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兵哥哥

军人同志

军警文学《我的兵哥哥》

缘分造就了相遇,即使美丽,也有隐约的苦涩……

大学第一年那年的暑假,一个人独自坐火车去了大连,回家的路途中还是摆脱不了疲劳的情绪。车上人很多,搀杂着各种奇怪的味道。因为没来的及提前买票,我也只好站着享受旅途。忽然眼前一亮,发现那边有几个当兵的,同志嘛难免看到兵哥哥会多瞄几眼。咳一个好看的也没有,正在我觉得是中“绝望”的时候,车厢另一端走来了一个身高178左右,体重也就65公斤,浓浓的眉毛,下面是一双亮亮的眼睛,还是我独爱的那种单眼皮。嘻嘻~~这下可有的看了。我故意向他那边凑近了一点,只想听听他的声音如何,结果人太多,根本没机会。我也只好不时的盯着他看,就象每次去艺术管观看展览一样仔细,这不叫色情哦,我觉得是欣赏!

一个多小时了,感觉很累,打开随身听,继续那些温柔的曲调。不知听了多久了,我好象忽然想起了他,在我抬头看他的一刹那,兹~~~我被电了[纯属自己认为]!因为我发现他在看着我,我从来没有那么快的心跳过,一种莫名的紧张涨红了我的脸,然后又告诉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

火车到了一个小站,有下车的乘客了,我赶紧抢座位,等上车的上了,下车的下了,送亲友的也离去了,车厢渐渐平息了喧哗。就在这时,作在我对面的人与我一起抬头,天啊~!呵呵,怎么可能?我们竟然“抢”到了一起,我挤出了一个很丑的微笑,他也似乎察觉了什么,也点了点头。我还是不时的偷看他,渐渐的我有点喜欢上了他,但也不敢冒昧搭言!

一路上没有和他打招呼,就和旁边的人说了。说来也巧,旁边的竟然是我家5年前的邻居,当时对我都特别好,因为我属于那种从来不打架的孩子,所以他当时也总拿我去教育他的两个儿子。虽然被他儿子戏弄过几次,不过觉得大人们对我有好的评价,从虚荣心的角度,我还是很高兴了!和邻居讲了很多自己上了大学后的“成功案例”,其实那些只是给对面的耳朵听的。我觉得我当时简直是恶心死了,换了别人做那种行为,我肯定吐他了,呵呵!

窗外闪过的风景越来越熟悉,打开表一看,“还有10分钟就进站了!”我毫不在乎的说。“咳~”对面一声叹息,另我好为吃惊。似乎有种感觉让我感到了将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我与他对视的一刻,他却一种很无奈的表情,只是苦笑了一下!莫非他也是?我满脑子胡思乱想,只是有些紧张和舍不得!我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他?我也不清楚,只是觉得这么短暂的相遇实在不甘心!

火车终于进站了,起身的时候,另我惊喜的是他也在这里下。我欣喜若狂,但是没有表漏出罢了!我们慢慢的向车门方向移动,“我叫源,我在你们这里的武警中队当兵,希望你有时间给我写信!”一口搀杂着四川味道的普通话。我还没有任何准备,他这样一说,我高兴的赶紧告诉他我叫什么名字,因为部队纪律比较严格,我也不能与他多交谈,他也只是拥挤的时候,与我握了一下手!那是一种别样的心跳感!出了站,分开了,我看着被他握过的右手,油然一种遗憾上升到了心头。

我想这么美的相遇,肯定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最后也应了这句老话……

军队的纪律谁也清楚,不能随便与外界接触,我也就没有和他联系。回到了学校,已经上了半年的课,就在去某部队慰问演出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他,源!我才发现,我还是不能忘了他,于是晚上没人的时候,趴在床上,带着那些模糊的字句,写了给他的第一封信!一早就兴奋的把他放入了邮箱。“再见了,亲爱的信,希望你早日非到他的身边”。我幼稚的站在信箱旁边做出一种傻傻的祈祷!终于黄天不负有心人,他回信了,还带了一张照片,我激动的眼睛查点出了汗!照片里的他,还是那么英俊,穿了一身迷彩,右手举着一把轻型冲锋枪,前襟的上两颗扣子解开着,微露出他古铜色的胸肌,照片有点逆光,不是很清楚,我当时欣喜的,就如他已经站在我的身旁一样甜蜜!

我们一直就这么书信来往,但是不频繁,毕竟我在学校还要学习,每次信的内容也都是互相寒暄,鼓励对方上进,诉说彼此的心事,然后喂对方喝点“心灵鸡汤”!很简单,因为,我还不知道他是不是同志。我也曾喝多酒想一冲动把我的事实写信告诉他,但是等酒醒了又是把信轻轻的撕掉。我怕失去他,万一他不是同志,我这样的表白一定会让不在理我了!终于又是暑假了,提上行囊又可以回家了,想起来已经一年没有见他了,他会是什么样子?刚到家,我就安耐不住拨通了他中队的电话,装做是他弟弟,不然肯定没有人给叫,他接起了电话,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他说想办法出来,约好周六在世纪商厦的路口见。见他的时候,他手里那了一条刮坏的裤子,刚打了招呼,我就紧张的问他是不是受苦了,怎么裤子也破了呢?他嘻嘻的笑了一下,说他故意弄破的,因为只有市里的军警专卖才有这样的裤子,不然就没有出来的机会了!我当时真的是觉得他很傻,有傻的可爱!

去买裤子的时候我们没有打车,没想到天公做美走着走着,下起了蒙蒙细雨,我说避一下吧,他说“无所谓吧,一会就到了!”我一想,这样到也浪漫。心理暗自高兴着!我仔细的听着他给我说部队里的事情,偶尔也讲起我的大学生活。到了店里,买好了裤子,趁裤脚改边的时候,我和他说“旁边有影楼,我们合张影好了”他答应了,两个人的身上还有点湿,不过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那是我们之间唯一的留念,照完了照片,我门就要分开了,中队在郊外,出来的时间是有限制的,我不想为难他,只好带着以往的遗憾和他拥抱了一下,说出了再见!那次的拥抱,我真的不会忘记,一种很有力的依靠感。

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有的时候通电话,从他的言语之间能感觉到他很在乎我。他说他想我,不想失去我,要我答应他不能忘了他。可我也只能说“希望我们是一辈子的朋友,走到哪里都别忘了联络”!最珍贵的东西,往往自己怕失去,又不敢坦然表白,人就是这个样子。2002年11月他打来电话,说他要退伍了,听筒这边的我抑制不住泪水,没有哭出声音,他说他到北京转车的时候希望我能去再见他一面。但是,,毕竟我还有学业,这关系到我以后的命运,我还是拒绝了。12月他走了,带着我对他的祝福与牵挂走了,我有种失落的感觉,那种舍不得或许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我再次接到他的信的时候是我工作了以后最忙的时候,他在信里写到非常想念我,之后说他在广州的一个豪华住宅区做保安,留了那里的电话号码,那信上面还有点点水浸的痕迹,也许那是泪水。当时的我的确很激动,觉定要向打电话和他表白,哪怕自己去他那里工作,因为不想留下再多的遗憾了,可由于当时工作很多,晚上也加班,过了两个月我才给他打电话,可是他已经离开了那家保安公司。我呢,也因为换了工作,改了联系地址。就这么失去了联系,我不知道是暂时的,还是一辈子的时间。我想等待,但有觉得不可能了。翻出就相片,在这个冷风的秋,那翻黄的一直是我对他未曾表白的遗憾……天边的云渐渐的红了,远方你还好吗?还记得我吗?我一直都不能忘了他。有的时候觉得当时的相遇太戏剧化了,甚至有点不现实,可往往不被预料的事情就偏偏会发生。我一向都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一旦选择了就会完全投入。可是这次我想投入,也没有机会了。他的出现就向老天给我的一个美丽的泡影,飘荡在空气中的时候五彩斑斓,等我身手触及的时候,他却破碎着蒸发了!