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经历:向直男表白后的下

同志故事

同志故事《亲身经历:向直男表白后的下

罕见的连绵的秋雨让人心情随之沉闷。今天早上醒来,橘红色的窗帘映的屋子里红红的,一种暖暖的感觉涌上心头,原来晴天了,阳光明媚,窗户上攀附这一株忘记是什莫的植物,绿绿的叶子,丝毫没有秋天的色彩,忽然想起某年的某下夏日的午后,似曾相识的感觉。

趁着天气好赶紧晒一晒被子和衣服,不小心抖出了相册,结果不自觉的开始寻找两个同学,埋藏在记忆深处的两个人,一个初中的,一个高中的,而且~~都是我曾经暗恋过的人。

在我上大二之前,也是进入这个圈子之前,只喜欢过这两个人,而且喜欢的很深。第一个是我的初中同学,佳辉,当时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后来我就发现我已经不知不觉的喜欢上他了,就是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我是GAY。

他性格开朗,幽默风趣,篮球打得特别好,虽然个子不高,但是挺帅的,至少我觉得很帅。当时我们的关系真是好啊,一下课就拉着手出去,在一起搂搂抱抱摸摸脸更是常事,或许就是身体经常的亲热让我越来越深的喜欢上他,我现在都还记得我们坐在操场的台阶上互相依偎着的场景,当时真是感觉很温馨。

那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而且喜欢的那么深,每天都想他,见到他就会很高兴,甚至一想起他就很开心。记得一个夏天周末例行放假,晚上从教室回宿舍我们到他们宿舍继续聊,后来我们并排躺在他的床上,盖着一个薄薄的被单,一直聊到深夜。

可是我当年根本不懂什么是GAY,更不知道这其实是少数人的正常现象,当时只是觉得很可怕,觉得不应该这样,更觉得我和他是不可能的,所以越想越痛苦。后来他有女朋友了,虽然彼此都没有说出来,但是我还是开始故意的疏远他,尽量避免在一起走路,当时这样做心里真是很痛,可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后来面临中考,日子在紧张充实中过去,没有时间再想这些,遇到的时候,只是把脸转向一边,时间长了心痛的感觉还是慢慢淡了,随着中考的结束我们也就从彼此的视线里消失了。现在想起来,当时我的处理方法确实很笨很蠢,让我失去了一个非常好的朋友。

第二个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东。高中时代我的性格一点没有变,很腼腆,不怎末爱说话,学习又拔尖,很长时期里每次考试都把别人远远的抛在后边,而且每次作文课几乎都要拿我的作范文,尤其是那年秋天轰动整个年级的一件事情,我写了一篇关于学校霜后的小草的,,发表在报。

所以同学们都比较看好我,第一次年终评比我是男生中票最多的三好学生,但是我仍然不怎末说话,却唯独和他关系很亲密。东是个比较瘦的男生,干干净净的,家就在县城,长得虽然不帅,但是他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质,会让人忍不住想靠近他。

我们在一个宿舍,宿舍七个人中间我最喜欢亲近的就是他。那时候我总幻想靠在他怀里,听他的心跳。虽然过了半年就分班,但是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亲密,高一运动会那天晚上,他把我带到他们家,妈(我们以前都这样叫)给我包的羊肉馅的饺子,妈显然对我很喜欢,东后来告诉我说妈说我想个文静的小女生。

他经常带我回家,每次妈都做不同花样的饭菜招待我。呵呵,受宠若惊。晚上会聊到很晚,有一次甚至到了凌晨两点,至今已经向不起当时都聊写什末。第二天妈说听到我们聊天到很晚,东冲我吐了吐舌头,我依然笑得很腼腆。

再后来我们成了结拜兄弟,由此引发了相关几个班级大搞“桃园三结义”的潮流。再后来冬天的时候,稀里糊涂会滑进一个被窝,晚上睡觉的时候互相抱着,脸贴在一起,呼吸着彼此呼吸的空气。虽然在夏天很热,因为空调在客厅,所以都开着房门睡觉,我们斜对面就是爸妈,他却还不老实,拔腿压在我小腹上,弄得我不知所措。再后来我们高考,鬼使神差得到了两个相邻的学校,真真得让我喜出望外。

高考之后我们去了北京,雨中登了香山,在北海划船。也去了景山。看到封存以久的照片,往事一幕幕浮现。2003年8月1日,我清楚记得那天下着瓢泼大雨,他爸开车带我们来看学校。那时候体育大街还在施工,不通车。

开学后我们每星期都会见面,去天客隆西门的千福盛吃饭,10月5号我和他们宿舍的去了植物园,看到我坐在他怀里拍的照片,眼睛酸酸的。我走在学校外边草地的石栏上,他说,如果我是女生,他会娶我。我当时只是笑踏傻,说我要是女生,或许就不认识他了。然后我们都笑了。其实心里有很多话欲言又止。

再后来因为功课紧张,慢慢变成两周一次,我很担心我们会疏远,但是我的担心是没有用的,毕竟不再是高中,我们都有了自己的事情。不过我那时候仍然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感情,既觉得这样的想法是不应该的,也觉得和他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所以暗恋的同时仍然是伴随着深深的痛苦

。2004年的秋天,因为一个在南方上名牌大学的女生对我的穷追不舍,我心里积蓄以久的矛盾终于凸现,首先是告诉了那个女生,造成的后果当然是可想而知。后来我也告诉了东。他的第一反应很让我意外,他说没什末啊,很正常,虽然有点意外。

我很感激他,他说什末时候找到朋友让他看看,可是我喜欢的是他。那次见面就在公交楼后的石登,最后分开的时候他若有所思地说了一句话,让我感觉到似乎要发生什末事情。

农历八月十六的晚上九点多,我突然接到他的电话,在电话里醉醺醺的骂我,骂得很难听,我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不知道说什么,于是什么也不说。任凭他骂。他骂完了挂断。然后又打过来,如此反复。我打电话给他舍友,让他照顾他,我不方便过去。但是刚挂断电话我立即反悔了。推起自行车就飞奔往他学校。

他舍友开门见是我,都愣了一下。我当时很尴尬,我明白了东在醉酒的时候把我的事情告诉了他们,我不怪东,这样的情况是我造成的,我已经有心理准备去承受。舍友推了推他,说济川来了。他没有动。我越发觉得很尴尬,伤心到了极点。我就在原地站着,他舍友动作也慢了下来,空气仿佛凝固一般。我不知道说什么,什么也不能出口。

我转过身,对他舍友说:“你们……可不可以……先出去一下……我和晓东有话说。”他宿舍的人于是收拾衣服准备出去了,东却突然大吼:“谁也不许走,是兄弟就别走!”我想,如果他宿舍的不走,哪怕只有一个人留下,我也就没有继续呆下去的必要了。然而很谢谢他们,他们都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东和我,我试图向他解释什么,然而每一句话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东再没有我刚告诉他时的平静,对着我大吼大叫:“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说这个(喜欢我)?多好的兄弟被你这样毁了!”我知道说什么也没用了,我看到东在墙上磕红肿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