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同文:再回首

短篇小说

同志同文:再回首



前言: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这是一段回首青春的旋律,只是一张褪色的生日卡,记载着曾经青春的年少的回忆。


   那些风花雪月的情节和年少轻狂的梦想都随着春天的花,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洛阳定格在忧郁的青春时节,


   时光匆匆,物是人非,故人重逢,相对无言,任由岁月流逝。

 大家好,我叫何子诺,也算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吧,我是一个比较安静,内敛的人。


   为什么我给这个小说的名字起再回首,也就想那首歌曲中唱到,“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依恋两句的叠声词一波三折,一步三叹。像《再回首》这样的歌曲,没有经历过沧桑的人是不能体会个中的滋味。所以,这首八十年代的创作的歌在九十年代瑜伽浮躁的实惠里得到了更多的共鸣,而这个主人公就出生在这个九零年代,姜育恒的歌曲里,只有这首歌,每次回首都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这个人没有怎么上过学,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文采来和大家分享,只是把自己的一些小经历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有的时候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再回首也会发现自己已经走远了,所以学会把握,和必要的等待,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求也求不来。


我端着一份刚炒好的烧茄子,推开包间里的房间门,看这一屋子人,乌烟瘴气的,我正要把菜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突然流鼻血了,滴在了菜上,正打算端出去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有人叫住了我、“你鼻子破了,给你纸擦一下吧。”我接过纸把菜放在桌子上,开始把纸堵在鼻孔上,简单的回来一句:“谢谢”


   却听见有人说“那个服务员,你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吃饭了,流鼻血都流到菜里了,你们老板那,把老板叫来,”随机就有人附和道“对,什么破饭店,找你们老板来”。他们就开始乱喊起来,我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给你们换一份可以吗?”在我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刚才的那个人他就突然站起来,看上去很是气愤的说道“你打扰到我的心情了,你老板那?”说着他就起身打算出去,看到情势我有点着急,急忙说道“请你等一下,我给你去叫。”


   急急忙忙的走到吧台哪里,和老板把事情说清楚了,老板脸很难看的说:“你知道那个房间里坐的都是什么人嘛?他们可都是部队里的人,你得罪谁不好,去找他们的事。”扭头朝包间的方向走去,我紧跟在其后,生怕出现什么差错。


   门再次被我打开,他们依然是在哪里乌烟瘴气的谈笑风生,不与我理会这,老板上前和一个看这年龄大约在40岁左右的人在哪里嘀咕着,我却一直抬着头,呆呆的看这天花板上的吊灯,却突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那怎么行”,我低下头望着他,他就是刚才找事的那个人,在灯光下我看清楚了他的样子,不算白的皮肤,穿着一个很是普通的白色衬衣,脸型很是典型的倒瓜子脸,有一点小胡子,


   就在我看他的时候,脑袋里还在想,这人怎么长成这样的时候,他有突然间的说话了,“老马{我们老板姓马}你的人让我们哥几个吃的很是不舒服,刚才让他给拿两瓶酒磨磨唧唧的,现在还把鼻血流到菜里面,让谁看了有心情吃饭?”老板直说一直的在道歉,那个倒瓜子脸,还是不依不饶的,我看这老板的样子很是难受,感觉跟我犯了多大的错误一样,倒瓜子却又来了一句“老马啊,你开饭店就是要搞好卫生,这连人员的卫生都弄不好,你这饭店啊,我看啊是该调整调整了,”我看到老板的脸都吓白了。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说道:“今天的饭我请了,马叔,你现在就开除我吧,我不想干了。”我甩头关门就出去了,走到吧台哪里,小宋{收银员}问我,“里边怎么样了,”我没有说话,翻看这他们今天消费的菜单子,看到上面的价钱我有点蒙,他们花了270多块钱,我一个月才转500块钱,掏了掏身上总共就不过50块钱。这个时候老板出来了走到这里说到:“小何,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老板,你一会不用和他们要钱了,直接让他们走就可以了,钱你从我工资里扣,我现在就去收拾东西。”说完我就朝这拐角的宿舍走去,收拾完东西,刚出来就发现他们那一群人也散场了,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我站在一边的靠墙的地方,看这老板在门口送他们,却突然发现那个递我纸的那个人在对这我笑了一下就上车了,我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觉,就那一瞬间的事情。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