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给我最好的礼物,不是只爱情!

同志故事

1。

我叫高骏,生于80年代后期,长在一个经济发达省份的三线城市里(姑且叫做E市吧),可以说自小衣食无忧。奶奶是退休小学教师,父母都在一家国企工作,一家四口乐也融融地住在爷爷留下的一栋两层的小楼里,家道在当地算是小康。我在15岁以前,称得上一切称心如意,无愁无虑。我打小是个勤奋懂事乖巧开朗的孩子(汗,自己这样夸自己,不过这是事实,哈哈),初中考上了当地最好的民校,而且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中考会考上本市最好的高中——一中,然后上一所好的大学,再然后出来工作,结婚生子,过着所有平凡而幸福的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但这一切在我15岁那年发生了改变,令我的人生从此变得曲折与艰辛。

15岁那年的春天,一场车祸,夺去了我父母的生命。至今,我仍害怕回忆起那个混合着雨水与泪水的季节,只记得当时自己坠落在一片悲伤与混乱之中,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在浑浑噩噩料理完后事之后,我方才惊觉天并没有塌下来,生活仍要继续,只是现在生活里只剩奶奶一个亲人相依为命了。这令我除了忧伤痛苦,还陷入了惶恐与迷惘之中。我由一个自信开朗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少言寡语的少年,每天默默地在学校上课,回家默默地帮奶奶做家务,晚上再默默地复习功课,六月,又默默地走进了中考的考场。在这样的情形下,我的中考状态不可能好,在考试的第三天我还发起烧来,额上贴着退热帖进了考场。考完最后一科,我整个人仿佛散了架一样,我知道自己考砸了!爸妈的心愿一直是希望我能考上一中,可我却做不到,我真没用啊!从试室出来,我完全忘记了等在校门外的奶奶,像疯了一样跑回家,一头冲进二楼房间里关上门倒在床上,不争气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外传来奶奶轻轻的敲门声:“骏骏,你怎么样了?”奶奶的声音充满了担忧和焦虑。我听了又难过又惭愧,暗暗骂自己:“高骏,你怎么能这样任性,奶奶以后还全靠你来照顾呢,你怎能让她这么操心!”我赶忙平伏一下情绪,用轻松的语调说:“我没事,就是太累了躺一下。”我擦了擦眼泪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了奶奶那苍老而憔悴的脸上满是关怀慈爱的神色。那一刻,我在心里发誓,我要做个坚强的男子汉,不论遇上了多大的困难,都不会再轻易掉眼泪。

2.

一转眼,中考成绩公布了,如我所料,我差几分没能上一中分数线,按成绩录取的话,会去比一中稍低一点的二中。当时一中还有高价择校生,以我差几分的成绩是可以花钱入读的,但我坚决反对奶奶择校的提议,因为一来我知道现在我们全靠奶奶的退休金生活,经济已经不如往日宽裕,奶奶的身体又一向不好,医药费虽然有报销,但自付部分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二来我一向不大瞧得起择校生,觉得花钱买分是一种令人鄙视的行为(请原谅我当时真是一个纯真的好少年,哈哈)。于是我就说服奶奶二中在本地也是一所名校,上年考上某某大也有多少多少人,而且是金子哪都能发光,不在乎上哪所高中诸如此类。终于,在新的学年,我选择拿着二中的录取通知书来到了这所学校注册,因为这个选择,我认识了影响我一生的那个人,从此我的人生际遇与我原来的预期有了太大的差别。到今天我脑子里偶尔也会掠过这样的念头:如果当初选择了上一中,恐怕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么多的故事了吧。但如果时光倒流,能让我再次选择,我仍愿意来到二中,我仍愿意遇上他,仍愿意爱上他,即使这会令我走上一条如此艰辛难行的道路。

3.

注册的那天,我独自一个人怀着郁闷的心情来到了二中。按操场上张贴的新生安排走进自己的教室,并在自己的座位坐下后,我观察了一下教室里的同学,没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令我情绪更为低落。因为还没发新校服,大家都是穿着初中的校服,所以是不是校友很容易认出来。坐我同桌的是一个小胖子,黑框眼镜后一双小眼睛正局促地望着我。我向他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高骏。”他小声地回答:“你好,我叫赵杰。。。”这时从我们后座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阿杰,你也在这里呀?”接着小胖子的脑袋被一本书敲了一下。我回头一看,一个短发大眼睛的漂亮女孩子在那里咯咯地笑。她穿的是与小胖子一样A中的校服,看来他们是初中同学。接下来就没我什么事了,他们两个叽哩呱啦地聊了起来,完全旁若无人的节奏,我也转回身去,懒得理会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