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雷的故事之凶手

同志故事

同志故事《流雷的故事之凶手》

……他很得意地看着被束缚起来的流雷,然后把牛仔裤脱了下来,里面没穿内裤,一身精壮发光的匀称的肌肉,将他的帅气俞发衬托出来。他的下体跟他的人一样,精壮硕大,充满精神……

从流雷住的楼项西角上有一根电线杆子伸出去,从那里,正好可以跳到对面的房顶。

流雷喜欢那个房顶。尖尖的青色的瓦片的顶很象小时候在乡下住过的屋檐。

恢复本身的时候,流雷喜欢跳到这个屋顶上来躺会儿。

离开人类的社会,恢复猫的本身。

轻松,怡然自得。

古咪娜还有四只小王子待领养,排队的人已经很多,只是选人要慎重。全身雪白头顶黄色流星的小黄毛今天问了流雷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可以变***,而流雷不可以。

流雷看了看古咪娜,她似笑非笑的,流雷只好又耸耸肩,跳出窗去,回避。

在这个屋顶上,可以发现小区里有不少流浪猫,

尽情欢快的飞奔,

快乐自由的草猫,一个个膘肥体重。

当然,

快乐自由的代价就是要面对寒冬,面对缺少食物的危胁,面对繁殖过快的危机,面对一切。更重要的是面对猫人的杀戮。

流雷们小区的草猫是极为快乐的,

因为有流雷,方圆百里,有一个猫人,另一个就不会在这里伤害草猫,这是猫人的传统。

虽然流雷的行为怪诞以至于猫人世界开始关注流雷的行动,但流雷与古老秘议的契约的力量日益强大,他们只能望洋兴叹,更何况,古咪娜,这只活了几百年的草猫皇族,和流雷在一起。

草猫皇族分布在全球各地,猫人的死敌。

可能古人也想不到,猫人会和草猫的皇族住在了一起,究竟是什么样的契约被打破,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古代秘义的大轮是不是还在前进?

流雷十分憎恨猫人的存在,无视自己的本身。但是流雷自身的改变,又让流雷发现猫人的群种也在不断向人类进化着,虽然仍有大多数的凶恶残忍的猫人存在,但是,一代又一代,缓慢进化着。也许流雷的突变,就是这个进化的里程碑。

在得到古咪娜的同意以后,流雷拿到了兽医的行医执照,为草猫们节育是一件重要的事。

普通的兽医的绝育对草猫的身体都有伤害,但是草猫们还是感谢他们,因为草猫过快的生长,势必导致人类的关注和不满,同时导致草猫食物的短缺。那样对整个群种都是伤害,计划生育对草猫来说是极为重要的。

不象普通的兽医行施阉割和去除子宫的手术,流雷为他们施以结扎和精密的手术,公猫和母猫在手术后没有了性欲,但仍能很健康快乐的生活。

渐渐,流雷的行医BBS有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名猫的有银人甚至愿意高价请流雷。

而为流浪的草猫的义务的手术,流雷会常常进行。

那个帅帅的男人,常常手提小黑匣子,进出爱猫人士的家里。草猫们看到来的是流雷,都会很配合。

在被猫人世界憎恨的同时,流雷赢得了草猫群种的尊重。

古咪娜已经完全信任流雷,流雷很高兴和她成为朋友。

可就在这种信赖的关系刚刚建立的时候,惨案发生了。

那天早上古咪娜的厉叫声把流雷惊醒了,流雷跑到阳台上就看到不远处的灌木中有一具草猫的尸体。

周围围着好几只草猫,古咪娜也在其中,就在流雷看到那草猫的第一眼时,流雷就象那几只草猫一样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然后在惊恐中倒在地上现了本身。

怎样形容那恐怖的尸体呢?

是皮斯。小区的猫都叫它皮,浑身黑纹的猫。

他躺在那里,眼眶血淋淋的空空的失增了眼球,尾巴不见了,脸变形了,肠穿肚烂……

简直不能形容下去。古咪娜回头望望阳台上的流雷,在她的眼神里流雷看到了草猫皇族与生俱来的敌意。

她的血流里有悍卫草猫群族的斗志热血燃烧了。那种感觉就是仇恨。

流雷感觉到了她的仇恨。然后心里一痛。

是啊,方圆百里不该有这么凶残的猫人,就是有,也不能在流雷住的环境里乱来。那么,除非是流雷本人做的。

流雷面对着空前的信任危机。

流雷很快控制了自己的恐惧感,躺在阳台上慢慢调匀了呼吸,将身子立起来,又恢复了帅哥的本身。

拉开门流雷就冲到楼下的灌木丛边。皮斯死的真惨。他一向光泽帅气的毛发,也暗淡无光,沾上了很多的血污。周围围了很多野猫,古咪娜也在一边,所有的猫都炸起了尾巴上的毛。他们无法控制恐惧。流雷一走近,所有的野猫都远远逃了开去,连流雷做过绝育的老艾尔一家也是如此。只有古咪娜还站在那里,扫了流雷一眼,满眼的疑惑。

是啊,一只猫人住的环境里,是不可能有其他猫人如此凶残的行动的,虽然流雷已经不被猫人承认,但是这个区,不仅有流雷这样强大的猫人存在,还有皇族古咪娜一家,草猫的保护者中最强大的一族。居然还会发生这样的惨案,是什么人!?

古咪娜愤怒了,流雷知道,因为他居然发现古咪娜的两只不一样颜色的眼睛全部变成了金色!虽然流雷掌握了古老的奥义,通过常常获取人类通往心脉的中指上的一滴血保持人形,不再回到猫的本身,而且具有了强大的精神念力,但对于猫人的天敌—草猫的皇族,还是有本能的惧意。

“古咪娜!”流雷艰难地舔舔嘴唇,“不能让皮斯白死,我们一定要把这个凶手找出来。”

古咪娜冷冷地说:“我已找到了他留下的奥义的信息,如果真的不是你,那么,他也是一个掌握了古老奥义,可以与草猫皇族抗衡的猫人。你要多加小心。”见古咪娜最终还是选择信任自己,流雷帅气的脸上,露出了阳光般的微笑。

皮斯被埋了,流雷讶异地发现,原本自己只拥有烦恼和恐惧的情绪,现在拥有了伤感。草丛里轻轻一响,,跳出了一只身体雪白,四肢有斑驳花纹的草猫。流雷知道他,是去年去世的萨艾的孙子,好象名叫球球。曾经被一个小姑娘收养,因为咬了主人,被赶出了家门。

球球欲言又止,流雷抚摸一下他的头,球球轻轻躲开,然后说:“我看到了他。”流雷大吃一惊,一下将他抱起来,发现球球浑身轻轻打着颤,“他是谁!他在哪儿?”球球小声地说:“他就住在小区后面的公园里,和你一样,也是一只黑猫。

流雷愣了三秒钟,黑色的猫人,意味着也掌握了古老的奥义,不知道他到了何种级别,自己在攻克最终的奥义,而以如此凶残的行为来看,那只猫人应该还没有到这个级别。流雷抱着皮斯,闪电般地跑向小区后面的公园,皮斯小声说:“他在公园最粗的树上,你不要带我去,我不想死,他很强大,你不一定是他的对手,最好叫古咪娜一起去。”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