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守得春暖花再开

同志故事

六个男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守得春暖花再开

【前言】原谅俺当一次标题党。俺抽空码了些字,故事的素材来源于自己和几位朋友的亲身经历,真实度85%,渲染度15%。故事里的确先后出现了六个男人,也不分谁是主角谁是配角(相信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只有文字描写的多少而已。这六个男人有的是已婚同志,有的是未婚同志,有的不是同志,有的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有的身体健康。喜欢看的朋友请捧捧场。不喜欢看想拍砖的朋友,您把砖头留着自家盖房(现在房价可贵着嘞),或者您省省力气把砖头留下俺自己拍哈。O(∩_∩)O哈哈~

【正文】

二零一零年的冬天。

科学家们说厄尔尼诺效应导致全球变暖。上海的冬天也渐渐难觅雪花的踪迹。然而,昨夜突来的一场暴雪,将这个仿佛还在初秋的城市深深地埋在了一片白色之中。

任重艰难地在这白色中前行,身后是一串或深或浅的孤单印迹。

周围的一切都被白色包裹着,仿佛是一个没有色彩的黑白世界,叫人分不清东西南北。唯有那一株株若人高的雪松和雪松之间竖立着的长方形在不断地提示着任重:没错,这里就是他的新家。

雪还在下。

任重轻轻地走到他的门前,不想破坏他安详的梦乡。门前有两个小小的雪堆,任重轻轻拂开浮雪,露出一双熟悉的运动鞋。是的,这就是他最爱穿的运动鞋,去年任重在他们初次见面时送的礼物。任重摘下手套,不顾刺骨的寒冷,缓缓地用手拭去门上那层薄薄的积雪。顿时,门上那张熟悉的笑脸,渐渐地,在任重眼前变得清晰起来。

任重用手抚摸着这扇将自己与他阴阳两隔、无法敲开的冰冷石门,忽然间,一股暖流从眼中奔涌而出,双膝一软,跪倒在雪地上,泣不成声。过去一年来两人相处的画面在任重的脑海中奔涌而出……

(回忆)

他叫马哲。比任重小14岁。一米七六的身高虽然丢在人堆里并不显眼,但修长的身材和白净的皮肤却让人不觉眼前一亮。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虽然脸上还有青春痘,但是微笑时两个浅浅的酒窝却让他更显青春迷人的魅力。

任重和马哲是在一个同志酒吧认识的。

和许多城市白领们一样,在经历了一周的紧张工作后,任重也需要找个放松的场所舒缓积攒了一周的压力。只是,和有些人不太一样的是,任重喜欢男人。这个在很多人眼里有些异类的喜好,让他不得不在工作和生活中掩饰自己。因此任重周末就喜欢去同志酒吧放松,因为在那里他不用伪装和掩饰自己,并且看着酒吧里那些人来人往谈笑风生的帅哥,他会有一种莫名的愉悦。偶尔,他也会带个人离开酒吧去酒店开房,毕竟生理需求也是需要解决的一个客观事实。

那是一年前的一个周五的夜晚。

任重下了班,离开公司,驱车来到了那家他经常光顾的同志酒吧,推门进去,径直走到一张靠窗并且位于角落的桌子边。

靠窗并且位于角落的这张桌子是他几乎每次来都会选的,除非有别人比他先占用。他之所以喜欢这个位置,是因为坐在这里除了可以一览酒吧内所有的人之外,还可以欣赏窗外夜幕中五光十色的街景。

桌上放着一杯喝了一半的可乐。任重心里嘀咕,服务员怎么不及时清理桌子呢。他放下包,背对角落面朝大厅坐下,然后举起手,示意服务员过来收拾剩余的饮料杯并点单。

过来的是一位清秀的年轻男孩。由于任重是这里的常客,而且总是喜欢选同一张桌子,这位酒吧服务员已经认出了他。

“欢迎光临!先生今天还是要力波啤酒加炸土豆条吗?”

“对。噢,还有,把这个杯子撤掉吧。”任重指了指桌上喝了一半的可乐。

“抱歉,先生,刚才这位客人还没结账……”

不等服务员说完,任重有点不耐烦地说:“算我的,到时候我一起付好了。赶紧去帮我拿啤酒,要冰镇的。”

“是,先生。”服务员本想说完刚才没说完的话,但是看到客人有点不耐烦,也就打住了。端起桌上的半杯可乐,返身向吧台走去。

任重掏出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眯着眼看了看刚才这位男孩离去的背影,心想:“这小子身材不错,可惜面相不是我的菜,不然就带他走了。”想完,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窗外的暮色已深,华灯绽放,闪烁的霓虹灯给来往的路人平添一股动感的活力。来来往往的人群众里,有男女手挽手的恋人,有背着书包的学生,有带孩子回家的夫妇,有提着外卖的单身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