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y兵日记

同志故事

【01】人家想当兵

当兵前一天,我在朋友的房间里,我滑着手机,准备晚上的饭局。

“我真的很觉得很烦,为什么GAY也要当兵啦!”光翔扭着黝黑壮硕的身子,比着莲花指,啾啊啾个没完。

光翔是我最好的朋友,除了外表以外,没有一点适合当兵。

“我听朋友说体检的时候穿洋装,就可以被验退了。 ”我说。

“可是我比较想穿晚礼服。”光翔把黑色背心肩膀上的两条带,拉到肩膀两旁。一件百搭的男用黑色掉嘎,一秒之内变成黑色晚礼服。

“我看你根本就很期待吧? ”

“你怎么知道!”光翔椭圆的脸蛋笑着愣住。

“你那个表情,根本就是想当军妓啊,完全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 ”

“哎哟我真的很紧张嘛!你自己还不是!”

“啧,少啰唆。等一下要去吃饭你还不把衣服穿好? ”

“啾咪!”光翔展露出他黝黑的锁骨。

“啾你妈。 ”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大学毕业后,我跟光翔刚好同一个时期当兵,只是他比较想要当舒适的军妓,申请替代役(我跟替代役道歉)就抽中了,听说这次一半以上的机率会中替代役。

我现在才知道,GAY真的很爱申请替代役,把自己饿成骨感美人的比比皆是,但是把自己吃胖的倒是一个也没碰过,看来大家宁愿美美的饿死,也不要肥死。

而我懒得去申请替代役或是骨感美人,就这样抽到了陆军,一点也没什么好说的,其实我还满希望抽到海军陆战队,至少海军陆战队混出来的GAY还没去自杀的,身价都是水涨船高。

毫无新意的西门町。

“啊啊啊!嘿!哇赛好可爱欸!”迎面跑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双眼皮大眼跟标准的五官,超低的体脂浓浓的眉毛。阿俊,我的男友,是个大学生。

“不好笑。 ”我戴着帽子,从前浑身的自信都消灭殆尽。

“你干嘛戴帽子啦。”阿俊拍了一下我的帽子。

“很丑啊。 ”我搓了搓黑色帽子下的三分头,简直就是和尚。

“不会啊!我觉得满好看的欸,很像黑道一哥。”

“会吗?可是我觉得很丑。 ”

“真的你想太多了,没有人看你啦!”小俊把我的帽子没收。

“喂…”

但是我还是听从小男友的话,放弃戴帽子的念头,清凉的风儿不断吹过我的头顶,在人来人往的约会圣地穿梭。

还真的没有人看我。

“真的没有人在看我…”我走在路上。

“对吧!”

“不,我的意思是,真的没有人想多看我一眼。 ”

“会吗?”

“没错。 ”

以前走在西门町,多少有男孩女孩多看我两下,现在这些视线完全不见了,完全变成一个宅男阿伯什么的。

男友说自己看起来很好,顶着菜鸟头逛西门,这种丧尽天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建议我竟然也相信。

“帽子还我! ”

“不要!我觉得很好看!”

“还我! ”

“我觉得不错啊!”

吃饱饭,我们一路打闹到旅馆,关上房门。我亲吻着小俊的身体,他却只是不断地摸着我的三分头。 “好像在跟别人…好害羞…”

“不准说什么别人,你是我的,知道吗? ”

“嗯,我还要…”他露出帅气的微笑。

两个多小时就这样过去,甜言、嘶吼、呢喃、汗水跟撞击声,蹂躏彼此的身体,好像巴不得提前做完一个月的量。

“天啊…我快死掉了。”他穿起内裤躺在床上,动也不动。

“抽筋好好笑,这次太夸张了…呼…到底在干嘛…”我喘着气。

“只有这次可以这样!当兵大放送。”

“好啦…你会不会兵变啊? ”我抱着他温暖的身体。

“这才是我要问你的吧?”小俊。

“不用担心啦!我已经有小宝贝了。 ”

同志跟异男(异性恋男子)当兵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异男当兵,就像异男当兵,而同志当兵,就像把异男丢进都是女孩的芭蕾舞特训营,虽然是练着自己痛恨的舞蹈,但是周围都是女人,你还会被强迫要抱着女孩的腰,每天看着女孩张开的双腿,那个画面根本如鱼得水,虽然大家还是很干。

回到家,我整理好行李,隔天就要进入地狱。

我像是花木兰什么的,带了一些免洗内裤、用了会不合群的高级牙膏、奇异笔、立可白,只差没带防晒乳,老早就抱着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心情早早就躺在床上,希望明天练芭蕾舞的同事都是帅哥。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