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武警少校

军人同志

军人同志小说《武警少校》

  序

  2007年6月16日,西安火车站。

  当武警少校林风再次踏上这片久违的土地时,首先跃进他眼帘的,是尚德门和尚勤门中间那连成一体的城墙。在他那遥远的记忆中,突兀地闪出两句话来……

  “你说,十年后,这段城墙会和现在有什么不一样吗?”

  “可能会连起来。”

  当林风走近城墙,他的眼前总会出现一种不真实的幻觉,仿佛不确定自己能否很坚强地相信这是发生在他身上的真实往事,而不是一段杜撰出来的故事,也不敢保证当他再次看到这熟悉的古城墙时是否能够控制住那蓄含已久的泪水不往下掉……十年了,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仿佛就如同一场梦一样,而一切又是那么的真实,好像就发生在昨天……每一天,当他看着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时,记忆就如同揉碎了的花,在他的脑海中渐渐飘落下来;每一夜,当他在一片漆黑中独自醒来后,望着窗外城市中的点点路灯,就想起了曾经在古城上学的那些个夜晚……十年里,他不止一次试图尘封这段往事,却一次次宣告失败;十年里,他总是在不停地告诉自己,那个人不属于你,也不会属于你,理智的去生活吧,却一次次地在醉酒的时候想起那熟悉的身影来……

  林风知道,他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个人了,就如同自己的生命一样。只要生命在进行,这段回忆就会永远的在心底某个角落中进行着……即使有的时候看上去自己很快乐。就如同那部韩国片《我脑中的橡皮擦》,片中一对恋人因为女主角的遗忘症而由幸福走向痛苦,有的时候,他真想有这么一个脑子里的橡皮擦,把记忆中的某一部分或某一个人擦去,这样自己或者会觉得好过些。

  如今,他又重新回到这座拥有着千年历史的古城,心中忽然感觉空空的,十年前的林风和十年后的林风,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了。而这十年里一直主宰着林风感情世界的那个人,此时此刻是否还在这个城市中呢?

  真的不知道。

  夜幕降临了,林风独自一人走在古城熟悉的街道上,看看这个城市闪耀着的路灯,他心中陡然一痛……

  第一章

  林风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是个标准的东北小伙子。高个子,宽肩膀,国字脸,浓眉毛,大眼睛,乍一看很像老革命题材电影中的英雄演员白杨。

  林风上警校,纯属偶然。在此之前,他断然想不到自己会成为一名武警。从小到大,他只对生物学情有独衷,一心想成为像童弟周那样的大生物学家,在高考前的一个月,老师给他们每个人发了一张表,让他们添写提前批志愿,说这些都不会影响到以后的招生计划,看到有一所研究生物专业的军校,他就很随便的添了一笔。当高考后林风几乎都忘记了这件事时,却意外的收到了体检通知书。于是匆匆政审,体检,本想是当作一次机会,却被意外的调剂到了陕西的一所武警工程院校。命运弄人,当那所指挥院校的通知书寄到家里时,林风傻眼了。

  于是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从东北走到西北,成为一名武警学员。

  之前的林风,是个不喝酒,不抽烟,不打游戏,不上网,不谈恋爱的好学生。上了大学后,整日的军事化管理,林风还觉得挺适合自己性格。同宿舍的七个同学,有六个是城市来的公子哥,几天下来,就开始叫苦连篇了。有个江苏来的小个子叫刘新的,睡在林风的下铺,有一天晚上十二点,林风忽然被一阵哭泣声吵醒,借着月光,原来竟是刘新躲在被卧里哭呢。第二天训练间隙,林风将刘新拉过来,问:“昨天哭鼻子了?怎么了?”

  刘新脸红红的,说:“想家。”

  林风扑哧一声笑了,说:“真没出息,多大了,还想家!振作点!”

  就这样,林风交上了他来西安后的第一个朋友。

  两个月的军训结束后,刘新拉着林风到图书馆电子阅览室,这是林风第一次接触到网络。刘新帮林风申请了一个QQ号码,并将上网的简单技巧传授给他。没过几次,林风就可以独自驾驭网络了,并成为这里的常客。

  说不出为什么,林风对这个不知道彼此真实情况的虚拟世界很感兴趣,和每一个同志认知这个神秘世界的经历一样,林风也经历过困惑,恐惧和迷茫,而后又转向好奇。虽然也偶然在报刊杂志上看到过有关同性恋的文章,但大多是浅显的、反面的,并不能解决他真正的困惑。而网络世界的开放性非常大,没有什么遮掩,只要一搜索,就知道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东西,所以林风急于在网络世界中找到答案。

  网络没有让林风失望,他发现了那个世界,并且还找到了当地的一家著名的同志聊天室。

  刚刚进入这个聊天室的林风如同一个久旱逢甘露的禾苗,贪婪地看着别人聊天,而后也尝试着和别人聊天。他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沉默但不是羔羊”,找他聊天的人挺多,但大多不出三句话,就问起他的情况,这让林风比较反感,仿佛就是在农贸市场贩牲口一样,渐渐地,看着五颜六色的字符,林风的心也有些疲倦了。

  那天是周日,天气很好,可心情很烦。因为下周学院要进行一次高中文化知识考试,而经过两个月的长假和两个月的军训,林风差不多将高中那点东西都忘完了。他和队里请了个假,走进街上的一家网吧,不由自主的进了聊天室中。百无聊赖的林风开始和别人天南海北的乱侃瞎聊,一会儿说自己40岁了,一会儿又假装高中生……而令林风奇怪的是,他假装别的身份时没有人怀疑,可当他说出自己是个警校大学生时却没一个人相信,他暗自笑这个世界的有趣,真话得不到承认,假话却横行肆虐。正当他决定下机时,忽然一个英文名Clark跳了出来对他说到:“你好,可以和你聊聊吗?”

  三言两语的寒暄,林风猜测Clark该问情况了,正当他将“你真俗”打好准备发出时,Clark的一句:“生活很美妙,不是吗?我正在听理查德那首《星空》,建议你也听听。”

  林风呆了一下,半天不语。这还是他在这个网络世界中碰到的第一个没有在三句话之内问他情况的人。一时的冲动,他打到:“你想看看我什么样子吗?”

  Clark打出一个笑脸,给林风留了一个邮箱地址。林风就把他过去的一张照片发过去了。那是林风高中毕业时照的,很单纯的样子,也很帅气。可能是照片的作用吧,Clark把他的QQ发给了林风。

  网聊中,林风逗Clark说他想当同志圈里的名人,其实林风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因为在现实生活中,他还连一个真正的同志都见过。Clark听后,却敲打出一大车的道理劝导他,并还极力的劝戒林风不要再上这样的聊天室,对自己的身份一定要注意云云总总。直觉上,林风感觉他有点特别。

  第二章

  次日,林风在学校里上网碰到了Clark,他问Clark多大,Clark说32,结婚了也有了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