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身体,你却忘记给我爱情

短篇小说

同志小说《我给你身体,你却忘记给我爱情》

没有谁在一开始就会想到结束的。我们笑,我们彼此都没有预料,这些所谓的爱情、事业、生命原来都很像指间流过的空气,稀薄而轻易。

看过夜间盛开的花,看过凌晨没来得及藏好的星,看过生命中一场又一场的别离。到现在,你、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些唱过的没唱过的歌,流过的没流过的泪,爱过的没爱过的人,是否还无怨无悔的守侯在我的人生里。

23岁的时候,我来到南方一座城市。我爱这个城市,物欲横流,五光十色。

很多时候,我都喜欢抽着烟,不说话,看着天慢慢的亮起来。每到凌晨的时候我都会醒过来,那个时候我会梦见很多过往的事。曾经的骄傲,曾经爱过的人,曾经的努力,曾经的梦想。它们交织在一起,面目全非。此时的我就会走到窗前,点起一两支烟。

天亮起来的时候我会再次沉沉睡去。或者就不再睡,就这么一点一点的看着时光走过我的眼睛,划过我的手指。

每到夜晚,他的手就在我身上肆意地游走,我微笑,不说话,眼神空洞,然后我们***.我的手脚冰凉,光着身体去洗澡,不去看自己的身体,因为会令人厌恶。

我是他的同性情人,他是一名已婚GAY,我未婚,却也是GAY.踏实一个近五十的中年男人,在他想要我的时候,我基本上都会满足他。他曾经有过很多GAY情人。而现在,我是他的情人,我叫他老王。

没有人知道,看上去阳光帅气的我是这样的一种身份。我微笑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的天真无邪。老王说:第一次看见你笑,就想要了你。一个这样帅气的纯真男孩,不得不令人想要得到。我也笑,但不说话。

我年轻的身体靠在他的身体上,没有一点想象的激情。近五十的男人,年轻的时候虽是运动员,可是毕竟过了太多岁月,身体柔软却没有弹性。

他说:“你想上班就来我公司,不想上班就在家里”。他给我钱,有时候我拿,有时候我不拿。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可是他限制了我太多的自由。

有时候,我会上网。看看自己在大学时做过的文学网站,看看那些曾经从自己手下流泻出来的文字。它们温馨而优美,它们遥远而模糊。很少会上线聊天,常年隐身。可是我知道,我很孤独!有时候需要发泄,会一个人去GAY酒吧,喝酒、跳舞。阳光的外表,短短的头发,柔软的腰肢,冷漠的像个长满刺的虫子,尖锐的拒绝掉所有的搭讪。我知道,我是没有资格的,所以不想让自己太麻烦。 入夜,老王把手放在我的下身,他说:“我一直想找个既帅气又聪明的男孩来包养,一直没找到。然后我遇见了你。”他笑,然后欺身压向我。他继续说:“只要你不离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

我想要什么?不知道,现在的我,对生活是无所畏惧的人。因为不知道什么东西可以失去,什么东西又急欲得到。每次他这样说的时候,我都会笑,然后我会看着他一言不发。

我明知那些瑟缩的温情,被埋葬在心底,没有了方向。

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会遇见不同的人,有的人一闪而过,而有的人,却会给你留下痕迹。那些痕迹,在岁月的流逝中会越磨越清醒,永不消失。 今夜,失眠以后的我再没睡着。窗外开始下很大的雨,没开灯,站在窗前抽烟。空荡荡的房间,我***着身体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像鱼一样没有声音。

老王在前一天晚上打来电话,他说:今天有一个很大的应酬,晚上就不过来了。挂了电话后我就再没睡着过。

已无心入睡的我,穿好衣服,拿了钥匙便冲门而出。

夜晚的冷风徐徐吹来,本就白皙的脸庞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显苍白,随手拦了一辆TAXI向着常去的一家GAY酒吧驶去。

我喜欢这家名叫左岸的GAY吧,喜欢里面简单干净的沙发,坐下去的时候很温暖。要了一杯扎啤,整个人就轻松了下来。闭上眼睛,感受着周围的喧闹和空气里淡淡的烟草味。

一个黝黑而干净的男人,单眼皮,短发,长着很性感的嘴唇。他穿着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和米色大衣。笑起来嘴角有少少的笑纹,这是我最喜欢的嘴唇。他微笑着面朝我走来 ,我也回以浅笑。我知道从我一进来时他就开始注意我了。在我斜对角的位置,抬头的时候我看见他向我微笑,然后便走了过来。

他站在我的对面,烟草香气浮在空气中。

“我可以坐下来么?”他微笑着对我说道。

“当然!”我还是半靠在沙发上,因为在他走过来的前一会儿,我开始想睡觉。这么有礼貌的男人,这么年轻英俊的男人,我当然不介意他坐在我对面。 他说:“一个人很无聊,所以想找你聊聊。呵呵,你好象很困?”

我只微笑,不说话。 他递过来一张名片,五秒钟以后我接了下来。我看见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尴尬。那个时候我在想,这个男人会不会留下痕迹!五秒钟以后我确定不会,我才接下了他的名片。

我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名片。”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没有关系!”

之后他笑的更深了,笑纹荡在嘴角。

此时窗外渐渐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

这个有着浅浅笑纹的英俊男人,他告诉我他叫铭,他说他今天刚换了工作,跳槽到另一家公司。他还说遇见我很高兴。

我笑,依然不说话。我就这么看着他,我看见他越来越窘迫。快2点的时候,我说:“你有事就走吧!我还等人!” .

他楞了一下,站起来又坐下,问我:“可以留个电话么?”

我突然大笑起来,他也笑。然后我坐直身体,我问他:“是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给你打电话?”

他又楞住了,然后他重重的点点头,说:“可以的,我以后都不关机了” .

我说:“好!”然后再没说话。

他回头叫了服务生买单,然后走了。我没看他的背影,我想没有必要。

我把那张名片揉成一团放在烟灰缸。我笑,笑的满眼晶莹。我明白自己是不被允许交往的一类人。

第三支烟了,我开始咳嗽。

电话响了。

“你在哪里?家里没人!”老王的声音。

“我在附近的左岸,你过来接我吧”。 漫不经心地说完这句便挂了电话。

我灭了烟,看着那张名片。然后又把它重新拿出来放平。在手机上存下了电话号码,名字记为:敏。然后我站起来,走到外面去等老王的车。

他的车很好认,进口的,车牌是个性车牌。上车的时候我看见他嘴角的笑,得意的笑,心中忽然闪过一丝恨意!

疲倦爬了满满一屋,回到家已经3点了。洗了澡我就准备休息了。看见客厅里老王还在,我说:“今晚不是不过来吗? ”

老王看着我,走过来一把抱住我。我没躲,胸口却撕裂的疼起来。他在我耳边说:“有没有想我?”

我笑着说:“没”。

他听后并没有恼怒反而很开心,手缓缓伸到我的胸口。我轻轻闭上眼睛,心想我还得再洗澡。

他持续了很长时间,好象一点都不累,我难过的想哭,可我一直没有表情。我知道今天他很高兴。这是我的悲哀,自身的悲哀。我没有办法,因为我清楚的知道,离开了他,我无法生存。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