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志男技师真相

同志故事

台湾同志技师真相根据台湾记者王立柔采访实记整理)

对于男男性行为,媒体的报导充满了污名与歧视,但实际上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背负污名的他们 全都有血有肉

去年9月中旬,我刷着手机,读到报纸上一则报导《查获男男色情按摩店 男客浑身润滑油》,讲的是高雄市一家男男色情按摩店,由男按摩师对男性客人提供半套服务(打手枪),被警察钓鱼逮获。全文简略描述破案过程,以“警破案漂亮,成功遏止男男性交色情歪风”作结。

咦,“成功遏止男男性交色情歪风”?这句话怎么怪怪的。意思到底是“男男性交是一种歪风”,或“男男性交不是问题,但色情是歪风”呢?如果是后者,又何必强调男男性交?那男女性交又是什么风?去除同志这个元素,这篇报导也涉及对于性工作的态度,假如“色情”指的是性产业,是不是“歪风”其实还有很大的讨论空间。

该篇报导的这句结尾,在众多网友的抱轰下撤掉了。但隔天,我恰好看见另一份报纸报导另一起事件,标题下的是《捣毒裸趴见男男口爱 警办完要心理治疗》,流露出对于男性性行为的讪笑与恐惧,并藉此耸动标题冲高点阅率。虽然与第一份报纸前一天的报导是不相干的事件,媒体复制污名、歧视,而当事人根本没有话语权可以反击的现象却异曲同工,也绝非头一天发生。

出于一股愤怒,我联系到第一份报纸那篇报导的其中一位当事人,但直到今年5月16日至18日才前往高雄进行专访,同时访谈了其他3位不一定在同一间按摩店服务,有一位则已经离职的师傅,并实地参访其中一间按摩店。

对于这些男同志按摩店师傅,圈内人都简称“男技师”,我将他们的故事整理成4篇“男技师档案”,其余则是对于性产业的探讨。为保护当事人不受“社会秩序维护法”裁罚,本系列报导皆使用化名,并不发布曝光脸孔的照片。

说起来,合法性可能是谈论性产业议题时最现实的层面,但“男技师档案”的书写比较接近本系列报导的初衷,毕竟有时候,采访需要靠一股“气”,而拖了将近一年仍想完成这个题目的“气”在于我想表达:握有传播力量的人随手一笔就可以嘲弄、歧视的对象,也是一个又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这行到底怎么赚?

首先说明一下,男同志按摩店的师傅(男技师)都是怎么来的呢?经营者常常是透过同志交友app挖角适合人选,也有跑到健身房埋伏,观察出适合对象之后再接触的,至于招揽客人的对外广告,当然不可能使用Facebook这种热门的社交网站,而是圈内人才比较容易接触得到、看得懂弦外之音的博客。

招募男技师 常透过同志交友app挖角

至于按摩店的外观,就我参访的那间店而言,夹在高雄市某区的一巷民宅之中,平平凡凡一间透天昔,从一楼外面看是整片的落地窗,但里头的帘幕总是拉上的。内部布置就如私宅,也像一般的SPA会馆,有着舒适的客厅,每楼则有一间按摩房配置冷气,随时得打扫干净,按摩床每次都要换上新的不织布,顶楼则可以晾洗毛巾。

此行总共访谈了4位男技师,其中3位是现职,另外1位已离职。我问高雄市现在大概有几间男同志按摩店?他们数了数,嘴里念到的店名有的被警察查获而关门,有的曾经兴盛,但因师傅另立门户而倒闭,总而言之,现存的按摩店大约不超过7间,一间店如果有10几个师傅就算多的了。

这些按摩店并不一定“做数字”(也称为做1、0或6、9),有着“纯”与“不纯”一道光谱,但最“纯”的通常也包含半套(打手枪)。至于师傅口中的做数字,指的就是性交(1、0)或口交(6、9),客人不一定要求,师傅也不一定答应。

至于师傅在性行为当中的角色,有人是不分(都可以),有人习惯当1,有人喜欢当0,老板事先都了解过,与客人联系时也会询问客人,方便安排师傅。

店家抽5成 额外服务费用全归男技师

以我的第一位受访者德瑞的工作经验为例,1个小时又40分钟的按摩流程大约是:

(帮)客人洗澡10分钟

指压20分钟

油压30分钟

会阴按摩、机能保养(打手枪)/做数字15~20分钟

(帮)客人洗澡10~20分钟

德瑞目前工作的这家店,行情是一次2000元(注:台币。以下同),做数字就加500元,另外有一条不成文的潜规则是接吻要加500元。部分客人会额外打赏小费。店家则从基本的2000元抽走5成,做数字或接吻等额外服务则不抽成。打听其他几间店,或已经倒闭的店家行情,价格相去不远。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