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严重吗?在沉沦的路上,我与你同行!

同志故事

1,偶尔的时候不是没想过找个稍微靠谱点的搭伙过下去。可一介绍说自己是性冷淡,不是把人吓跑了,就是狐疑的问道:“怎么可能”?

第一年,在数多的漫漫长夜里,辗转反侧,孤枕难眠,百爪挠心般渴求着一个释放欲望的人儿;第二年,已习惯偶尔与五姑娘相伴的日子,却也不时怀念鲜活肉体的温存;第三年,映入眼眸的帅哥再也激发不出心内一丝的情欲,我,已然成了性冷淡。

2,“在这一刹那,她只有他,他也只有她,他们也终于意识到,在这动荡的世界里,钱财、地产、天长地久的一切,全不可靠了。靠得住的只有她腔子里的这口气,还有睡在她身边的这个人。他们把彼此看的透亮,仅仅是一刹那的彻底的谅解,然而这一刹那够他们在一起和谐地生活个十年八年。”每每想起这段文字总让我非遇合不能言之感。因为在这个时代里,遇见爱,遇见性,都不算什么,难的是遇见一份情义相交,感同身受。

3, 明曾问我你恨你传染你的前任吗? 我恨,虽说我早已能体会他的不得已和无奈。没有想过报复,没有咒骂,亦不会祈求所谓因果报应(因为我本就不信)在对他说:“若可以从头来过,我只愿从来没有遇见过你”。然后把过去一一埋葬,一一守口如瓶。

4,“我一生的痛苦和不幸,都因为我仅仅是一位女人”,萧红临终时言道。而我并不愿说:“我一声的痛苦与不幸,都因为我仅仅是一位同性恋”。今生或将终了,我会遗憾无法在生前亲自向朋友们告别,若能举行这一场约会,邀请大家来聚聚。生死终究不过是自然之事,不需要眼泪与悲伤,在温馨祥和的音乐声中,老朋友们见见面、叙叙旧,最后彼此道一声再见。

5,无家,可话团圆,无友,可推杯置盏,更无可等待之人,还他一个可圆的梦。这样的日子久了,犹如孤魂野鬼一般,却常常跑到大超市里,在玲琅满目的商品里慢慢的游荡着,仿佛看到一个又一个热烘烘的人生。

6,越来越不认识自己了,2013年7月8日,我在成都SM广场沃尔玛超市里偷了一包奥赛果丹皮,标价6.5元。在走近出口的时候,尽管我感觉到自己手心都是沁出的汗,可走出超市之后,马上在广场前面的长椅上,一口气吃完,真的,太饿了。

7,一个人想要堕入地狱并不容易,想要和地狱共存更是为难,两个月来我问着自己,若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我想回去的自己的原点是哪里,自问许久,却找不到一个可以回去的初心。出柜后的种种,亲情在我的心里似乎有一道巨大的鸿沟,可望而难以企及。感染后的决绝,却在把果丹皮放在口袋里慌张刹那,似乎有一个极端卑微而下作的生命在苟且偷生着。

8,帮助我的涯姐对我说:只要能活下去就好,其他不必过多的放在心上。似乎我也足够理由以博取他人的体谅或者同情。可卑微,无耻,下作,同样是自己真实的一面,我从未想过逃避,但却也一时不知如何面对。而如今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别人的帖子回那些文字,明知不会产生任何用处,有的只是不愿意看到他人沉沦的心情。

致天涯姐:

在所有花卉中,最爱牡丹,虽然牡丹之艳丽会让联想到女人的胭脂粉磨。而我爱之牡丹却因其生长特性,《洛阳木记》记载:“凡载牡丹,不宜太深,深则根不行,花不发旺”。而牡丹花正是浅根花好的最好典范。

我深知自己的疏情,然半生漂泊,每次都雨打归舟,故而最恐惧之事莫过于失去,虽说人生所能失去并不会得到的更多,可失去的过程却难免是一场撕心裂肺,故而能平凡过日,再好不过。

这两个月过的很辛苦,但心却很平静。不是因为都已经糟糕到这样的地步了,还能怎样的自嘲。海明威说:“这个世界很美好,值得为之奋斗”,我只同意后半句。相信世事沉浮早已让人明白尘世是怎样的一种不堪,但愿意保留内心深处那温柔的人,这大约就是古人所说的:“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

9,我常想,人生在世,种种浓淡、轻重的情感皆须经历时间火燎方能证成金刚不坏。朋友如此,夫妻如此,血缘至亲亦是。当情愫萌生之时,谁不是一朵心花怒放,其欣喜之状,仿佛挡得住任何一场暴风雨。然而,当这情感灰飞烟灭,其愤懑之心,又恨不得将世界一手捏碎。人生这门功课,说穿容易,看透难。

10,人们以为孩提与青春都远逝了,随着浮世浪潮不得不抛在记忆与遗忘交接的荒芜地带,然后终将老得无法回头打捞一封溺水的情书、一管浪荡于江湖的瘦竹。其实不是这么回事。人,固然无法抵御一个时代的浪潮,必须沉浮于其中;但是,那些看起来注定会被浪潮侵袭而消逝的物件、情怀却自有其升华、转化的秘径。有一天,换它们做主,挑选它们愿意依附的尚未彻底媚世的有心人。这些物件、情怀飘散在闹市、冷夜或淤积的河道上,等待与有心人目遇成情;一旦邂逅,往日时光就这么一点一滴回来。仿佛街道之上另有一条老竹咿呀作响的乡间小路,白发纷纷然丛生的头上,另有一个吹笛小童,把日月吹得稳稳的,从此没有了”消逝”的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