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青春张扬

首页 > 星空故事 > 军人同志 > 2014-01-08

军人同志小说《青春张扬》

  暮色中,我坐的渡轮从江汉关驶向对岸的黄鹤楼。

  傍晚过江的人多是疲倦的工薪族,间或一些缠人的小商小贩。人拥挤,舱中空气污浊。我在船舷边站着,感受着潮湿的空气和缕缕江风,心里矛盾重重……

  从踏上渡轮起,我觉得自己好像“上了贼船”。为什么这急匆匆地过江?本来和夏冰说好了在汉口办事处招待所住一夜,可在政治处盖完章子,我突然打定主意过江。夏冰一脸不高兴,为我的出尔反尔生气。

  我的理由是认床,在招待所睡不好。内心里,我知道这是一个机会。

  一个脱开夏冰单独和张扬在一起的机会。军校四年直到现在来武汉实习,我从没一个单独和张扬在一起的机会,一个夜晚。这可能是一生中唯一的机会。

  身旁站着一位面孔白皙身材高挑模样清俊的男生,他捧着一本书看得专注,借着红醉的暮色目不转睛,任凭泛着白沫黑油油的江水拍打船身,几乎溅到棕色皮鞋上。

  而我现在没有同陌生人交谈的欲望。虽然我常会莫名其妙地欣赏街上或英俊或清秀或强悍或前卫的男孩,想入非非。

  此时,我满脑子只有张扬的影子。

  想象着张扬看到我突然一个人返回时会是怎样的表情。他会看穿我吗?他会冷淡我吗?他会鄙视我吗?还是……

  一个男孩坐在我和夏冰对面的窗户边,一上火车我便注意到了他。这是一趟慢车,人不多,他一个人孤单地坐着,偶尔望望窗外飞逝的风景。

  我和夏冰信口开河,侃着在部队里的开心事,侃着对即将报到的军校朦胧模糊的认识,侃着我们哥们的缘份,从入伍开始,同一个新兵连,同一个集训队,同一个文化队,现在又考上同一所军校的同一个专业。

  我注意到靠窗的男孩在听我们的谈话。他嘴角偶尔出现的微笑暴露了这一点。他的个头比我和夏冰都高出半头,五官的线条清俊流畅,沉静自信的目光仿佛任何热闹事都无法打动他,帅气的把一向自认小帅哥的夏冰比成了一个稚嫩的小白脸……他就是张扬。

  直到我们在同一个站台下车,又上了同一辆学校派来的接站车,最后掂着鼓鼓囊囊的行李到同一幢宿舍楼寻找床铺时,我们才相视一笑。

  夏冰有幸和张扬分在同一个宿舍,而我到一个人去了隔壁的房间。

  军校生活中他们的宿舍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一有空就往他们宿舍跑,名义上是和夏冰战友情难忘,可每次只要张扬在我就流连忘返。张扬不在,我便兴趣索然。

  我很快找到了和张扬的一个共同爱好,那就是看书。张扬泡图书馆我就跟着泡,张扬练钢笔字我马上上街买回几本字帖,张扬爱打蓝球,从不玩球的我也跟着到球场逛一圈。

  军校的生活严整、忙碌。上课、去饭堂都集合站队,喊口令,每堂课前点名,晚上睡觉时队长和教导员会挨着班检查是不是光着上身睡觉,每天整理内务,叠豆腐块,枕头边不允许放书,星期天不能单独上街,要写请假条,申请外出卡,不得超过4小时。时不时因为穿操场会被警调连的吊兵吼一两句,让你攥着拳头想打一架又不能。

  而我却因为张扬过得充实且快乐。一种感觉野草一样疯长。学校放电影,和他坐在一起,贴近感觉着他的热力,双膝不由地发抖,再精彩的画面也留不下印象;一起去洗澡,我的目光控制不住地往他赤裸的身体上瞄,一睹张扬滚着肌肉块的油亮肌肤和青春傲然的发育。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时常在暗夜里想着隔墙而眠的张扬狂乱地打手枪。每次从兴奋的峰巅跌入喷溅的川谷,我都想大哭一场,诅咒自己的无聊无耻无奈。多少次发下毒誓,可是第一百次地跌倒都会第一百零一次地挺起来。

  我的青春岁月在这狂乱和暗夜的自渎中狼狈不堪。我在日益加深的痛苦中发觉,张扬,只能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海岸。

  人生若梦。一切记忆都是梦。发生过吗?现实和梦中,感觉有多大差异呢。事实远去了,留下的也只是一场春梦。

  我翻看张扬的藏书,里面有足本的三言两拍、明清艳情。而且大段大段的男欢女爱的描写都被他压了折,或夹了一片白纸。甚至包括一些余桃断袖的描写。

  在他的床头柜里找书时,也曾翻到他前夜换下的沾满腥湿精Y的内裤,还没来得及清洗。我和他有什么两样?欲望袭扰我时也两样没有放过他,他也会和我一样在暗夜的寂静中隔墙打手枪,在冰冷粘湿中充满失落感。

  我应该把自己从痛苦中拯救出来,然而夏冰的一句话再次把我击沉。

  我以为我的依恋、慌张、激动和狂乱只是自己的事,我只生活在自我的感觉中。终于听到夏冰冷笑着对我说:“你往我们屋跑,不就是喜欢看张扬换衣服吗?”

  夏冰的笑意象冰冷的刀子,那张清俊熟悉的脸一下子如此陌生。这是我亲若兄弟的夏冰吗?这是我心里还没长大的小弟吗?

  其实他早就洞穿了我的秘密,他是冷眼旁观的人。他这么突然拧了一下刀子,我才感到刺骨的疼痛。

  我第一次绝望冷冷地与他对峙。我一路的风帆,一路的优秀都在这个熟悉的陌生人面前土崩瓦解,灰飞烟灭。正是从那时起,我知道生命中有一个人难以躲避,他和我开着猫和老鼠的玩笑,他就是绝望。

  课没上完,我第一次早退了。我只想一个人回宿舍静一静。张扬追上了我,关切地问:你的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病了。我拧着眉头说不要管我,我现在很绝望。

  张扬随后回到了宿舍。他说人人都会有绝望的时候。那一天他说了很多,他的成长,他的绝望,他的希望……

  之后一天晚自习,从教学楼出来,我在漆黑拥挤的楼道中快速地吻了一下张扬的脸,他楞了一下,怕吃亏一样回敬了我一下。

  我们哈哈笑着跑到了如水的月华中,而我和夏冰的冷战很快破冰了。我们相互熟悉和依赖,就像了解自己的缺点和优点一样。

  有缘的是,实习时我和和张扬、夏冰分在了一起。我们三个住在一大间房子里。我和冰的床相对,和扬的床相望。窗外种着几棵栀子花,每天清晨都会在洁白湿润的花香中醒来。

  扬每天吃完晚饭后打球,跑得一脸一身的汗。冲完澡就穿着小裤头在屋里晃来晃去。我已习惯了他的春光泄露,似乎波澜不惊。

  有一晚打扑克到深夜,冰和我挤一张床睡着了。梦中我又和扬在一起狂乱,意识突然清醒,冰的手在我的身上滑动,他温热的手抚摸我坚挺的硕大,我闭着眼睛在惊讶的撞击中极力让自己冷静,依然装做昏昏而睡。和冰一起多年,我从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冰的清纯一直是我战胜堕落的支柱。我常想有夏冰这样快乐纯洁的朋友,说明我还没有完全堕落。我才能在一次次失落自责中重新找回内心的纯洁。

  欲望和快感同乎摄住了我。冰把“昏睡”的我抱在身上。我一动也不敢动。我害怕一时的放纵会毁坏了冰,毁坏了我自己。

  冰像一个做游戏的小孩,很快便把一切都忘了。对我身体的好奇心一瞬间淡去了,我的耳边响起均匀的鼾声。

  早上起床时,扬看到冰从我的床上跳下来,故做大惊失色地喊:哇!你俩上背背山了啊!

  我身边颇有几分扬模样的青年依然沉在书里。衣袂相擦,我能感觉到他肌肤的温热,但谁能知我心中情肠。

  能如此认真读书的人真不多见了。我瞟了几眼他手中的书。

  扑入眼帘的是间隔着省略号的词句:小穴……大……使劲呀……好爽啊……

共14页: 上一页1下一页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