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军恋

军人同志

军警文学《蓝色军恋》

相遇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04年的夏天,那天是我上班,下午5时许,我们那来了几个军人,急急忙的问医生在不在,原来是一个当兵的人手受了外伤,他走在最前面,我们一见面,两人都不由得愣住了,他大约175个子,帅气的脸庞,英梧的身材,帅气逼人,我心里不由说了声:好帅的军人。经过问后才知他们是县城的武警战士,他是那些人的班长,他手下的兵经门诊清创处理后回去了。隔了一天,他陪着那个战士来换药,我们又一次相遇了,他主动的与我谈了起来。由于那个战士要14天才能拆线,他陪来换药的机会也多了起来。我们不断的见面,不断的聊天,话题也广泛起来,他总是不经意说我真没见过长的像你那么帅的医生。我就笑笑,有时回话说你不是很帅的吗。到最后拆完线,我们就没有机会再见了。我以为我们就那么算了,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他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我后悔了,我们没有进一步留下联系方式。之后,我总是想起他。只要上班时有军人来看病,我就总想着是他。但是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也一直没有见到他。

偶遇


直到有一天,那是个星期日上午,我一人下班后,一人没事的在街上行走,对面走来一群武警,我心不在焉走了过去,突然他们中有一人叫了声:“医生”,我一回头看,是他。他见到我很是兴奋,他问我还记得他吗又问我在干吗,我说一人没事乱逛,说完两人笑了起来。我们就站着聊了起来,聊了一会,我们忽然想了起来,其他战士还在旁边呢。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叫那些人先走,说下午他自已乘车回驻地。其他人走后,他说:“我陪你逛逛街吧”。我点了点头,直到很久以后,我们说起这事,他说他第一眼就被我吸引住了,之后他也一直想着与我联系,可是他们驻地离我们很远,管理严格没事不能外出。谁知上天让我们又在马路上遇见了。我们那天边走边聊,我知道了:他叫陆遥,是江苏人,24岁比我小6岁,他当武警有多年了。我的情况他也了解。到后来逛街时,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是微妙。下午6时,他说他要走了,我陪着他走到汽车站。两人一语未发,快上车时,他说:“把你的电话给我吧,我们电话联系”。就这样我们慢慢走到一起了。


玩耍


我们一直用电话聊天或互发短信,他只要星期六及星期日能出来,就来看我或与我逛街聊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好。又是一个我们聚在一起玩的日子,天很热,他一来就脱去军装,露出里面绿色军汉衫,他那肩阔腰细,身形完美无伦,形态威武之极,我不由的愣了,暗道好个身材,他接着又脱去汉衫,露出精壮上身,那光滑到一点脂肪也没有,胸肌及6块腹肌明显清晰。裤子皮带松松的系着,从裤腰处可见体毛露出。那肌肉那。我突然有种想抱他抚摸他的冲动。这时他得意的向我摆了个POSE,说:“怎样被吸引住了吧”我回过神来,不由得脸红了起来。突然他弯下腰,痛苦的说:“我肚子痛”,我忙扶住他,问他怎么回事,刚刚还好,他说他也不知道怎样,我忙让他躺在床上,帮他查体起来。手在他的腹肌上来回摸着,问他这痛不痛,那痛不痛,他只是哎哟哎哟乱叫,谁知摸着摸着,怎么哎哟哎哟痛苦的声音没了,竞传来他的哼哼哈哈的声音。我再一看他,他闭着眼微笑着,一点也没病的样子,我没好气的叫他起来,他坏坏的笑着,起身说:“摸的好舒服,我都要忍不住叫起来,怎样,我找个理由让你摸摸,摸起来手感还好吧。”我笑了起来说:“比猪肉好很多,还叫呢?是不是叫床呀,哈哈哈”他又说:“那我们上床试试,看看叫不叫床,哈哈。”“试试,不过好像很有诱惑力呀,你不会收钱吧,我可付不起的。”“我是对你是自愿的、免费的”“那好找个时间试试吧。哈哈。”我们俩都大笑了起来。


了解

直到有一天,不知我们怎么聊起了“同志”问题的。那是他先聊起来的,他问我:“你是医生,你怎么看同性恋呢?”这是我一直想与他说又不敢说的话题。我说:“没什么想法,我觉得那也不是坏事,我是能接受的,你是怎想的。”他坏坏的笑了笑,:“我也能接受的。”隔了一会,他又说:“你说我们总这样在一起,别人会说我们是同性恋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他又接着说:“是那样我也不怕别人说”。日子在不温不火中过着,他来医院看我来了,说是看我实际上是他来看病的,他说他几天操练,不知怎的下身起了红疹,让我看看。我心中不由暗暗切喜,我把他带到诊室,锁上门,他开始解开裤子皮带,松开纽扣儿,拉下长裤,露出紧身的白色三角内裤,那内裤是塞的满满的,我心想不知他那个“枪”大不大,这时,他一把拉下内裤,天啦,他的阴茎全暴露在我的面前,好大的东西,特别是那龟头比阴茎还大,软软的下垂着,不一会还没有动它,它自已慢慢怎变大变粗了,稍挺立了起来,他不好意思的红脸了,笑着说:“它向帅哥打招呼”我也笑着说:“小弟好呀”。经检查他是得了毛囊炎。


欢喜


那天,我和他在一个房里,他向我走来,一把抱住我,哎,我一下从梦中醒来,全身软软的,下身已是冰凉湿润一片狼籍,原来是南柯一梦,想着他竞想得入梦遗精了。


第一次


我把他带回我家了,我爸妈都说他人很好,把他当作我的弟弟来看的,只要他一来我家,我爸妈就会忙里忙外的张罗着。他也把我们看作是他的家人,管我爸妈叫干爸干妈。把他俩哄上了天,一个劲的说他好,到后来我到像是个外人。我说起这事他是一个劲的笑,那得意的样子,真是。没事时,我总缠着他教我擒拿拳,他总是不厌其烦的教我。只要他来我家,我们就会对练几下。那天下午,只有我们俩人在家,又对练起来,我们俩就打到一起,我只是学了几下功夫,他呢毕竞是武警,两下子就把我按压在地板上,,整个人压在我身上,问我服不服输,我扭动身子试着摆脱他,可是那都是无用的。扭了几下,我不由的从与他身体摩擦中得到一种快感,下腹不由升起一股热潮,心里竞有一种渴望。他呢身体也与我一起扭动,喘着粗气红着脸一声不响望着我,嘴竞慢慢向**近。我同时感受到他男性的强烈反应紧紧的顶着我。这让我感到一阵头昏,他的嘴离我只有几公分了,我也抬起头。这时我家的门响了,我爸妈回来了,我们迅速分开起身。坐好身有几句没几句的聊起来。


相和


一个星期日,他又来看我了,我们俩上街逛逛,天真的是太热了,走几步就觉得汉流夹背的,我们逛了一上午,一身的臭汉,他提意我们到旅馆开个房,凉爽凉爽。我那时心理有一种说期盼,希望能发生什么事情。说着我们就找到一家小旅馆要了间房,一进房,他就把门反锁了,叫喊着好热好热,打开空调,随手脱下军装,露出了精壮上身,坚实贲起的肌肉像闪亮的小蛇般爬满宽阔的胸膛和手臂,尤使人印象深刻的是两块胸肌和小腹那块三角肌。他笑着对我说:“你不脱吗”我说:“空调打开了一会就会凉爽的,我不脱了。”他说:“现在还是热你就脱上衣,你还怕我强奸你呀。”我正在犹豫,他已脱下军裤,穿着白色的三角裤吵着冲凉。我只好脱下军装,只装着褐色的三角裤,他望着我说:“身体不错呀,也是肌肉型男,经常锻炼身体吧,很结实一点也没多余的脂肪。”我笑着说:“那是的,不要说我你呢是肌肉猛男。”他笑着说:“脱光再进去吧,我们都是男的没什么关系,再说我隐蔽处你都看了,你给我看下又不要紧。”没等他说完,我忙躲进浴室,我洗完澡出来,他毫不在乎当我面脱下内裤,那年轻健壮的完美身体再次暴露我的眼前,我心中不由的。他进了浴室,一会他就洗完出来。正在我看他时,他突然转过头来,我们四目相对,他看着我,慢慢把头向**近,我咽了口口水,竞也向他接近,我们接吻了,两个舌头在口中相缠,他翻过身来,把我压在身下,双手忙着脱下我的内裤,我也强烈的反应着脱下他身上的裤子,他吻着我,口中不停着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我们剧烈的运动着,把长期的想念化为动作。我们终于射了,俩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就这样我们走出了第一步,走到了一起。


相思

喜欢 or 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