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03年到现在——我和他的十二年

短篇小说

序言

自打看完林萧潇和孙皓凡的十二年版本之后,可以说这半年我都在酝酿着是不是也记录一下我和他的这十二年的经历,之前有几次都开始敲击键盘准备码字了,但还是因为一些生活上的琐事而耽搁,今年是2015年,距离我们相逢相爱的2003年,恰好也是相隔十二年,索性开贴,与各位分享一下我们这十二年的心路历程。

再说内容,真实度当然不可能百分之百,但我力争在确保不被人肉的前提下尽可能真实地予以呈现,其中一些细节或许有些恍惚,但力求在回忆之后重温当年的一颦一笑,这是我所努力的结果,当然也希望各位的捧场。

至于说我们现在的生活状况,我只说还幸福地在一起,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至于细节,不妨先按下不表,留待以后再说,同时此番开贴,我们家那位也表示有限的支持,就是说底线是不能顾此失他,对于他的温存要有足够的时间保证,当然为了开此贴,我也被迫签了城下之盟,拳拳之心,日月可鉴。

最后说说更新情况,由于还有主业,因此争取保持相对匀速的更新速度。

就此打住,是为序!

2003年,于国于己,都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这一年我们还会留存举国上下共抗非典的记忆,也就是在这一年,我在封校中度过了我的高三,在消毒液的气味中参加了高考,也在这一年的夏天,去省城开启了我的大学生涯。

对于那座省城的记忆,我的印象还停留在初中曾经去过的一次春节,去了一些著名的景点,其余便无甚了解了,也因为此多了几分憧憬和期待。

记得当时是老爸送我去的学校,高考的失利的确让整个暑假处在暗自神伤之中,但眼瞅着就要进入上大学的节奏,这份惆怅也就早已被省城的热浪所蒸发了。

在步入校园之前,不妨先交代一下我的取向认知之路吧!记得很小的时候,家里的长辈就说我的性格太温顺,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男孩子的野性,但也不至于很娘,这当然是现在的说法,也就是说父母倒没有刻意把握当女孩子养哈!我们这一代人可谓是典型的独生子女一代,作为家中的独子,自然备受父母宠爱,但逐渐的我也发现自己朋友圈却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我们家四周的这拨孩子中只有两个男孩子,另一个倒是很野,但每两年他家也搬走了,从此我注定踏上了这条不归路。

这样的局面一直到我小学毕业都未有改观,跟我处的好的基本上还是女生居多,记得我们当时特别流行做的一件事就是用那种特别细的塑料管子去遍各种钥匙扣,而这方面我也倒是很擅长,要么就是和一帮女生一起在课桌上玩那种丢沙包的游戏,我记得一共五个沙包,你需要在扔起一个的同时抓住其他一个、两个直至三个四个,当然这还有很多其他的玩法,当时也着实痴迷得很。

就这样我上了初中,依然是备受女人缘的煎熬,记得我们逢年过节特别流行送贺卡,每到这个时候我收到女性朋友的贺卡总是一沓一沓的,到现在家里的抽屉里还能翻出当时一些女生送的贺卡,当然我们的关系是纯友谊的。那时候家距离学校挺远的,每天骑车上下学,总有女生要蹭车,由此也引来了不少的非议,其实我们真真的是纯友谊啊!

高中时陡然感受到了学习的压力,也就在这时候,现在想来应该是开始明确自己取向了。因为每逢上厕所,我都会瞥一下帅哥的丁丁,现在想来有些猥琐,但却也是控制不住,看见帅哥,总想着多看两眼,饱饱眼福,当然这些当年眼中的所谓帅哥,在现在看来真也是不过如此,真是为当年自己的品味捏把汗呀!

当然在当时对于同性恋的概念还是很模糊的,大致的认为娘就是同性恋,小学时就曾天天碰到这么一位,因此也就留下这般印记。同时高中极为变态的学习模式,其实也让自己很难透透气去想这些事情,不过时不时的打灰机,我的遐想对象开始转向同性了,只是在当时,我还意识到罢了,而这一切还得要从我在大学里遇到他开始。

大学生活总是相似的,而对每个gay而言,却又各有各的不同。这里改一下托尔斯泰的名言,算是给大学的生活做一个总基调吧!

爸爸帮我把学校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后,就回家了,望着他离去的身影,恍然间想起了朱自清的名篇《背影》,一时不禁潸然。天下要说对自己最无私的,大概也只有父母了,看着我考上了大学,虽然结果未尽如人意,但多少也有一份欣慰,他们总是盼望着我能快快长大,然后毕业成家,生个孩子,他们也能尽享天伦之乐。可他们未能想到的是,这一切于我而言,却是impossible mission,写到这里,心中还是满怀愧疚,当然那时的我,虽然对于自己的取向有那么一些懵懂的认知,但也仅此而已,真正的蜕变还是在我遇到他之后。
刚刚开贴,就能得到大家伙的支持,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啊!我们家那口子都有些嫉妒了。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