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高中和他若即若离的三年,以及后续

同志故事

  楼主今年即将毕业,在天涯晃悠了一年多,也算是看了一些帖子,包括像若甫,皓凡……他们给我了太多的难过和欣喜。这阵子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在高中生活过的那三年,真的挺有感触。所以决定把自己的情感经历写写,也算是对他,对自己,对那段岁月的一个交待吧。

本人文采不好,虽说是个文科生,说来惭愧。对于写作,不会太多技巧。也不会太多词藻,各位看客就将就一下吧。天涯的神人太多,这不是贬义,故事也很精彩……我和他,没有大起大落,至少我自己这么觉得,只是计些我和他的点点滴滴,所以我是抱着真诚的心态来的,由于是大四,工作什么的,大家都懂,可能没有太多时间或者频繁的来更,但是此文绝对不会太监。都是大老爷们。说到做到(楼主来自大西北),就算没有人看也不会,算是对自己情感的寄托吧。看得人,不会让你们失望,拍砖的人,我虚心接受,在写之前就可能会想到会有童鞋对自己那三年的想法,做法会有意见,其实自己也不知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 至于为什么会起这个名字,我相信很多同志对于这种感觉是能够理解的,若即若离,越爱越难过,至于后续,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所以给自己留些个念想吧。

再啰嗦一句……我还是很希望大家对于我,对于这个帖子给予各种支持,我真心欢迎,嘿嘿……好了,不说了,哪这么多废话,开写!

楼主出生于大西北,生活在一个少数民族大联居的地方,所以性格虽然没有那么粗狂,但是也是比较豪爽的,但是如果说真的成长的像个男人的时候,应该是从高中开始的,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环境相对优越的家庭里,至少可以说是衣食无忧,又是一个独生子,爷爷疼奶奶爱的,基本上从小没干过活,老妈现在经常给我说你小时候的生活环境用旧社会的话来说就是地主,衣服基本上一天一趟,老妈不允许我弄脏,也不允许我和其他的小伙伴玩泥巴什么的,每次想去就会被老妈揪回去,我一直不赞同老妈的教育方式,真的是对自己的孩子爱的过分,但是现在能理解,老妈从小的生活特别苦,又是家里的老大,我就不多写了。所以她不希望我那样,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好的事物全不给我,用一个词就是娇生惯养,所以我一直觉得今天变成这样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那时候的生活环境。我从小缺少父爱,因为父亲当时干的是个体,而且他眼光很长远,在九十年代出去闯荡,回来以后开了一个锅炉厂,在没有集中供暖之前这个是相当牛逼的,所以厂子越来越大,他成了家乡的红人,整天忙碌于饭桌酒局。从小缺少父爱的我,以及种种原因可能让自己成为了同志。其实我是个大叔控,至于为什么会和他发生关系,其实我觉得不矛盾,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做事,说话很成熟,对一个人产生爱真的是是因为他的性格,说话,做事这些方面。

一切的一切发生变化,是在我上一年级的时候,由于这里大规模的集中供暖以及老爸厂里的技术老旧,他很快破产了,欠了一屁股的债,同时期由于他的胡吃海喝,有了外遇,我妈整日承受着巨大压力,父母便离婚了,法院将我判给了我爸……当时我妈真的快崩溃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有多么的爱我,而我爸整日借酒消愁,之后差不多有一年没有见过他,而我一直是在爷爷奶奶家呆着的。爷爷奶奶来自农村,思想当时比较守旧,认为是老妈自己做的不好,所以就不允许我去见她,或者她见我,我现在还记得我那时真的是整夜的又哭又闹。就这样我成了一个父母离异,家庭贫困的孩子,,多年之后每当聊天和朋友说起这些事,他们的反应无非是这样一个环境我居然没有心理扭曲,真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其实你们不知到我是喜欢男人的啊,哈哈 嘿嘿……

若即若离。出处清?文康《儿女英雄传》:“这边两个新人在新房里乍来乍去,如蛱蝶穿花;若即若离,似蜻蜓点水。”。解释为好像靠近,又好像疏远。形容对人的态度似亲似疏,保持一定的分寸和距离。也形容含混不清。也可以形容忽远忽近。 真的觉得这四个字真的太适合我和他了。

好吧……既然你们不理我我就全当自娱自乐了……关心我的只有乱七八糟同城交友的小广告了……我继续哭。 晚安。先睡了

过年就是这样。无聊还容易瞌睡。

帖子明天继续。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怕我没什么能够给你 爱你也需要很大的勇气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 也许有天会情不自禁

想念只让自己苦了自己 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以前的事就不多说了,直接进入正题吧。由于初三中考的成绩比较突出,我被市里的一所重点高中录取了,又因为家里比较远,所以我便决定住校了。也就是这样一个决定注定了我和他必定会有一段难忘的岁月。8月1日,去学校的时候,是老爸陪我一起去的,开学的第一件事便是军训,我们的军训是在一个驻扎在郊外的一个部队里进行的。由于那附近还有一个技校,八月正值放假期间,所以我们的吃住全在那里。还记得那天人山人海,宿舍名单出来后,老爸对我说:“你去领服装,我去给你占床铺。”到了领服装的那里,人特别多,乱糟糟的。当时我的个子相对来说是比较矮的,挤进去像个小孩子一样。而就在那里,我遇见了他,看到了那个我一辈子都忘了的眼神,清澈,干净。 “领服装??”,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