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小说:那些年

短篇小说

男同志小说:那些年




  过年了。


   我所住的小区里的居民不仅是有钱人,而且也是有闲人。到了新年的那几天,一个个都跟钱过不去似的。怎么好玩就怎么折腾,大把大把的钞票直往玩里砸,非把整个小区弄得光彩耀眼。所以我常常不是在半夜里被鞭炮声音所震醒,就是被露天电影里的武打动作声音给吓醒。长此下去,我都觉得快要神经衰弱了。


   但凌燕阳似乎并不是这么想的,他很乐意并享受这样的气氛。每天晚上,他都会带着我在小区里四处游玩。那时候的景色的确很美,小区被各种颜色的灯光装扮得五彩斑斓,光线时暗时明,暗时诡异柔情,明时则灯火冲天,给人的感觉似乎是旧上海时期的不夜城,又像是新时期的酒吧舞厅。那时候的人们也都柔情四溢,大家平时虽然很少来往。但在那些时候,每一个人见面时都会微笑着打招呼,其热情似多年不见的好友。凌燕阳告诉我能住在这个小区的人都是不简单的,所以我知道,有时候和我打招呼的叔叔伯伯,一个个不是有钱的老总,就是有权的官员。


   过年的那天,家里就我和凌燕阳,还有丁叔三个人。韩乐乐带着凌旗回娘家去了,其实我很问问为什么凌氏这么大一个企业,几乎没什么亲戚。我望眼就能看到的只有家里的几个人而已。虽然,有着这样的疑惑,但凌燕阳如果不说我是始终不会问的。就如同关于我的母亲,一个从未被提及的女子。


   我和凌燕阳把客厅里的那几张大沙发抬到了阳台上,然后拼凑在一起。我们就在上面坐着,边吃烧烤边看外面的烟花。天气有些冷,丁叔弄来好几个大功率的取暖器,我们三个就在沙发上静静地享受着过年带来的氛围。


   我觉得那根本不像是过年的聚餐,倒像夏日的乘凉避暑一样。但凌燕阳说过年讲究的就是一种气氛,要勇于打破传统。这一点我和丁叔倒很赞同,所谓英雄所见相同。一直以来丁叔就在凌家兢兢业业地工作,我想在凌燕阳的心里早就把他当作亲人,我也是的。一直以来,他就我的心里是叔叔一般亲昵。


   到了午夜十二点的时候,我靠在凌燕阳的怀里给易叔,林修他们打电话送新年祝福。本来我是极不好意思在凌燕阳的怀里,是他非要这么做。他说天气实在有些冷,怕我光顾着给他们打电话就着凉了。父爱如此,我想我是拒绝不了。


   我给易叔打电话,他很开心。他在那边不停地叫着我儿子,儿子。虽然相隔很远,但我似乎能看见易叔张开洁白整齐的牙齿对我微笑。就像当初风起的微笑一样,他们的笑容里是满满的骄傲与自豪。


   我给林修打电话的时候,他说他正好跟丁玲通完话准备打给我呢。我知道在林修的心里丁玲永远是第一位。不过这样也好,我最好的女朋友和我最好朋友的男朋友厮守在一起,我会更加开心。可是在通话结尾的时候,林修突然无比认真地对我说:小风,你给玲玲打个电话吧,她在等你跟她说新年快乐呢。我当时没听出他话里的沮丧,所以,我笑着说:好的,我会的。


   我给丁玲打电话,她虽然很高兴,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激动。我说:新年快乐。她说了一句谢谢。然后她就没有说话,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这样一来我们就僵持了。我一直安静地听着那边丁玲的呼吸声,到了最后要挂电话的时候。她说:风阑,你以后就做我的哥哥吧,我很喜欢你。我说:那好啊。可是,当时的我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无奈和失望。直到多年以后想起,我想我是深深伤害了她。


   我给蓝欣打电话,她似乎表现得比任何人都要高兴。拉着我聊着聊那的,像一只快乐的百灵鸟。这倒让我难以相信,会是平时那个文文静静的蓝欣。那一夜她的话很多很多,我唯一能够记住的是她最后的一句话是,她说:风阑,你以后不要喜欢上别人好不好?,因为为了你我真的割舍了很多。我当时听完,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她见我没有说话,便又笑笑说:不跟你说了,我挂了。像是在逃避我的回答一样。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上次一起出去玩,当时玩真心话大冒险。蓝欣后来很生气地离开,离开后她又去找了丁玲。她们之间好像打吵了一架,至于她们说了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


   但是,我有一种预感,这不是结局,而是一个开始。

 新年过后,便是正月。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