帅军官与帅兵的暧昧

军人同志

军警文学《帅军官与帅兵的暧昧》

其实一直我都有这样的想法,想用文字把过去的故事写下来。写我那些美好的回忆,写我和我那些可爱的兵。

涛刚入伍也就是17岁,个子小小的,不到170厘米,但是很精神。属于看了就叫人喜欢的那种。涛是高中文化,河南人。峰和涛是一起入伍的,也算是老乡。峰18岁。因为新兵到了老连队以后,都要先经过一个月的新兵排适应性训练,才会分到各班。而新兵排期间的表现是很重要的。

每年新兵来的时候连部的通讯员和文书一般都是要进行更换的。而涛和峰就是我选中的文书。因为那时候开始要文书军械员分工成两个人,所以那也是连队第一次有了文书和军械员两个兵。从前都是军械员兼文书。

峰的个子要高一点,瘦瘦的,他比涛大一岁。两个人在我的眼里都像孩子一样,很可爱。由于老的文书要面临年底退伍,很多东西要教给他们俩。这两个家伙因为半年的考核连着好几天都是忙到后半夜。看的我都觉得心疼。其实他们的工作原本是不需要做的。

因为连队的干部都不怎么坚持按时按班查铺查哨,所以要把半年以来、由哨兵代为登记的登记本,全部换新的誊抄一遍,工作量是非常的大。当然,加班的不只是他们俩,几乎要10多个人流水作业才能完成。这样的做法在基层连队是很普遍的,没什么好奇怪。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因为他们俩一直在我身边工作,时间长了,关系很融洽,而且有些感情在里面。日久生情就是说的这个情况吧。本来我也是有点那个意思的。但是我并不是那样恶劣的人。没有感情基础的相处没任何意义。按规定连长和我应该是住在一个干部宿舍的,可真正住一起的干部几乎没有。连队的房子多,连长的老婆是农村人,孩子也小,一直就住在部队。有上边检查就出去躲几天,检查完了回来接着住。所以他是住在营区后面的房子里的。而峰和涛的工作还有一项惯例的任务,负责连长和我的一些生活方面的打理。

峰是和我住一起的,我一般睡的都很晚,只要我不睡,他也是不睡的。说过很多次,我说没什么事就睡吧,但他们俩从来没有比我早睡过。睡觉当然是两张床,躺下了睡不着就聊天,一来是属于了解一下他的个人,二来也是了解一下连队其他战士的活动和思想状况,毕竟他们是和班里的战士总在一起的。每次聊天都有收获。当然,峰的个人情况我也知道的很清楚。

渐渐的,我对他有了那样的感觉。而他也很愿意跟在我的身边。他清楚的知道我想什么,也知道我的习惯。我生活方面的事都全部交给了他。

有时候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他比我还要清楚。涛这个时候和我接触也是和峰一样。他们的工作就在连部。涛每天要忙武器的出入库和擦拭保养,也很累,要掌握的东西很多。

他们俩的工作积极性是很高的。峰是文书,文字工作是最多的。两个人我和连长都很满意。因为有一个通讯员专门负责连长,他几乎就是全职的连长全家的勤务员,对连长那里照顾的很好。连长没什么文化是初中毕业,他很顾家。只要他老婆满意,那他就满意。我们相处的还算融洽。因为和峰接触的很多,我喜欢在闲下来的时候,喊他小牛,呵呵,他属牛。他也很乐意我这么称呼他。在不工作的时候,我们相处的和一家人差不多。这也是我一直想他的原因。有一天夜里睡下了以后,我们俩还是聊天,也不知道怎么着我就说出了我心里的话:我喜欢你,小牛,他说:我知道“呵呵,他还不笨啊。

“那*************(此处省略约几千字,当然完全是感情的陈述和表白,没有任何欺骗或恐吓),你愿意吗?”峰,略略红着脸,点点头,说了句“恩,我愿意”

然后,那一晚我们俩就睡到一起,呵呵,当然,同志们在一起爱做的事,我俩也一整夜做个不停。哈哈。这就是我和峰的故事。

涛和峰有不一样的地方。涛比峰小一岁,个子也要矮一些,样子属于娃娃一样的,可爱而清纯。之所以我和涛也相处的比较好,因为他和峰一样离的我很近。涛的家庭是属于父母离异的,对于单亲或者离异这样的兵,我相对关心的要多一些。好多这样的家庭,子女因为父母的原因可能会有些爱的缺失,在心理上多少会有些阴影,而他们也很少愿意提及这些事情。至于知情的人也很少提这些事。涛的家庭情况是我和他聊天时候他自己说出来的。他没有和父母一起生活,好像是跟奶奶在一起,其他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涛就是一个很单纯很好学的孩子,军械员的工作虽然没有文书那么多文字工作,但武器的日常保养也是个不轻松的活。我几乎经常看到他满手是油污,小小的手,因为摆弄枪械,显出不应该有的干涩。以往的老军械员是比较老的,也是很懒的,对出入库的枪械是否擦拭干净几乎是不怎么管的,只有在上级检查时才突击一下。

涛其实也是不愿意到连部来的,因为我对工作要求的标准比较高,而且脾气也大,也很凶,很多兵都比较怕我。在战斗班,每天就是上哨和训练,很简单。他更喜欢那样的生活,不像在连部这么忙,而且很拘谨。因为要考虑到综合因素,我没有同意他回到班里去。而渐渐的他也和峰一样习惯了连部忙碌的工作和生活。

有时候就觉得涛像个可爱的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你每天看到他在你的身边就觉得心情也变得不一样。说实话,连部选人都是这样的,选模样比较帅,人比较精神,文化比较高,比较机灵,这是所有连队的默认标准。就拿通讯员来说,他的作用就类似公关一样,是负责上级领导和首长来队的接待工作,当然必须得够帅够精神。谁也没看过找个模样普通的来当通讯员的。涛属于没完全发育的未成年,前些天在路边发现一个保安,他的样子很像涛。我没敢确定。因为涛退伍回去以后是分配了正式工作的。所以他不应该出来当保安。但是,那个人还是给了我震动。而没几天,我又在银行的ATM前看到了他,真的像,90%的像,只是个子高了一些。我此后很多天一直在想,假如我再看到他,我一定要把他看仔细,留下他的电话。

我自然也是喜欢涛的,而他们俩和我似乎就是像一家人一样。当然这是在和工作无关的时候。我们一起聊过很多。但到现在一直让我觉得遗憾的就是,我没有赶上他们退伍,没能亲自去送他们。我没有他们的消息,甚至都没留下他们的联系方式。我真的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现在还好吗?他们不是同志,他们是我一直想着的好兵好兄弟。

姓边的人是很少的,在我们连里还真有一个姓边的。他是河北人,年龄不大,阅历不浅。我有时候自己也奇怪,为什么我喜欢的或者是和我关系很好的人,,大部分都是父母离异或者单亲之类的呢。边,本应该很稚嫩的脸上却看不出一点17岁的感觉。他的脸上很多小疙瘩,并不是青春痘。我问过他才知道,这是因为石灰吹到脸上的缘故。他10岁左右父母离婚,各自成家。他判给了他爸爸。他爸爸也不怎么管他,因为要再婚,所以他就成了一个累赘。于是边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家里的房子是他爸留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