:“队长,你怎么也没睡?”


   “我?哈,去大队开会,看见个朋友聊了几句,走回来天都黑了。”


   大队离我们村子有二十里的山路,也难怪走到这里回天黑。


   “大队开会说什么了吗?”我没话找话的问。


   “这个明天开会我会向同志们传达。怎么了?干什么去?”队长伸手拦住刚走上河岸的我说。


   “我不找了,要,要回去了。”


   “别忙,我累了一天,正想好好的洗个澡,也凉快凉快,等我一会,咱们一起回去怎么样。”


   “好,好吧。”看到他闪光的眸子,我忍不住低下了头。


   队长麻利的脱掉了衣服,看着他健壮的轮廓,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小李,你也下来一块洗一洗吧。”


   “不,不了。队长,你自己洗吧,我在这儿等你就行了。”


   队长也不勉强,自己一个人洗了起来。我便蹲在岸上看着。他洗着洗着像是来了兴致,在水里游起游来。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在记忆中,那时的队长姿势很美,绝对不次于任何一个世界冠军。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