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时光尽头等你 与直男的暧昧情殇

同志故事

  深夜,露台,万家灯火,异国他乡,巨大的孤独感袭来。
我想告诉他此刻我有多孤独,可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
我们还是继续着暧昧暧昧...... 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刻骨铭心的喜欢,他不高不帅,只是我就认定他了。
多少次他给了我希望,我内心的火焰激烈的燃烧着,又多少次我把火焰浇灭。
而我们,始终隔着那层窗户纸。
如果你是直男,就不要给我希望了好吗?我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着,像一只飞蛾,不顾一切的扑向烈火。
如果人生注定生而平淡,我宁愿缩短一世的长度,换来一时的相守;如果人生注定波澜壮阔,我希望风浪过后,可以宁静的厮守。
如果没有宁静和厮守,我愿意在风雨过后独自承担那份痛苦。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遥遥无期的等待,在等待中死去...... 我们到底有没有未来?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我酒意阑珊,看着万家灯火,满脑子都是他,想抓住?
却又什么都抓不着?
四年前我毕业,开始工作。
第一天走进办公室,他就坐在我的前面。
我和他不咸不淡,还是有一种距离感。
后来从同事那里知道,他是一个富二代。
其实,他还是官二代。
如果不说,还真的看不出来。
我们似乎没有多少交集,我对他敬而远之。
不是我清高做作,只是我觉得很难找到共同语言。
比如他会评论什么样的车好,最新款的手机如何,这座城市哪个酒店如何。
而我,还在为糊口奔波。
一个草根,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竟然和他一样,坐在同一个办公室,我已知足。
我们就这样平淡的相处,从没幻想过会有什么狗血的剧情。
事实上,我们都有女朋友。
至少我们“宣称”有女朋友,只是单位的人从来没有见过。
我们单位的大姐大妈们,都很热情,墙角旮旯的信息都能打听得到。
大姐大妈们充分利用现代技术,把未婚男女的信息建成一个数据库,随时准备扮演月老的角色,在数据库中按条件索引和匹配。
每一个新来的员工,见面说不过两句,她们就切入主题:“有女(男)朋友吗?” 碰巧那时候我真的在谈女朋友。
碍于同学情面,硬着头皮去相亲了,我也数不清那是第多少次,只是每次我都无比愧疚的请对方吃顿饭,然后尽量淡化冷处理。
但每次相亲结果都出其意料的好,我一度怀疑这是上天在拿我开涮。
因为我只有女生缘,却没有男生缘,作为一名同志,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
这一次,我没有躲过。
她确实很漂亮d型的南方水乡女子,美丽端庄秀气温柔。
她也是我唯一出柜的对象,这都是后话了。
当大姐大妈们问到我的感情状况时,我顺便就拿她为借口搪塞过去。
很幸运,我上了她们数据库里的黑名单。
而他,“碰巧”也在黑名单。
之所以加引号,是因为我确实不知道他当时是不是真的有女朋友。
直到现在,我也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直男。
刚工作的前两年,就和大部分步入社会的有志青年一样,刻苦努力,想获得上司的认可。
现在回过头来看,才发现现实社会没有那么简单,也并不一定可取?
只能说不湍企业有不湍生存方式?
总体来讲,那两年是我比较煎熬的时期。
融入所在的集体似乎很难,无论我做什么总是在碰壁。
领导之间勾心斗角,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那时候我和他之间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c点头,或者一个微笑。
暂且叫他AL吧。
我和AL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我工作两年之后。
那时候,工作已经变得很顺利,我的努力渐渐获得认可,我开始问鼎公司的各种奖项。
在我生日那天,AL和其他几个同事为我庆祝。
那是我们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长方形的桌子,他坐在我的对面,招牌式的坏笑。
那时候对他的感觉就是纨绔子弟一个,上班纯粹是混,一到下班的点就走人,领导对他不管不问;开着宝马,手机永远是各个品牌的最新款,而且是在大陆公开出售之前他已经在使用。
如果说公司是我们共湍起点,那么我们两个就是同一个点发射出来的两条射线,相遇之后距离越来越远。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