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凡故事

首页 > 星空故事 > 短篇小说 > 2014-03-31

同志小说《小凡故事》

(1)

昨夜梦里,我又回到了凤凰山。很大的雾,我走在山林间,看不清前面的路,仿佛走在灌木丛中,有不知名的野花。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在山上干什么,有点凉,我走得很小心,感觉到雾在身边游动,看得见树叶上晶莹的露珠。我知道自己在梦中,身临其境的感觉,这种感觉很熟悉。

该出太阳了吧!梦里总是容易心想事成。只一会的功夫,真地出太阳了。从山顶往下看,看得见山脚下部队营房飘着的红旗,一排排整齐的红砖房,袅袅的炊烟,隐隐约约传来熟悉的军号声,甚至还听到部队那只高音喇叭里程琳在唱“风啊,你吹吧你吹吧~~~”

转眼间,我置身在部队营房里,整洁的房间、叠成豆腐干的军被、一字型摆放的漱口缸、一排的水龙头,有几只在滴着水,我伸手去关,怎么也关不了。没有一个人,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个部队仿佛已经撤走,应该没人了,心里有点痛。

部队大院的篮球场、水泥乒乓球台、单双杆~均空无一人,院里的老母鸡悠闲地领着小鸡在觅食。正是黄昏时分,怎么见不到一个人呢?我正纳闷,眼前的一切像电影片段般,大院里一下子就热闹了,篮球场上热火朝天,水泥乒乓桌前、单双杆上全是人,几个顽皮的小孩在追着老母鸡跑。

这是我生活了多年的部队大院,我生于斯长于斯,太多的回忆太多的故事。离开了那么多年,每次梦中我都会再回来,每次我都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醒。

在那条两边满是梧桐树的小径上,我见到了我要找的人正迎面向我走来。走在中间的是明慧,美丽洒脱;左边是穿着军服的陆伟,高大英挺,帅气逼人;右边是笑得阳光灿烂的小凡,年轻帅气。金色的夕阳,透过梧桐树,斑驳的光影投在他们身上,像一副剪影画,永远是我内心深处不可碰触的痛!

(2)

我再也没有见过比小凡更漂亮的男孩

小凡名叫陈易凡,是我弟弟,老妈生他那一年,我已经14岁,上初中二年级。

我记得那天放学后,一个人跑到部队医院,远远地听见小孩的哭声。护士阿姨抱着个小婴儿在惊叹“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孩!”我们一家人不过是中人之姿,小凡的到来给父母带来太多的意外和惊喜。我听见老妈在和旁人说:“40多岁了还生小孩,给人笑话了。”老爸在一旁笑得合不拢嘴,小凡的到来刚好可以证明他宝刀未老。那一年,老爸在部队里升为师级领导,小凡的到来正是锦上添花。“哥哥来了,给哥哥抱抱,小心点啊。”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小孩,说也奇怪,他一到我手中居然不哭了,呆呆地看着我,一双眼睛又大又亮,漂亮极了。那一分钟我就有一种感觉,这个小孩将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欠缺的一部分,我将会爱他一生一世!

小凡给我带来的麻烦从第二天就开始了。

我刚走进教室,一群人围着小胖,“50岁了还生小孩,快成老妖怪了~ ~”看到我进来,都不说话,小胖更是挑衅地看着我。我俩都在部队大院长大,从小就不和,我成绩好,一直是他父母教育的榜样。

我一言不发,放下书包,直接向他走去,趁他没反应,握紧拳头对着他的鼻子就是一拳。我听到尖叫声,看到他捂着鼻子跌在地上,一脸的血,心中有莫名的快感,转身走出了教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校园里的三好学生也会出手打人。

我那天没上学,一个人跑到凤凰山上,看着蓝天白云,听着松涛阵阵,发了一天的呆,这也是我印象中第一次逃学。

第一次打架的结果是老爸把我痛揍了一顿,后来小胖倒和我成了最好的哥们。

漂亮不漂亮的小孩一样会长大,小凡在幼儿园里就是老师的宠儿,每次节目他都是主角,就算跳“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样的集体舞小凡也总是在最醒目的位置,小女孩玩过家家都争着说“我要和陈易凡一家!”

小凡7岁,上小学一年级。那年的冬天,老妈离我们而去。临走前,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易涛,小凡是你弟弟,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你都要保护他,答应妈!”我哭着跪在老妈跟前,连连点头。那一年,我已经21岁,大学刚毕业,在市里一家建筑公司做设计工作。我知道自己的责任有多重。老爸在生活上非常粗心,老妈走了后的3年,经组织介绍重新找了个新妈,我们叫她陈姨,比爸小了10多岁,和爸结婚后没有再生小孩,是个老实本分的女人,对我和小凡很好,小白菜的故事还好没有发生在我们身上。

小凡从小就是个被惯坏的孩子,上小学时经常有老师来投诉,诸如把墨水涂在小女孩的白裙子上、偷吃女生带到学校里的盒饭、和男生打架、从部队卫生院里偷出避孕套当气球吹、甚至和院里的小孩玩火差点烧着了弹药库等等,老爸认为不过是小孩的顽皮,又因为太惯他,往往不以为然。他的学习永远是班里倒数前三名,老师听到他的大名都摇头“长得眉清目秀很机灵的样子,怎么就是学不进去啊?”每次开家长会老爸从不去,让王参谋做代表。部队里的小孩就没几个学习好的,都是打架出了名,老师听到是部队的小孩都会摇头,像当年我这样能考上大学的实在是寥寥无几。老爸不会管教孩子,小凡把他惹急了,挨一顿痛打,事后一样宠得不得了。我上大学后就没在本市,一去四年,老爸总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学习不好没什么,大不了去当兵!小凡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我发现小凡的顽劣是在他上初三那一年。

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哥们出去喝酒,小凡非要闹着跟我去。在酒桌上,小凡也喝了不少酒。旁桌几个人看上去像是在社会上混的,喝多了发酒疯,冲着我们讲些不三不四的话,我正要发火,小凡拎着啤酒瓶在桌上砸碎了,直直地冲向那个人,在他头上狠命地砸,一头一脸的血,看得我们都目瞪口呆。那时候我才发现,小凡不再是我印象中的小凡,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悄悄长大,而且他身上的那种暴劣,极象老爸。我很担忧,也很自责,在我的记忆中,小凡还是那个每当打雷下雨就会跑来和我睡的小弟,可能是我们年龄差太多,我平时上班都在市里,部队离市里还有1个多小时的路程,我只有周六、周日回家,小凡真正成了无人管教的小混混。这次发现令我非常震惊。

共11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