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同文:我的同学

短篇小说

同志同文:我的同学



(一)


   今天是我和他失去联系的第四十天,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度过的这四十天,这些天我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度日如年。而他,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他也从那一天开始就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消失的那样从容,那样绝对!


   2005年,十八岁的我带着对大学生活的期待独自来到了淄博,我的同学我的朋友大多数都考在了济南,青岛,烟台,只有我当时不知怎么想的就报了这所学校。或许这就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在这里遇见了他,遇见了我不该遇见的人。我是自己来到学校报到的,看着别人都是父母陪着一起来报道,我没有羡慕,反而很看不起他们,都多大了,还要让父母陪着。从小父母对我就特别严格,很重视培养我的自立能力,再加上家庭的特殊原因,使得我比同龄人要早熟的多。办完入校手续后,我在师兄的陪同下去了宿舍。因为新的男生宿舍楼还没有盖好,我们只能先在图书馆下面的房间住。对于这间宿舍,我没有多少的记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只是间临时宿舍,过不了多久就要重新再分宿舍,所以我们之间也没有多少的情分存在,大家只是客客气气的,做着自己的工作。第一次不在家睡觉,我竟然睡的特别踏实,总算从家里逃出来了,总算听不见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了,我感觉周围安静极了。我来的比较早,距离正式开学时间还有四天,再逐一认识了宿舍的同学后,我就独自一人围着学校到处溜达,熟悉下周围的环境,毕竟我要在这里生活四年,必须要尽快的适应这里才行。学校比较大,设施也比较齐全,因为是新校区,很多建筑都还处于施工阶段,这让学校显得有些凌乱。唯一的坏处就是学校在郊区,去市区的话需要坐半小时的公交车。当时感觉非常恐怖,而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比起北京来,半小时已经很快了。比起刚来时的兴奋,随之而来的孤单感则越来越占据了心里的主要位置,从小,我都是一大群哥们陪在身旁,虽然和家里的代沟很大,虽然和家里几乎没什么交流,可我有一两个死党,一起学习,一起疯玩,从没有离开过我,我觉得他们就是我的一切,我想我同志的情节也许和这也有直接的关系。当时还没有手机,来到话吧想打电话给那哥们,想想人家现在正是高三(他比我小一岁)正在拼命的学习,拨了号码还没等他接我就扣了。时常自己安慰自己,时间长了就有朋友了。 (二)


   正式开学了,例行的自我介绍,例行的教导员讲话,例行的分班,所有例行都结束后,最可怕的军训生活开始了。也就是在军训的第一天,我认识了他。也许是因为我在自我介绍中活跃的表现,老师觉得我是个可塑之才,于是在没有任何投票选举的情况下我就另所应当的当上了班长,下午我带着队伍来到操场集合。在济南生活过的朋友应该知道济南夏天的恐怖,而淄博的夏天也同样让人难以忍受,空荡的操场上没有一丝阴凉,烈日当头,偶尔有一丝风吹过,却也是翻滚的热流。期间要在队伍里选一名排长,教导员向教官推荐我,我自知自己能力不够很谦虚的让了出去,而他却自报奋勇的毛遂自荐,更不可思议的是,仅仅通过一分钟的考核后他竟然当上了排长。以我后来对他的了解,他不是个很外向的人,有一天我问他,当时是什么让你这么有勇气,他的回答差点让我岔气,奋青了。当时的他,带着军帽,小鼻子,小眼,小嘴,小耳朵,唯一大的就是他的肚子。还戴着一副眼镜装斯文,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的嘴巴上就然还留有胡子,这种不伦不类的打扮让我在日后批判了无数次。当时对他没有多少的好感,再加上他以这样的形式当上了排长,我更加看不上他,有时老天真的会和你开玩笑,就是这样一个让我看不顺眼的一个人,却主宰了我大学四年的感情世界。对他的第二印象是在军训的第四天,我们两个同时忘了带马扎,被教官发现后让我们当着几百号人的面一起做了一百个俯卧撑,哎,当时感觉糟透了,我崇高的个性形象也就在那一刻瓦解了。我在日后的日子里还比较幸运,而他就有些点背了。在站军姿的练习中我们排总是做错,教官大为恼火,咆哮道:“你们,怎么这么笨,集体说我是傻瓜。”教官刚说完,就有一洪亮的声音从队伍里传出:“我是傻瓜。”只有他老老实实的喊出来了。他又一次成了众人的笑料,不过托他实在的福,我们被允许稍微休息了十分钟。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