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GAY事:纠缠不清的情感

军人同志

军警文学《军营GAY事:纠缠不清的情感》

虽然我当不了将军,但是我要当一个好兵!

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穿上这身军装,并且是偷偷瞒着家人来到的部队。我来部队时是我读大二下期时,我有时在想自己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好像没人能给我答案,也许是为了纪念,也许是为了当初的一个诺言……

刚来到部队也不像听他们说的那样——老兵光欺负新兵。但是我这个新兵在下放到连队时,我却把一个老兵打了。(这都是后话,以后以后在慢慢道来。)我结束新兵训练下放到了这连队,记得刚到连队时,自己穿的那身军装特搞笑,裤腿又粗又长,上衣穿在身上更搞笑,就像新兵连战友说的那样,我穿这身衣服去偷别人家的鸡子就不用带口袋了。

先说说我新兵时候的事吧。我当兵时就是很瘦,不过比一般的新兵要高,就因为这个他们给我起了个外号叫竹竿儿。当时在新兵连我的外号连长都知道了,连长知道这外号还是一次偶然,我们新兵的时候伙食还是比较不错的,早上每人一颗鸡蛋,馒头,好像还有花生什么的……。记不太清楚了。我这人在家都养成了一个坏毛病,就是早上不爱吃饭。有时被老妈逼急了就象征性的吃点儿。(所谓被我老妈逼急了,就是她老先生跑到我的房间挠我的痒痒。这可是我致命的弱点,到现在我都没改掉这个弱点,只要某人突然碰到我的腰,我就会吓的跳起来。)所以在部队每天早上就只吃一颗鸡蛋喝点儿粥就搞定了。像我那些战友,吃了五六个馒头还要喝上几碗粥。因为我吃的少就比他们先搞定了,我就喜欢望着他们,但每次看他们吃饭都让我目瞪口呆的。

那天早操过后,我们在食堂吃饭,我和以前一样只吃了一颗鸡蛋。有位战友就在对面调侃道:“竹竿儿,看你瘦成那样也不多吃点,你以后结婚了咋办哟!” 我平时讨厌别人给我喊绰号,但是也不会生气。那天不知道怎么的,我拿起桌子上的馒头就给那位仁兄丢了过去,这一丢可不要紧,要命的是我那个馒头丢偏了,它滑了个漂亮的弧线掉进了连长的碗里!那馒头也不知道省点力,把连长碗里的粥溅的到处都是,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在部队乱丢粮食是什么结果!我们那桌的人都吓的不敢抬头了。我看见连长突然站了起来,我想这下可死定了,居然被他给抓住了。我们连长可是出了名的“霸王”,其实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给他叫“霸王”,只是跟着他们叫。

连长:“谁是竹竿儿?”

我像被电击了一样,全身发麻不过还是挺利索的站起来喊道:“到”。

连长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就是竹竿儿,看来他们给你喊的不错嘛!”

我答到:“是!”

连长笑了笑:“坐下来吃饭吧。”

说完他就走了,我本以为这下死定了,没想到这位出了名的“霸王”居然会放我一马,真是要感谢他八辈儿祖宗呀。

过了几天,我正在班里看书。战友小武进来告诉我说:“竹竿儿,连长有请。”听他的口气准没好事,我想我一个小兵连长找我会有什么事?我突然一惊。莫非是我前几天头馒头的事,他现在才来和我算账吧!也不对呀,都过了这么多天了,再说要算账那天在食堂就可以了,为何……。我心里正想着,可就到了连长办公室门外。

我喊道:“报告!”

连长:“进来!”

我进去后就直直的站在那,等他发威,可那连长看都不看我一眼,就在那写什么东西。过了好大一会儿,连长他才说话:“你站在那干嘛?坐呀!”

我答道:“是!”但心里却想:“你可是连长,没你的命令我哪敢坐呀。”

连长翻开了一本文件,突然问道:“你叫**恺,听说你大学还没毕业就跑来当兵了,你家父母同意吗?”突然没他这么一问,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支支吾吾的。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能讲的”连长。

我本想以一通豪言来敷衍过去的,可是想了一下,在这和平年代有谁还会相信当兵就只是为了人民,就是把青春献给党,听起来会更好笑。

连长:“你为什么不说话?”看来是逃不过去的,反正我有没做什么坏事说了也没的关系的。

我就对连长说:“我其实是偷偷跑来当兵的,家里人一直以为我还在读书!”我以为他还要继续问什么,可是他又是不说什么就让我回班里了。回班里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位连长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每次都是这样不说话。

回到班里,小武就跑过来问我:“竹竿儿,连长叫你有什么事?”

我和他开玩笑:“连长要我请他吃饭,说我那次把他的饭给弄洒了,让我给他补起来。”

小武:“切!我们那位‘霸王’有那么小气?”

我微笑对他说:“要是你不相信,就去问问那‘霸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小武:“傻瓜才去呢,我们躲他还来不及,谁还会往枪口上撞呀!”说完小武就走了。我也没再想这件事,就继续看我的书去了。

有一天下午我们正在训练,我又被连长叫到了他的办公室。他的办公室有空调,正好可以偷偷懒。不过进了他的办公室,我还是和那次一样直直的站在那,自己现在想想,当时肯定很傻。

不过这次他倒没让我站多久,连长给我倒了杯水说:“坐下喝水吧。”

“是!”我当时的声音很大。

连长笑了一下:“竹竿儿,没必要这么紧张。”

我正纳闷他怎么就知道我紧张呢,不愧是“霸王”,我当时是很紧张。我们这位“霸王”都快35了都还没结婚的,你们要问我怎么知道的,当然也是听那帮人说的了。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